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52|回复: 3

行走在卓奥友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09-9-5 23:20:03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多的喜怒哀乐,与山联系在了一起。面对卓奥友,我一路沉默。
   
     面朝8000米的雪山,向往已久,可是走近它,没有想象的激动。所有的心潮澎湃在走到卓奥友之前都已经平静了。前期的努力我感觉自己已经尽了全力,面对这座大山我只有祈祷,祈祷让我得到我想象的结果,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所以走近它的第一天我便陷入沉默,沉浸在我自己与山构成的世界中。这是我与山的一次对话,一次交流,与其它事无关,也与其它人无关。面对登山,我是高傲的,轻易不会认同一个人,即使没有人能理解。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知道卓奥友的攀登是大约4月的时候,然后便下定决心,专心只做这一件事情。因为登山训练最有效的只有两样:一是不断的攀爬,二是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件事中训练自己的控制能力。所以我在五月和六月选择三座山来让自己身体适应。七月我和我的一位朋友开始训练承受力与耐力,我们规定在一个小时内做完1000个俯卧撑,在一个晚上徒步50公里,负重30公斤做引体向上,一组仰卧起坐要做到300个。这一切要求我都达到了。
   
     我从不怀疑我自己所做的准备。带着所有的储备,来到卓奥友的脚下,只为完成很自我的一个愿望。远远望去,卓奥友的身姿温柔,但路线之上却闪着寒光。无论如何,登山到最后是意志的较量,而不是身体的力量。心态的平和比体能的优势更加重要。成败最终不在于身体的储备,而在于高海拔之上对细节的把握。我也深知要保持好的心态,祈祷是很有效的一种方式。
   
     于是,自己和山通过祈祷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回路,把外界种种干扰关闭在心门之外的同时,在某种程度上外界也让我显得孤独。不过这是一种很合适的状态,我希望能和卓奥友交流,让她了解我的习性,同时也让我了解她的习性,毕竟我们要相处一个月,毕竟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祈求她能接纳我。
   
    面对登山,有太多种观点和理念。每一个人最终都要选取一种适合自己的,否则就会混乱。曾经有一位教练在开始他的课程前有这样一段介绍:登山的技术到最后是一种表达自我的艺术,在登山中没有固定的、唯一的和正确的方式,技术在发展。只要把握基本的安全操作原则,表达方式可以相对很个人化。在垂直的攀爬世界中每一个人都会紧张,而如何化解紧张就体现了每个人不同的表达方式。有人习惯听冰镐入冰的声音,有人则是听绳子挂进快挂的声音,而有人则是自己制造某种咒语让自己放松。总之,在亲身感受了这位教练的教导后,我感觉自己不再在执著于标准答案,而开始探索不同的理解方式。
    所以于我而言,顶峰是很重要的结果,每次不能登顶都会遗憾。过程在某种程度上是要给定空间和时间限制的,6月我攀登了启孜峰,当时行走是过程,登顶是结果。但是启孜只是我为攀登卓奥友所做的适应性准备,所以到9月,启孜的登顶就是我整个计划中的过程。享受过程其实很模糊,所以过程对每一个人而言也是很个人的,与很多很私人的想法有关。仅仅就一次登山而言,过程是枯燥的,是自我内心不断斗争的运动。所以西方会有一句谚语:痛苦过后,便是愉快的回忆。艰难痛苦的过程,将来会成为愉快的回忆享受。所以我不会矫情地说:我不在乎登顶,我在乎过程。事实上我为登顶而来,但我也知道能否登顶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我祈祷。追而不求,尽人事,听天命!
   
    卓奥友山体巨大,路线漫长。但我已经没有恐惧的感觉,记得2003年珠峰直播那一次,我在北坳营地住了一个星期。每天望着7028米到7790米的那段漫长雪坡,我心中是有所恐惧的。事情过去三年多,我再次见到8000米以上的山峰时,已经平静了。这再次说明登山不是单纯体能的较量,心态的平和至关重要。
   
    一年前参加中尼联合登山时曾经来过大本营,周边环境算不上陌生。和朋友在周边的小山上适应,谈起学生时代的种种往事,感慨不断。这荒野的呼唤总是能唤起我们对往事的纯真记忆,也能让人暂时地遗忘现实的种种忧伤。可能是因为这次登山有足够的时间充分适应的缘故,大本营到前进营地出我意料的顺利。兰巴拉山口的界碑正对着前进营地,络绎不绝的牦牛驮队和去年见到的一样井然有序地行走在这条古老的贸易通道上。中尼友谊峰的尖顶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光,云雾缭绕在那些我叫不上名的山峰之间,犹如见到《指环王》里梦幻般的仙境。生活在这样的前进营地,辛苦中无疑也透着幸福。
    到一号营地要翻越两个碎石坡,虽然之前想象过这条号称“麻辣烫”的艰苦路线,但是真实的攀登长度超出了我的想象。一号营地到二号营地估计是这条路线中最漫长而且是难度最大的一段,综合了各种地形,二号到三号营地是一个漫长的雪坡,没有太多的难度,但是走起来还是相当累人,感觉走了很久,回头再看,营地依旧在边上。三号营地平台不大,但是花花绿绿的帐篷却很多,显得相当拥挤。吃饭不是什么大问题,方便面虽然没有什么营养,但在7500米的高度,能吃饱已经很满足。最大的困难对我来说在于如厕。前进营地尚有还算得上正规的厕所,四面都用军用帐篷拦着,而在三号营地如此拥挤的地方,没有固定的厕所。要在各色人等汇聚的地方当面解手自然是难为情的,除此之外,寒冷是另外一个问题,长时间暴露就算不冻麻木,也会很痛苦。正是在三号营地的一次如厕,害得我接下来的几天都遭受着痔疮的折磨。


