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Jinbo

[Events] BeBeyond ONE,2014年11月23日上海活动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11-24 00:07:52 |显示全部楼层
Networking 分享笔记

先崇拜一下大牛。。然后来回顾,她为求职做的哪些事情。
大牛基本上从进学就开始找工作。目标就是留在美国做healthcare 方向的marketing.

途径:
1,        career fair 上遇见HR,但是当时8月只招full time 不找intern ;于是留下联系方式,然后每个月都follow up,一直到3月份。表述对公司的爱,同时轻推销自己是如何fit 这个公司。但是没有结果。因为本土还是基本不找international student, 而HR只能把简历推荐到亚太区
2,        通过前上司介绍并且推荐。也悲剧了。
3,        通过校友;但是资源有限,BU校友进入大公司的人不多。真正在美敦力的实际上只有1个人,这个校友不是很帮忙,于是follow up 从9月份到12月。最终获得2月份的一次见面机会。可是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4,        HBS healthcare conference 遇见了美敦力的高层。上去第一个问问题,并且保证是非常好的问题。给对方留下印象。结束之后,第一个冲上去握手,然后交换名片,然后有比较多的交流的时间,问第二个比较好的问题。(小tip: 每次活动必定做第一排,确保能够第一个同嘉宾问问题).之后又在mini career fair 之后巧遇该高层,于是再次上前自我介绍,递上resume, work through resume. 之后经过该高层refer 到marketing VP。获得第一次谈话的机会,并且随之获得interview 机会。利用spring break, 主动将电话interview 的机会转化成为face to face interview. 之后顺利拿到intern.

如何问问题?
必须有一定的积累。只是做company research 是远远不够的。要问一些行业很有insight的东西。
a)        在波士顿积累美国healthcare 的知识。通过参加活动,认识人,后期约出来了解美国的医疗行业状况,知道最新的进展。
b)        知识积累分4个部分:接触所有的二年级的学生以及相关的alumina
i.        了解行业和细分领域;询问行业的内容。
ii.        询问公司的情况;公司的文化,公司的position。 为什么这家公司吸引你?
iii.        询问职位;daily work; 是否喜欢你的工作; 什么背景才能进去,需要什么样的skill set;比较了解岗位才能在投简历的时候才能有针对性。
iv.        然后言简意赅的介绍自己,询问对方的career 的意见。请对方认识更多的人。


时间管理:
最关键是要有自己的priority. 要找到自己最主要的目标,然后其他的工作都必须让步。

Network的关键是能让对方愿意帮助你。

Network 悲剧的可能性比较多,以上途径成功也是尝试过20~30个失败的案例后,走出来。一定要有非常坚定的内心。

针对MBA的建议:
1,        了解来学校招聘的公司;尽早做准备。
2,        找相关的校友去聊。

Networking 最大的阻碍:
1,        英文不够好;但是不踏出第一步,永远都不会提高。刚刚开始接电话,也只能听懂40%,但是后来也就慢慢开始驾轻就熟。
2,        参与到陌生人群的讨论。你只需要站过去,然后微笑,自然陌生人会主动跟您打招呼。
3,        最关键还是自信
4,        能够胡诌也是一种技能,遇到话题一定要侃侃而谈。即使不能说出非常好的点,但是至少不能怯场。这种技能是能够训练。
5,        人生千万不能给自己设限,你不去尝试,不知道能够做到什么。

差不多就是以上内容,欢迎其他小伙伴补充!!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11-24 11:46:13 |显示全部楼层
dorisli 发表于 2014-11-24 00:07
Networking 分享笔记

先崇拜一下大牛。。然后来回顾,她为求职做的哪些事情。

好详细的总结啊!感谢感谢!期待其他人的积极参与!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11-24 15:58:56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结
1. 如何通过networking有效的获取实习或工作机会?
途径:积极和公司VP以上级别的公司高层networking,通过发邮件,参加各种学术研讨会的形式和他们接触,推销自己。这样的途径对于要在corporate找工作的同学特别有效。corporate招人会受到headcount和招聘政策的限制,对于国际生来说很难进入其中工作。而在corporate中只有vp以上级别的公司高层才有权力去增加headcount把你找进来或破格给予面试机会。

