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29|回复: 3

我这一路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4-25 20:46:14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迟到的夏天又开始纷飞狂乱的杨絮,去年这个时候我把自己深深地埋在了BBY上课、冯如杯和托福一战的海里。前天,人巨nice的未来老板TF把下学期上课的syllabus发给了我,看着上面略带搞笑的插图我发了好长时间的呆。
       从人的认知和记忆局限上来说,太具体的时间点已经不太能记得了。只记得故事的开头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从ATM机上连着好几拨取了一沓钱,兴冲冲地跑到BBY,当时点钱的是静姐,面试的是春花姐,还有回来一路的风和暴晒。就在那之前几天,一薇姐问我,你为什么要出国。我想象自己当时的表情是一脸正经,然后很认真地告诉她,自己和那一群嗷嗷待宰的不一样,想去寻求“别样的人生”,不想被一些东西束缚,blabla……此时(13.4.24)的我把自己重新按到这个问题上,竟然没法突然给出个答案。
       想出国这个念头在我脑中痒了很久了,一部分是对现实的不满渴望逃离,一部分是因为从众。人总是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冲动,尤其是当周遭人头攒动的时候,你也会想跟上前去看个究竟。不过,大多一时的冲动都只是一时,不能长久。长久地生活在现状之下,永远地吃着红烧牛肉面,人就这样惯性地生活,赧于改变。但是,人总是要面对自己内心的,当你的想法不断受到冲撞、视界不断被刷新的时候。真正的改变发生在大二下大三上,那时我砸了锅卖了铁地想把GRE考好。于是,有了许多个从水清回来的夜路和成天独坐的图书馆。虽然现在看来语言考试只是出国申请中最简单的一步,但对于当时的自己算是拼尽全力。
       大三下刚开始的时候,我早早地来到学校,颠颠儿地跑去找导师,说要跟着做项目。那时的我才刚刚略懂heat & mass transfer是个什么东东,就被导师扔过来的青年自然基金的开题报告彻底震住了。人被比自己强大N倍的人事震住有个后果,就是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地认为这就是自己的人生目标。于是,我把能找到的与之有关的中文文献读了又读,不求甚解,一心憧憬着那个仿佛既定的美好结局:导师觉得跟着他干,半年内发个EI应该木有问题。在BBY开班前,我似乎就很确定地告诉绿兔子,要做微小型的,偏MEMS这边的。
       开始在BBY正式的规律性的上课之后,就总是要迫着自己去想一些东西,把自己放到一个不太舒服的姿态去拉伸筋骨,深挖出一些被自己潜意识蒙蔽的东西。就像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内向性格的人,然后就认为自己应该去做科研,这之间的逻辑真的经不起推敲。我记得很多次和绿兔子聊的时候都会反复地说自己是学术导向的,讲这话的时候估计是真有点心虚。不过,和很多人交谈的好处就是它不再使你沉溺于自己固执的想法之中,你会去想什么样才是你想要的,而不是需要你去迎合的。当时又恰好接触到人因这个新的领域,觉得挺有意思的,可以去尝试。于是,就开始试着重新去审视判断。至今也没太想明白是什么驱使自己真的去做转方向这个事儿的,可能是眼睛被环境实验室黄偏绿的灯光给晃到了,或者对微小型那一堆儿如出一辙的论文产生了排斥,又或者再也没有什么耐心去数泡泡。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从机械工程领域一个比较偏理论、特别适合读博士的小方向,转到了一个交叉领域(目前看来,做应用性的研究更吸引我)。也没觉得要是这条路走不下去会怎样。
       为了更好的了解人因这个领域,我看了一些类似于introduction的书,竭尽全力地想画一个领域研究方向的图。然而什么都不懂如我者就必须去寻找更强大的依附。内向如我者,第一次厚着脸皮去到处问人联系方式,去跟好友、好友的好友、陌生人、陌生人的好友联系。没人理怎么办,要么放弃要么继续纠缠,生平第一次认可自己纠缠的能力。当然,也有不顺。我选择了一条“曲线救国”的方法,先联系相关教授的学生,或者相关实验室的学长学姐。这个方法最大的好处是避免了教授的直接正面交锋,弊端在于学长学姐们可能对领域发展甚至实验室也不太了解,而且间接找人在等人回信这一阶段就会耗费大量时间。最终,还是直接email清华的老师确定了面谈的机会。漫长的5月甚至6月都在给各种人写信,也在等回复。当意识到进实验室可能对我帮助更大之后,考虑了人员、研究方向,我选择了联系中科院。也是没敢太直接跟副研究员及以上级别的人联系,我选择了剩下的人中排在最前面的那一个。开始的时候我就说一些对项目感兴趣之类的话,她就找我要简历。估计是被我过分单薄的简历给吓住了,在我的催促之下才回信问我的打算,列出的选项里面居然有参观实验室这一栏。我果断回复说要出国,她就问了一下我这学期的课程安排,然后就觉得时间紧张,先看一些科普性的书和文献,暑假再议。最后,在我临行去南京的前一天给她发邮件争取见面的机会,她觉得我时间紧张,作罢。最后的最后,在我被西驶的列车甩回家的为数不多的两周里,我又发了数封邮件,只是再也没有答复。
       回学校第一件事就是联系中科院实习机会。没办法,当你非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那些你所谓的禁忌、胆怯、担心全都必须让路。我直接给中科院的副所长打了电话,怕与人正面接触怎么办,怕也要办。事情很简单就定下来了,我被介绍给了她的同事,留了联系方式,指着我的电话号码说不要留QQ邮箱。但是我还不放心,第二天就主动给她发了介绍自己的邮件和简历。可能觉得这孩子忒执着了,我后来的boss决定让我汇报并总结两篇文献。现在仔细想一想进实验室初期干的那些活儿真心既不需要有专业知识也不需要什么技能,唯一的条件就是你得去做。自己一点点很珍惜地去收集那些“稻草”有一个好处,就是你的心不会轻慢地去对待,也比较容易沉下来。虽然开始只是打杂,但我仍然觉得很高端,每一次都和师兄核对最后的结果,在数据分析上斤斤计较。我曾经有过不平和抱怨,觉得自己不该这么不顺,但是没有人青眼相看、没有人热脸相迎的那段时间让我更加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想要做这件事,不是将来,不是国外,而是从现在。于是,我就把这些“稻草”编织成了一根绳索,把我从失望的谷底一点点拉到地面上:boss慢慢觉得我做事情很快这个优点;她给了我更多技术性的活;后来,她甚至让我帮她做文献综述、写论文;最后,她竟然发现我对领域的理解足够快,能在很短时间内找到一个topic发表的各个文章;最后的最后,她甚至依赖我的工作,让我帮她开题。我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在这条路上摸索前行,就像老鹰忍着剧痛,一口一口咬掉身上那些腐烂的羽毛,重获新生。