但是三号营地也有幸福的片刻,尼玛校长,景阳还有我三人一个帐篷,睡觉前尼玛校长要我吸氧,说这样能睡好!带着对美好睡眠的向往,我戴上了氧气面罩,然后静静地躺在那里,迷迷糊糊感觉自己睡着了并且开始做梦。我以前做梦基本都是黑白的影像,但是这次我梦到了童年,而且整个梦境都是五彩的,像一串一串联结起来的童话故事。我如此迷恋这个梦境,以致于我根本不愿醒来。

   

10
1日凌晨一点,景阳起来烧水,我也很不情愿起起来穿衣服,准备早餐。凌晨2点半陆续有人开始出发向顶峰走去。我和景阳大约3点开始出发,约莫走了45分钟,感觉整个队伍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随之只好耐心等待,向后望去,一派壮观,头灯的灯光蜿蜿蜒蜒,像一条长龙,让人联想起北京三环路上晚上堵车的光景。也许是等待的时间太长了,我准备超车,每当我开始发动时,整个队伍就开始缓慢地向前移动。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此反复了几次,我开始泄气了,机械地跟在后面慢慢挪动。队伍此时正在通过岩石陡坡,当我通过时才明白队伍缓慢的原因,通过这个岩石陡坡确实是需要耗费相当的体力。陡坡完了之后是漫长的雪坡,在黑夜中默默地行走,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头顶繁星如簇,群山在黑夜中仅仅显出轮廓。每一个人只有一个参照物,就是前面那个人。但是最前面的那个人的参照物是谁呢,可能只有记忆吧,无怪乎有段路差点走错。

   
    在前进营地和朋友聊天时,曾经预想过整个队伍会是一条长龙,所以开始探讨在整个队伍中排在什么位置最合理,即登顶成功机率大,而且最省力,遇到危险时无论进退都可以处于比较安全的境地。最后的结论就是,处于这条长龙的黄金分割点附近应该是符合上述条件的有利位置。于是,在我选做参考的大约15人队伍当中,我排在第7位。就像长跑有极点反应一样,我发现登山也会有极点反应,所不同的是登山的极点反应比长跑慢,而且持续的时间比长跑长。我的反应是这样的:前一个半小时很适应,接下来的半个到一个小时呼吸有些紊乱,感觉能量供给不上,再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就感觉丹田里的气提不上来,身体供应不了所需的能量,这和长跑里的那段极点期是一样的。接下来,身体再次开始适应。我处理的办法是正常速度行走一个半小时,然后用比原先慢的速度来迎接极点反应,等反应过后再恢复到原先的速度。我很赞同一个观点:即使慢慢走也尽可能不要停下来休息;如果要休息的话,尽可能不要在极点期里休息,因为原本你对抗过极点反应,身体会恢复,但是你一旦在极点期休息,意味着当你再次上路时,极点反应还会困扰你,所以一旦在极点期休息了,就会休息越多越想休息,因为极点反应在不断骚扰你,而且间隔的时间会越来越短。
    在黑暗中慢慢行走,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天快些亮,让我准确地知道我终点在哪里,究竟还有多远。要不然我心中一无所知,茫然地走着,很枯燥也很烦躁。幸好当到达最后一个陡坡时,我已经能比较清晰地看到前面的路了。101日清晨,当最后踏上顶峰之时,阳光也在一瞬间刺破天际,将无边的光芒洒上了卓奥友巨大的顶峰之上。那一刻内心无比温暖,那一刻一切语言变得苍白。



    行走在卓奥友的雪上,我是幸福和幸运的,对于我来说,这个机会我向往了很久。
    行走在卓奥友的雪上,我是虔诚和真诚的,每次登山回来后,我都会发现自己的成长。
    行走在卓奥友的雪上,我是感动和感恩的,每每想到成长的艰辛,我都会泪流满面…… 



单选投票, 共有 4 人参与投票
100.00% (4)
0.00% (0)
0.00% (0)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9-7 15:54:08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篇登山的文章。

而且你们登的都是七八千米的山啊。楼主和登雀儿山那位认识吗?
http://forum.bebeyond.com/viewth ... &extra=page%3D1
weibo: Andybasic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5-9 10:04:16 |显示全部楼层
:)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1-18 07:52 , Processed in 0.18074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