2. 在networking过程中,与公司高层沟通的切入点在哪?
比如在给高层写邮件时,必须明确的说明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职业目标、预计的发展轨迹(这些可以通过和业内人士大量的information interview获得),让他觉得你的确清楚的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并且做过大量的调研(FR和SA做的好~)。其次可以向他询问他关于以上职业生涯规划的建议以及他是否可以把你refer给相关部门的manager,争取interview。
比如在和高层面对面交流时,要能够问出好问题,来显示你对于行业、公司的深入思考。获得这样深入思考的途径之一就是和业内人士沟通,可以到学校的career office索取业内校友的联系方式、跨学校参加行业招聘会等途径争取和业内人士沟通的机会。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1-24 16:12:03 |显示全部楼层
RoyZhu 发表于 2014-11-24 15:58
总结
1. 如何通过networking有效的获取实习或工作机会?
途径:积极和公司VP以上级别的公司高层networking ...

美华,你好!

昨天参加这个活动感觉怎么样?是第一次参加BeBeyond这样的内部分享活动吗?

你写了很好的总结!抓住要点。不是欣旖逼你写的吧? 欢迎你也写写感受嘛!例如,觉得也收获吗?收获大吗?将来还会参加吗?是否对自己的其它工作有启发呢?想知道你这些方面的各种感受、想法啊!大胆说。

欢迎多参加我们的各种活动!

劲波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11-25 18:11:12 |显示全部楼层
BeBeyond ONE First Talk实录——
The Magic of Networking


嘉宾介绍:
关薏,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现任美敦力(总部)国际市场部Senior Marketing Development Manager,负责大中国区市场开发。

众所周知,中国人在美国总部做市场非常难。她却迎难而上,始终不忘初心,坚持着自己最初的职业目标:进入跨国公司美国总部做市场。

当她身边的大部分人都在压力下选择放弃初衷时,她却用一年多时间将networking做到极致,最终成功拿到美敦力offer,成为当年唯一入选的中国人。这段求职经历曾轰动留美求职圈,成为很多人的励志典范。而她分享求职经历的帖子也在论坛上产生了140多楼的回复。这些人旗帜鲜明地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对她的network经历大加赞赏;另一派却对她将network做到极致的做法感到怀疑甚至否定。

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听一下她在美国这段Networking找工作的传奇经历

访谈实录(主持人:James)
James(以下简称J):欢迎大家来到BeBeyond ONE,今天是BeBeyond ONE Relaunch之后的第一个活动,这个special的时刻我们也为大家请来了一位Special的嘉宾——关薏。她毕业于上海交大,现在美敦力总部做市场工作。现在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美丽的嘉宾:关薏!

关薏(以下简称关):谢谢James的介绍。非常高兴今天能来到这里做分享。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我本科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广播电视新闻学。(笑)读交大的原因是因为复旦这个专业的分数太高了。
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我没有选择去电视台,反而去做了销售,因为当时听别人说:一旦你把销售做的很好,那么任何工作你都可以做好。(笑)抱着这样的信念做了两年销售,后来却发现自己对市场很感兴趣,所以又做了差不多一年半的市场。
这个时候职业生涯上的波折让我萌生了去读MBA的想法。又因为第二份工作所在领域是Healthcare方面的,就决定去读MBA时Focus在Healthcare这个领域,毕业之后找工作也希望是在这个领域反战自己的职业生涯。申请了几所学校,拿到了BU的录取,于是就在11年的时候去美国读了BU一个专门的Healthcare Management的小Program。毕业了之后进入Medtronic Business,在LA(洛杉矶)负责International Region的Marketing Development工作。

J:在座的有些同学可能对于在美国找工作不太了解。如果你对这件事有些许的了解,你就会发现一个中国人在美国做Marketing挺难的,一个中国人想要在美国的大公司做Marketing挺难的,如果想在那边的Head Quarter做,更难了。所以我觉得很多人可能一开始都抱着这样的一个想法,但慢慢地很多人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压力放弃了。但是你却一直都没有放弃在申请MBA时的这么一个初衷。我在辅导学员做MBA申请时发现,确定职业目标是一个很难的事情。所以我特别想了解:为什么你就这么坚定要去这么一家跨国公司的美国总部做MKT呢?难道你就没有认识到这件事其实很难吗?