       在申请最紧张的时候,李安的新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大荧幕上映了。我看了柴静对他的采访,在那一段一个人和一只虎的搏斗和僵持那里,我总有种感同身受。那时我还在写我的PSSoP,眼看着DDL一拨儿又一拨儿地来了,心里很难再有那种必须的平静和清醒。12.15号那天凌晨两点,我写完了我最后一版SoP。在那之前,一薇姐问我,你觉得什么时候就能final了。我想了很久,试图变换不同的写作形式和风格,内心暗暗说要放弃不下10次。感谢她对我的坚持和自己内心那份坚守。最后一次,我知道我已不辜负自己。UmichPS写到了1.6号,为了讲清楚一个关于人的故事,我想到了我的小时候:那时我在农村放养,经常听到一些鬼怪传说和村头那个疯女人的故事,我还想起了在我生命里留下了深深烙印的我的太姥姥,虽然她已不在人世……这些都使我深切地感到自己对人的思考是超脱研究范畴的,是更自然的一种意识和行为,所以我不惧言地将它们都写入我的故事里。后来,我补看了《少年派》,我将永远记得最后快靠岸时,派撑着自己已经不能再虚弱的躯体,拖着船到岸边。
       同样是担心搁浅的问题。我在6AD到手的时候失眠了,好不容易睡去想的都是如何跟教授联系的事情。那时,我被曾经的dream普度和Umich连拒,觉得再也做不了自己想要的科研,也不能和领域里面几乎顶级的人接触了。我一度扬言不干了。可是冷静下来以后想的还是如何根据当下的形势做最有利的决策。这应该算是近期最大的收获吧。于是,各种权衡之下,我留下了TAMUPSU,又在联系教授和实验室师兄的时候认识了即将成为bossTF。数十次的沟通下来,觉得无论氛围、发展和研究方向,都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然后,我答复了小米。今天无意中翻开申请结束时候做的笔记,发现当时对TAMU的批注是“只有一个人做人因,当初真是眼瞎”。可是,我就这样“眼瞎”地决定要去那儿了,这次不为什么rankingtitle,只为了在那里有我想做的事儿。
       不知在哪里看到矮大紧高晓松说过:人生不能只有苟且,还要有诗和远方。再也不想苟活的我,觉得活在这世界上要有一点梦,要有一些跳出盒子的想法。如果这样,也是很美。
       最后附上syllabus的插图,多像过去那一年焦躁不安的我,现在看来竟然会产生些许幸福感,不然一个申请总结我至于写两版么?
单选投票, 共有 4 人参与投票
75.00% (3)
25.00% (1)
0.00% (0)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4-25 20:52:20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上来补个图。。。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没有账号?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4-28 17:01:18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各种权衡之下,我留下了TAMU和PSU,又在联系教授和实验室师兄的时候认识了即将成为boss的TF。数十次的沟通下来,觉得无论氛围、发展和研究方向,都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然后,我答复了小米。今天无意中翻开申请结束时候做的笔记,发现当时对TAMU的批注是“只有一个人做人因,当初真是眼瞎”。可是,我就这样“眼瞎”地决定要去那儿了,这次不为什么ranking、title,只为了在那里有我想做的事儿。”

这段对于申请前后的直观表达实在是太形象了!
Louisa Lu
BeBeyond Make a difference for your life
021-6422-8530 / 010-5873-4882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5-1 23:20:38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tz 于 2013-4-28 17:01 发表
“于是,各种权衡之下,我留下了TAMU和PSU,又在联系教授和实验室师兄的时候认识了即将成为boss的TF。数十次的沟通下来,觉得无论氛围、发展和研究方向,都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然后,我答复了小米。今天无意中翻开申请结束时候 ...

陆颖JJ,好久不见啊。
想起当时在暑假前一天被中科院的发email拒了,你打电话过来,就感觉还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啊。
还有去清华cold visit被放鸽子之后的电话。
以及最初给你发email,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要做研究的小方向。
感念这一路你给我的帮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4-20 16:28 , Processed in 0.09263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