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89|回复: 19

申请这件事~~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4-23 10:17:44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版:
        从2012年3月至今,一年多了。算是得到了一个不是很成功也不是很失败的结果。拿到了一个中等满意的offer,遗憾的是只有这仅有的一个offer,没有让我有一个选offer的经历。如果想当初的预期,是希望至少有两所offer可以挑一下的吧。不过anyway,可以出去读书了。
      从结果开始说起,也算是一个小小的交代。对于结果的预期在申请中其实占据着一部分,也可以看做是自我认识吧。回想最开始,某段时间有想过能不能去MIT,能不能去Berkely呢,要是能去该多好呢。这两所学校我最终都没有申请。原因嘛,我知道自己还不够qualified for them. 这种评价和判断应该不是来源于简单的从我的学校、排名等方面的考虑,而是当我切切实实地看到作为世界顶尖的研究机构在我感兴趣的领域做的工作之后,我明白我还有差距,我明白以我的水平做那样的事有困难,所以只能站在一个仰望者角度欣赏欣赏。
       上课的时候,记得培训师问过我们,你做的东西现在在什么程度,你以后想做到一个什么程度。当时觉得那是多么抽象的一个问题,根本无法回答。随着科研的继续以及对这个领域的了解,程度的概念越发地清晰起来。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学者,他们各自在不同程度上做着不同的工作。如果说我曾经是以为就是要做得越高端才越好,现在觉得找到自己的位置才最重要。做科研如此,选校亦如此。
关于科研:
       这一年多的时间做项目,收获最多的不是技术方面的东西,而是渐渐感到才入了这行。以前都是在行外飘着。知道了做科研是干嘛的,其实就是解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大可小,但是得是有某种意义的。这个意义一方面看你对什么好奇,另一方面还要看什么对人类可能是有利的。
       现在要是还让我做FR,肯定不会再写得那样宏观了(比如,什么是合成生物学),而是会具体到某一个问题或者方向,看看很多人分别是从角度入手做的,又各自对这一块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当然,我的FR水平还很有限,觉得这其实是一个相当考验能力和体现水平的东西,涉及到材料的搜寻和整合归纳的过程,以后从事科研是很需要的。
关于申请本身:
        我的申请好像没有什么华彩的篇章。按照一般的路子走着,套磁,选校,写材料……感觉套磁套得也没有太成功过,选校也选得不系统,材料也只写得七七八八的。总体感觉就是所有的事情大概只做到了六七成。我当然没有尽到十分的努力,但我应该还算是尽力了。延一年申请啊,已经不是在校生了,在这个实验室只有我一个人在搞申请的事,其实有时候真的会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这还不是重点。请允许我在这里吐一下槽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给自己没尽到最大努力找借口:住的地方上不了网啊,然后科研院所这边又没有自习室之类的地方,白天休息室是人来人往的,没办法安静下来思考。而且还要实验,根本没有大把的整块的时间。于是我只有利用晚上,准确的说是半夜的时间看看paper,思考一些问题,写写材料。大概从去年11月份开始,我就慢慢成了每天最晚从实验室离开的人,大约都是一两点了,然后第二天一早还要精神饱满地来做实验。这个熬夜的习惯一直到现在啊……
         那段时间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不过其实当时心里有所期待有所压力有所动力地前进的感觉还是相当充实的。我也许还可以做地更好,我并没有,但我也觉得差不多了。所谓的程度就是,不一定是要完美和全力以赴的,(可能还有一个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的问题),在某一块事情上你给了你认为它值得以及你能给的最大值,大概就够了。人生还有很多部分组成。
          说说我的材料,其实有点都不忍看的感觉。说实话,我现在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写PS。现在要我再写,也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除了对科研和专业的认识能更进一步以外,发现对于展示自己这一部分还是很薄弱。是自我认识没有做好吗?申请结束了,我还不太知道到底是什么让我拿到了offer,又是什么让我被拒了。突然想到大概还是没有针对某一个小方向深钻下去,当时的面铺地有点广,很多东西都是一知半解的。大概人不断学习和进步的过程就是方向越来越精细,看问题越来越本质。都会经历一个由宽到窄,由浅入深的过程吧。
关于未来:
        其实依旧看得很模糊。去了那边要做轮转,方向还没有定,但有可能会偏离现在做的代谢工程这一块吧。这个真的还得再看看。从懵懂地选了一个方向入行,到稍稍能看清一点点科研这个东西是个怎么回事,现在觉得,也许很多事,背后最核心最本质的东西都是相通的。所以没必要局限于非要做什么,那种先进的思维是比较重要的。另外,我也渐渐认识到,的确,每个实验室都会有自己的强项,都得靠着至少某一项长处在科研界立足。所以进一个实验室重要的是掌握他们的核心技术或者说是导师的指导思想和理念。这种东西学到了才是我今后立足的资本,前提是,导师本身不水。
       Ph.D的生涯是漫长而艰辛的,不过经过毕业后这一年的科研经历,我大概能够初步判断出,我是能够静下心来搞学术研究的那一类人,即使我可能没有太高的天赋和太好的基础,但我至少没有太走错路。至于Ph.D以后的职业发展,现在的希望是能够游走于学术和市场之间。我是一个比较没有长性,追求多元化的人,如果让我一辈子只搞学术这一件事,肯定到后来就会觉得枯燥了,但学术能提供一个很好的基础和平台,以后能转向商业化的东西。希望35岁以后的事业是基于生物高新技术的产业化,有点偏向企业和政府的意思。当然这种东西也还要看机遇,也说不定我也就安安分分在某所学校当老师搞搞教育了。
关于BBY:
       申请带给我什么?BBY又带给我什么?肯定不仅是简单的一个offer。我们怀着出国的梦想来到这里,然后带着更明确的人生追求离开,大概是BBY最大的给予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得到。这是我体会到BBY一直在引导我们的。这里真的是一群很理想主义的年轻人。你们坚持着,任何理想都是可以实现的,只要去尝试。没错,尽管可能99%的努力都是白费的,但只要有1%的努力work了,你就成功了。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复杂的游戏,没有人知道到底哪一分努力是有效的。套磁是这样,做cold visit也是这样,只是现实是,好多人(也包括我自己)都死在黎明前的那个晚上了。所以成功才是少数人享有的。(当然,这还要看如何定义成功了)。
        因为有你们这样一群能不断给打鸡血的人存在,我才能多做一些事,尽管远远没有达到要求。所以有一阵子,我也被带得很激情和乐观,去做一些事还是蛮开心的,因为时有收获。论坛也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其实我是一个对论坛不感冒的人,但加入这个大家庭感觉挺好的。




情绪版:
           还记得当初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去过程所、去清华找教授做cold visit,还记得那晚通宵赶deadline第二天还去开学术年会,还记得疯狂改PS的日子,还记得完成网申后焦急地等待结果却没有的心情,甚至都做好了全都被拒的打算。申请到底是一段怎么样的经历呢?真的很难用几个简单的词来形容。只能说,这是我目前经历的生命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回忆往事的时候,会轻易地出现一些关键词,但也只是just a small part of life. 很多事情,过去之后,又都会如浮云一般,最终剩下某些现在还无法判断的东西沉淀在心里。

[ 本帖最后由 沐井夕 于 2013-4-23 10:20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没有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1-19 23:10 , Processed in 0.05145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