关:(笑)其实这个问题包含了好多子问题。

我先来讲讲第一个,就是美国找工作的现状。在美国,确实有些行业比较容易找到工作,但也有一些行业非常难,因为它真的不招International Students;有些岗位比较容易找到工作,但对于外国人来说,也有一些岗位非常难,因为美国人也非常热衷这个领域,竞争压力很大。

接下来说我当初为什么那么认定要做Healthcare这一块。这其实跟我的成长经历、感悟有关。可以追溯到我大学刚毕业的第一份工作——销售。当时我所在的行业其实有点奇怪(笑),是高端印刷服务。但当时因为他们的General Mananger给我描述了很多未来的美好蓝图,且觉得自己很受器重,就一门心思钻了进去。但真正开始做之后,却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第一个原因是它作为一家高端的印刷公司,很难与那些Local的印刷企业竞争;第二个就是整个行业的薪资非常低。我拿到的起薪,基本上是拉低整个上海大学生的平均薪水线的(全场笑)。

刚开始我也抱着“如果是金子,哪里都会发光”、“既然做了,就一定要把它做好”的信念,但后来却逐渐发现:一个好的平台非常重要。虽然Sales是一个很难的工作,而且做好的话也说明我很厉害,但是我眼界却只能局限在一个区域内,既没有更多的英语交流机会,也没有更多的Training。即使自己再努力,也无法追上别人发展的步伐,并且整整两年自己的薪资都处于拉低上海大学生的平均薪水线的状态(全场笑)。这段经历使我明白:选择一个好的行业非常重要,有一个好的平台非常重要。

那时候也正好有一个HR启发了我。她说:“我把自己的职业生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段是20-30岁,第二段是30-40岁。30-40岁是最辉煌、真正意义上的事业的巅峰,那么20-30岁就是积累,以使自己未来能达到这样一个高度的阶段。当第一个十年结束时,我希望自己能够身处在一个自己热爱、且创造价值的朝阳行业中。”

由于以上两点原因,我开始思考自己想去的行业。机缘巧合的是,这时候正好有一个进入Healthcare行业的机会。我惊喜的发现:这不就是我想去的行业吗?首先,医疗始终是刚需,这是一个朝阳行业;第二,它确实是在帮助别人;第三,我对于MKT还是非常有热情的。之后,从进入这个行业到我去读MBA,大概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完全没有动摇过。这一方面是因为换行业的成本非常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比较偷懒吧(笑),一直专注在这个领域会比较轻松,不需要再迷茫和从头学起了。

J:
听下来感觉你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跟我预期的差别好大啊(笑)。那你在读MBA时就没有受到一些诱惑吗?因为我们都知道读完MBA之后其实是有重新选择事业的机会的,比如可以去做Consulting,Finance或者一些Leadership Program。

关:其实我从读MBA开始就没有摇摆过。也跟个性有关。我是一个比较坚定的人。还有一个比较关键的原因是,当你真的去读MBA之后,你会发现:哪怕就只是拿到你想要的那个东西,都不是很容易。所以我也没有精力去思考那么多其他的事情。

并且,在美国找工作,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就我在美国见到的,相对容易留下来的行业有:Consulting(只要你足够优秀,它还是愿意发给你Sponsorship的)、High-Tech Firms(Google、Amazon等,虽然也很难进)、Corporate Finance(相对于Finance来讲)。非常难留下来的行业,我不敢说很多,但Healthcare一定是其中一个。因为这个行业完全不招International Students。比如我现在在的Medtronic。它有自己的Target School,比如HBS、Wharton、Kellogg、Ross、Stanford等最Top的学校。但我听说有一个Wharton的中国学生,Background非常牛,但却连Medtronic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唯一的理由就是,你不是个美国人。我那时候也听说了这件事非常难,但脑子里却觉得:理论上是很难,但不是一定做不到。既然有可能做到,那我一定要去试一试。任何事情都是有Exception的,只要我是那个Exception,就够了!

J:所以你是说,在你那一年里,就算是Harvard、Stanford的,进入美敦力的中国人也很少,甚至没有,对吗?

关:对的,其他全部是美国人。

J:那我就很奇怪了。因为你是在Boston读的MBA,那里集中着Harvard和MIT这样的学校,背景强的牛人很多,竞争一定很激烈。再加上一些像Wharton和Duke这样在Healthcare领域本来就很强的学校。为什么就只有你被录取了呢?能简单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关: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对我而言,进入美敦力有两个最大的困难要去克服。第一个,BU不在它的Target School List里面,属于把简历投进去,看都不会看一眼的那种(笑);第二个,作为一家从来不招International Student的公司,怎么让它破例给你这个Sponsorship好让你留在美国总部工作。对于第一个困难,也就是我如何拿到它的面试机会,我完全靠的就是Networking,这个在美国广为流传的方法(笑)。什么叫Networking呢?

J:喝喝茶吧,聊聊天。

(听众:再打打牌)

J:美国人不打牌的,应该是打打麻将什么的吧。然后再套一下近乎,是这样吗?

关:(笑)其实很多人会这样想。但,实际上……肯定是没有那么容易了,绝对是远远、远远超过这个复杂度。举一下我找Medtronic实习的例子吧。我当时尝试过5种不同的渠道去Approach。第一个渠道是冲去了纽约一个Asian MBA Career Fair,就因为上面有Medtronic。那时候是九月份刚到美国,人生地不熟,真的是刚把书包放下。幸好自己Career这方面意识比较强,一到美国就开始改简历,还算有一份看的过去的简历。但将简历递过去之后,HR却说现在只招fulltime,1月份你再来联系我们。那时是九月份,我就一直follow-up到2月份,却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

J:就是写邮件给他吗?说:我好喜欢你们,你们一定要要我!(观众笑)

关:(笑)一方面你肯定要表达对于这个公司的Passion,但另一方面你也要很婉转地表达自己为什么很合适,当然也不能太push it,要比较Casual地多出现几次。这可能也跟我以前做Sales的经历有关系。提升自己的出现频率,别人才容易想起你。(笑)这是第一条路,但是没有work out。

J:喔……啊,所以这个没用处啊?(观众笑)

关:(笑)不是没用处,是正好这条没有Work out!

J:好,好(笑)是正好没有work out……

关:第二条途径是找我以前的老板。我第二份工作的Manager是个美国人,在来中国以前是在Medtronic做Product Manager的,所以我就想试着问一下他可不可以帮忙引荐一下。

J:这条路应该是最有效的,找熟人嘛!

关:对。但非常不幸的是,他完全不愿意帮我。(笑)因为我是在已经决定要去读MBA后才加入他们公司的。当时我向他请辞之后,他非常的恨我。当然,我的行为也有点不ethical。(笑)所以,当我非常serious地给他写了一封邮件,询问他是否可以帮我refer一下简历时,他只跟我说了三点:第一,你当时这样加入我们公司是非常不好的;第二,我不明白你到底是去美国读书还是去找工作的;第三,我觉得你应该没问题的,你自己加油吧。(全场大笑)所以这一条也没有work out。

我就只好尝试第三条,就是学校的校友资源。BU进入Top公司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但历届以来进入Medtronic的还是有那么3个人。在跟他们全部reach out之后,发现:一个在做engineering,完全帮不上忙;一个已经脱离Medtronic了;第三个人确实是在Medtronic上班,但从我九月份开始给他写邮件以来,他从来没有理过我。直到Thanksgiving Day我给他写Greetings Email,他才回复说大概2月份有时间和我进行一个Information。结果等到2月份,他就又开始不理我。所以第三条也没有work out。

J:那你还没有放弃?我听着我都想放弃了,换份其他工作吧。

关:(笑)对。第四条是我之前Career Fair上认识的那个HR。她被我的determined和persistence打动,帮我把简历给到了美国总部负责Leadership Program的HR。当时我很兴奋。但那个HR给我写邮件说:我发现你是上海过来的,我帮你把简历递给我们新加坡亚太区总部吧。新加坡的HR收到之后却说:我觉得你的简历很不错,你跟我们上海HR聊一下吧。(笑)

J:终于还是转回来了。

关:
(笑)对,还是转回来了,但这个不是我要的!所以这一条途径也没有work out,只好尝试第五条路。这时候其实各种努力都已经做过了,也正好有一些运气。HBS每年都会组织各种各样的Conference,比如Fashion Conference,High-tech Conference,参加的也都是很牛的人,比如Top公司里的Vice-President、Senior Vice-President,或者President。他们会与学生分享对公司、行业趋势、职业发展方面的看法。我去参加了它的Healthcare Conference,惊喜地发现在Medical Device这个Panel里,有一个人是来自Medtronic的。为了抓住这个机会,我就直接去了那个Panel,并且确保在他分享完之后的Q&A环节里我是第一个问问题的,且这个问题好到可以让他对我有印象。当我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他也确实微笑地回答了我。

(笑)我去Conference必定是要坐在第一排的,理由就是:一旦Panel结束,我就可以第一个冲上去跟他握手、交换名片,多讲一会儿。不然等后面的人一拥而上,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这次也是,一结束我立马就冲上去。握手和交换名片时,我脑子里就又盘算了好几个问题,确保第二个问题也非常棒,可以impress him。也算是一种follow-up吧。(笑)当我问完第二个问题之后,他就非常nice地给了我名片,并说我们之后可以继续联系。

当时我也没多想,就继续留在那个Conference上参加后面的mini career fair。在看他家展台时,我聊完了他们家所有的employee,却并没有聊到特别有用的。结果当我正准备走时,却发现刚才那个panelist竟然出现在了展台上。我非常兴奋,就快速整理了一下,并非常Professional地重新介绍了我自己,并walk her through my resume,使得她介绍我VP of International Marketing,获得电话聊一聊的机会。

我当时非常紧张。因为分寸很难拿捏:一方面你是奔着那个Internship去的,另一方面它又不是一个很正式的Interview,只是说聊一下。聊完之后我自己感觉非常不好,还哭了。但VP竟然还给了我Interview的机会,并且说:你跟我的Manager聊一下吧。我非常兴奋,本来他们说是电话聊,但我立马说我要去西海岸(他们的公司在LA),可以面聊吗?因为花销是我自己出,他们也蛮欢迎的。(笑)为了把握好这个面试,我就提前三个礼拜开始了非常详细的准备,最后终于把握好了这个面试,拿到了来之不易的Internship!

J:Cool!非常了不起。(全场鼓掌)你取得这个成就一部分是靠运气,但更多的还是靠你前期的准备和努力。我非常感兴趣的是,你说你准备了一些问题去impress panelist。但其实要想真的impress是很难的,有时候反而适得其反。因为一开始很多人都会去做写信、打电话问一些问题,但往往后续就无法follow下去了。你是怎么准备这些问题,且确保之后可以继续follow-up的呢?

关:
首先要纠正一点,不是很多人都会去写信、打电话的。因为很多人,尤其是中国学生,自身就有很多的mindset。比如在一个很多高管的conference,周围都是美国人,中国人就会害怕去做自我介绍,不知道怎么开口。这时候一定要让自己走出那个comfortable的区域。

回到你的问题:怎么去准备这些问题?其实需要非常多平时的积淀。因为在我看来,如果要真的问到一个让人impress的问题,就不可能只做一个Company research这么简单。你要对于Healthcare整个行业,特别是Medical Device这一块,有非常清晰的了解,并有自己的看法。并且美国的Healthcare与中国真心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但好在那个时候我是在MBA第一年后半学期,差不多2月份,已经给了我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去积累。在此我非常感谢Boston这个城市,其实这也是我选它最主要的原因(笑)。因为Boston是一个Healthcare为中心的城市,集中了各种各样这个领域的企业,基本上每周都会有一个行业内的活动,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士就会在里面讨论Healthcare的行业趋势、最新观点等等。

这些活动在我第一年,还没有机会上Healthcare课程时,给了我机会去补充这方面的知识。并且,通过这些活动,我认识了很多行业内的人。我会经常把他们约出来一起喝咖啡,来问他们一些我不是很懂的问题,获得更多信息。

当然,在现场要问出好的问题,除了平时的积累还需要脑子转的非常快,去迅速地想出合适的问题。

J:
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都知道,MBA第一年非常的忙,你除了要上课,还要改简历,还要参加各种Info-session,你怎么会有时间做这么多事情呢?

关:其实这就是我们BeBeyond从第一天就会说且一直在强调的Time Management。(笑)并且很多人说,如果你不知道Time management是什么,读读MBA就懂了。(笑)其实Management time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你要明白你的重点是什么。对于我而言,我的First Priority就是:我要找到我想去的最Top公司的总部MKT工作。其他90%的事情都得为它让位。

因此,学业上,除了我特别感兴趣、很重点的课程我会花时间,剩下的就不追求一定要拿到A。这样节约下来的时间就用来做Networking、Research。

J:
在你的谈话当中,Networking是不断出现的一个词。你让我看到了,Networking其实是一件很辛苦、很累的事情。那在你Networking的过程中,有没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人或事?比如碰上个帅哥。(笑)

关:我也希望碰上个帅哥。(笑)可惜没有。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一些非常Frustrated的时刻,比如在Fair上聊的很好,后续去Follow-up却完全不理你;比如电话里承诺帮你,之后也是完全联系不上。这样的事情非常非常多。

Medtronic这个之所以能成功,也是有一些Lucky的,但也并不是真的是全凭运气。因为这是在我尝试了二三十次相同的方法之后,终于有一次Work out了。举个过程类似但最终没有成功的例子。(笑)当时我在Boston也认识了Covidien的General Manager,他对我很感兴趣,并且抽出他私人的时间和我喝咖啡,聊了一下。作为一个High Level的人,他还愿意去跟我分享他的经历和看法,给了我很多帮助,且把我的简历给了他们公司的VP of International Marketing。但这个VP始终不理我,在GM的干涉下,他最终告诉我: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招Intern。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往往就是给你一些希望,接下去没了;再给你一些希望,又没了。

但也有一些Rewarding的时刻,来自两个方面。比如你跟一个人打电话,最后他说我很愿意帮助你,或者介绍给你一些其他的人可以去Reach out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努力终于有了收获。第二个方面是你可以从Information Interview中获得很多真正能帮助到你的Career的信息,这远远不是喝咖啡、闲聊能获得的。

对于Information Interview,我认为可以分为四个Level:

一、了解行业Industry
中国过来的,对于美国公司的行业情况,坦率说,恐怕都一无所知。固然也可以自己做research了解一二,但是同样,局内人,尤其是行业经验10年20年的那些人的经验经历,是什么research都比不过的。所以我会去很多的industry events,听那些panel,了解究竟what's going on,目前最cutting edge的技术是什么、趋势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趋势,不同的stakeholder怎么看。

一个人对于行业的浸淫,会很大程度上让你diffirentiate出来。像我,对美国healthcare一窍不通一无所知,要在短期速成到不至于太差,是非常痛苦的学习过程。唯有通过不断的行业seminar,不断像各种各样不同的人请进,学习各种不同的perspective,可以大致培养起自己对于这个行业的感觉。

但同时,Industry里面还分着不同的细分行业。对这些小的领域,你也需要去了解。因为不同的细分领域之间差别还是蛮大的。

二、了解公司Company
你想去这家公司,一定要了解这家公司。这家公司的市场情况如何,局外人可以看看10k做了解,局内人有局内人的insight。他们的business insight是什么?同时,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如何?他们的员工怎么看待这家公司?他们为什么加入这家公司?加入后感觉哪里好哪里不好?

这些你光想,光猜,永远没有用。只有找到这家公司里面的人,去问他们,让他们告诉你

三、了解岗位Position
举个例子,我是做MKT的。大家都知道Mkt里分很多不同的Function,有Downstreet Mkt,有Mkt Research,有Mkt communications,有Mkt Development。这些岗位所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那就需要再去找不同的人了解,问他:你的Daily job、Typical Day是什么样子的,你是否喜欢你的工作,让你最Excited,或者最Frustrated的事情是什么,还有你是什么样的背景拿到的这个职位。

并且,会向他询问Career advice。一般我会以Can you tell me about your career experience? 开头,看看他的career是怎么走的,怎么规划的。这对自己是种启发。然后,介绍了自己的背景,会问别人:你怎么看?你觉得我应该下一步怎么走?你觉得我还有什么Skillsets是需要去补的?

并且,同样的岗位,不同公司叫法可能是不一样的,你去应聘一定得懂别人的语言,你要知道你想做的事情,在这家公司里是什么role。

四、Demonstrate myself

当然,一定不能硬邦邦地去销售。一定是言简意赅地介绍自己过去的经历和背景,并询问他:你觉得我适合什么岗位?如果真的聊的很好,别人就能在这个时候判断出你是否真的值得帮助。他的结论就直接决定了他是否愿意去帮你递简历或者介绍更多的人。

J: 所以Networking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觉得我是值得帮助的。

关:对,这一点很关键。当然对我而言,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和学习,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J:听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你身边的人是怎样找工作的?是只有你这样吗?

关:我只能分享在BU的经历吧。其实BU和Top Business School的就业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就拿我当时应聘过的Eli Lilly的Leadership Program举例,BU不是这个项目的Target School,BU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学生被它招进去过。当时我为它在LinkedIn上发了几百个邀请,其中只有十几个人愿意跟我聊一下。还算比较幸运的是,里面有个VP愿意把我的简历帮忙递给负责Leadership Program的HR。在跟HR聊了之后,我才终于拿到了一个Interview的机会。相比之下,我有个朋友是在Wharton的,他就跟我说:Eli Lilly有个Office,只要走进那个Office,随时都可以面试。当时我就感受到了差距。

J:那你在BU的同学是怎么找工作的呢?

关:坦白来讲,BU能进到特别Top的500强公司的真的不是很多。这也跟学校的定位有关。像HBS,它在招生时就会说:我就是要招Future Leader。BU就相对务实,只要招进来时是Average偏下一点,毕业时是Average偏上一点就好。所以BU的学生就会觉得,只要在一个比较不错的公司,做一个比较不错的岗位就ok了。

所谓比较不错的公司,就Consulting而言,有四大的PWC、IBM等,剩下的就是有些美国本土排名靠前的公司。大部分的500强其实是不会来的,最多就是来摆个摊,基本不会有人进去。

J:这么听下来我觉得,尽管BU的就业可能不是那么好,但无论在哪个学校,能做到你这样Network程度的还是非常少的。那你觉得阻碍中国人去Network的因素主要有什么呢?

关:我觉得主要有两点。第一点就是英语不好。这确实是一个难点,并且需要一个比较难的过程去克服。但很关键的一点是你一定要踏出第一步,如果你不踏出第一步,那你的英语是永远不会有提高的。

J:是不是你的英语在出国前已经很好了?

关:我出国前也这么觉得,但真到了那边发现完全不是这样。我第一个Information Interview是和一个校友在电话上聊的。那个校友非常nice,告诉了我很多东西,但其实我只听懂了大约40%,绝对不到一半。所以电话里她说什么我都只能回复“Yeah”“Yeah,That sounds great””Yeah, That sounds interesting”。(笑)后来电话越打越多,从能听懂30%到50%,再到70%,到最后终于都能听懂了。
这个过程中,不仅听力有了很大提高,也知道了到底应该怎么表达,怎么问问题才能知道自己想要的信息。

第二个就是自信。要丢开各种各样的包袱,包括会害怕自己做不好。一开始我也是这样的,特别不敢给职位高的人打电话。害怕自己打电话之后搞砸,白白浪费一个机会。但后来我发现,就算自己再等,也不能得到任何的信息。还不如索性准备的好一点,挂就挂了,大不了还有下一个机会。如果这个不去做,那永远不可能有下一个更好的机会。

并且要明白,一开始做这件事一定是很挫的,但随着后来越打越多,就会越来越有自信,也做的越来越好。

J:我们都听说过在美国有这么一种现象,就是他们能非常自信地说一堆bullshit。哪怕那段话什么都不是。在你看来,他们在说这些话时,是真的自信,还是装出来的?(笑)

关:(笑)其实在我看来,这算是一种他们从小训练出来的技能。突然扔给你一个Topic,你也能侃侃而谈。不管你到底懂多少,或者完全不懂,谈的到底是不是垃圾,至少你那种从容、自信的姿态就能给别人留下很好的印象,肯定比支支吾吾、完全不自信的这种表现要好的多。而如果你正好谈到了点子上,那就算你在一群美国人中间,也可以立刻Stand out出来。

J:所以就我们的文化而言,到那里还是需要去改变自己的。

关:对,必须要逼自己去练。这些技能一定是要通过practice才能提升的。

J:我其实读过你在论坛上的帖子,但在跟帖的人中,其实是分成了鲜明的两派。一派觉得你太励志了,另一派觉得你说的不对,Networking其实没有这么重要。那到了今天,你对于Networking的态度又是什么呢?你觉得中国人应不应该在美国network?

关:我觉得,Network对我而言还是非常重要的。只不过对于名校而言,你可能不需要像非名校一样做那么多的努力。就像我之前举过的Eli Lilly的例子一样:为了获得一个Interview我需要付出很多努力,Wharton的同学只要walk in就好了。但对于名校的同学,我觉得还是需要适当去做一些Network的工作。比如在面试之前,就可以去找这个公司的人聊一下,获得一些深入的insights。这些在面试中展示出来也能帮助你获一个好的impression。毕竟虽然是名校,但竞争的压力也是蛮大的。

J:那现在你已经成功进入了这家你仰慕已久的公司,你对接下来的职业生涯有什么规划?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关:其实我对这一点也比较迷茫。(笑)

J:(对观众)原来她也有迷茫啊!

(观众笑)

关:其实,当时我想留在美国工作,是因为Long-term来讲我是想回国的。我觉得回国之前如果有一段这样的工作经历,是会对回国之后的长远发展有帮助的。

不过在我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一定要回国?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发展很快,另一方面是不是觉得中国人在美国不可能有很高的职位?这对于自己是不是也是一种局限?就像当初别人告诉我,Healthcare不招International Student一样,如果我不去试,又怎么知道它不可能呢?

当然,也确实存在一些障碍,比如对于Culture的理解,对于美国市场的了解,比如真的没有中国人做到比较高的位置。存在这些障碍,说明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但这并不说明这不能做到。这些是我现在的想法吧,也算是挑战一下自己。

J:我觉得你给我们看到了很多不同的可能性。刚刚你讲的,可能都是一些偏个人的经历。那你觉得你找工作的这种方式,对于我们进行MBA申请、留学申请或者求职,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

关:找工作的方式对于申请MBA的借鉴意义其实很难说。现在我回过头来去想自己申请MBA的经历,说实话,(笑)还是觉得海投最有效。因为当时我只申请了四所学校,就拿了一个BU offer就去了。我当年一个朋友就是Chicago、Ross都被拒了,却被HBS录了。这样的例子还蛮多的,真的很难说清楚。所以,海投吧!

J:所以这其实也是一个要去Try、要去尝试、失败了还要再去做的事情。

关:对。其实这也算是我至今最后悔的一件事,特别是当我进BU之后发现和Top的学校差距很大时,简直太后悔了。申请MBA时,我其实很想去HBS,但因为第一轮申了四所学校,只有BU给了我offer,这件事非常打击我的自信,让我对自己的背景和Package都产生了怀疑。到第二轮时,虽然已经为HBS写了很久的PS和推荐信,还是在递交材料的那一刻放弃了。

J:这好不像你啊!

关:对。但在我为学校沮丧时,有一个朋友的话特别鼓励我。他说:学校只是给了你一个最公平的平台,不管你处于什么样的学校,只要你自己够努力,你都可以拿到你想要的工作。并且,当你真的拿到那个工作时,就再也没有人关注你的学校了。我觉得太有道理了,只要我拿到了我想要的,那它就是我的了!

J:Cool!非常感谢你的分享。接下来进入我们的Q & A时间,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向关薏提问。(Q&A部分内容之后会更新)

优酷视频地址,密码是:BeBeyondONE
上集: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M0MDA3ODk2.html
下集: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M0MDA3Njcy.html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11-26 15:17:22 |显示全部楼层
Emilie_FU 发表于 2014-11-24 11:46
好详细的总结啊!感谢感谢!期待其他人的积极参与!

bby one review:
Shirley学姐给的最大收获就是一个榜样。一个见过的人的故事,要比看到或听说的故事给自己的触动深得多。
其他几点:
Networking中要自信地表达,充分地积累,并且要做一个值得别人帮助的人。值得帮助,我的理解是,要尊重别人的时间精力,愿意自己做充分的研究,不做伸手党,好学上进。
美国的工作中private time & professional time的区分很明显。
如果想要去networking,要做好frustrated的心态准备。
学校的区别在招工作的时候才会明显,进入工作环境之后,没人会再care你什么学校毕业的。
鼎天锋标1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3-25 06:58:04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4-27 08:57 , Processed in 0.712934 second(s), 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