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912|回复: 3

纽约大学张旭东教授专访现场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6-7-23 15:33:12 |显示全部楼层
An interesting article to share with you. (Copied from Tianya forum)

Sparkles

----------------------------------

中美文科教育之比较

张旭东,男,1965年生,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美国杜克大学文学系博士。现任纽约大学(NYU)比较文学系教授;东亚研究系教授、系主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紫江学者”讲座兼职教授。主要著、译有:
  《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本雅明著,三联,1989);
  《幻想的秩序》(牛津,1996);
  《Chinese Modernism in the Era of Reforms 》(Duke, 1997);
  《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詹明信著,牛津/三联,1997,1998);
  《启迪》(本雅明著,牛津,1998);
  《Postmodernism and China 》(后现代主义与中国,Duke, 2000);
  《Whither China: Intellectual Politics in Contemporary China》 (Duke, 2001);
  《批评的踪迹》(三联,2003);
  《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认同》(北大,2005第一版;2006第二修订版)等。
  
  世纪之交,华裔文化圈内涌现出一个新的思想流派,他们因对大众生计、弱势群体、精英异化、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中的公平和人道关怀等社会问题特别关注,以及对“市场万能论”和“经济私有化”、特别是对自由主义思潮的批判,而被称为“新左派”。张旭东先生为其代表人物之一。本次关天会客厅专访旭东先生的话题是:“中美文科教育之比较”,欢迎网友踊跃参加。
    
  嘉宾:张旭东(字体蓝色)  
  主持:侧评 (字体红色)
  编辑:石地 (字体绿色)
  时间:7月22日9:00-11:00
  

作者:方乐 回复日期:2006-7-22 08:53:15    
  请问你觉得日本的文化和中国文化有什么异同呢?有人说日本和中国早晚会有一战,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作者:侧评 回复日期:2006-7-22 08:54:59    
  
关天茶舍力求成为中国最好的学术思想论坛。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了张旭东教授来到关天会客厅,他与各位网友交流的主题是:“中美文科教育之比较”。    

  感谢张教授和各位网友对关天茶舍的关注和支持,下面请张教授先就该主题做个简短介绍。



作者:山溪617 回复日期:2006-7-22 8:56:47    
  沙发


作者:易水寒500 回复日期:2006-7-22 08:57:52    
  想听听张先生对中国教育产业化的看法。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8:58:13    
  大家好!很高兴来关天茶社做客。谢谢大家对家父工作的支持。做版主给老爷子带来不少乐趣,害得我时时提醒他不要成天呆在网上,要多出去走动,多溜号。希望网友们原谅!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01:03    
  今天主要想就中美大学文科教育来和大家谈谈。从这个主题可以引发出很多内容,但如果太跑题,三个钟头之内也谈不出什么东西来,所以希望大家理解。


作者:逗号思想 回复日期:2006-7-22 09:02:30    
  张教授您好!我是一个大学文科生,请问您怎么看待"新中国"这段历史,尤其"毛泽东时代",您认为它在中国现代转型过程中有何意义?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06:32    
  美国其实也有“文科”,不过一般指人文学科,包括文学、哲学、艺术史,等等,但不包括社会科学(经济学、政治学)等等,法律也不在此列。英文是“the humanities”,各大学的“文学院”科系也不尽相同,但大体上是清楚的。当然有边界模糊的地方,如历史系有一部分算文科,一部分算社会科学;人类学系有“文化人类学”,做的东西和我们搞文学和文化研究的很近,但社会人类学就不一样了。这多少是个“教育管理学”问题,一般人文学者并不操心这些事情。


作者:shidi 回复日期:2006-7-22 09:07:35    
  旭东先生:
  从张老介绍的"花絮"中得知,美国也有"三好学生"一说.请问这是个什么概念?也是“思想好、学习好、身体好”吗?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08:07    
  刚才“逗号思想”的问题我下面会回答,它同当前中国大学人文教育有些关系。不过先让我接着上面的话题再谈一点中美文科教育的比较。


作者:uxto 回复日期:2006-7-22 09:10:38    
  支持一个!我想问一下:中国的法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管理学等社会学科算是文科吗?而学这样的学科对于以后的就业有什么好处吗?学哲学固然重要,但是容易就业吗?中国到底缺什么样的人才呢?美国的文科教育相对于中国的文科有什么异同呢?美国的文科教育是否适用于中国呢?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16:54    
  在本科层次上,美国大学的“文科”明显比国内景气,各主要大学文科系决不愁生源,而且学生念得都很用心,很投入。这部分是因为在美国教育体制里,本科教育是“通识教育”(liberal education),并不要求学生在大学四年里过于操心毕业后的职业,而是鼓励学生全面发展,训练能力、趣味、判断力和开阔的视野。当然,对下中层子弟来说,生存压力大,选择面或“游学期”会受影响;而在私立学校,家境比较好的孩子,可以更多地致力于发展自己作为“人”的潜质。但总体上,是看不到国内大学教育的那中整体化的偏重实用的倾向。我教美国孩子,经常为他们感到幸运。也很希望中国大学生--不止是文科生,而是所有中国的大学,能在大学四年期间心无二用地发展自己的兴趣,主修“人学”。


作者:烟台山 回复日期:2006-7-22 9:18:02    
  既然主题为“中国美国文科教育之比较”,我也想请教一个问题,即:我以前看过很多美国著名人士简介,人家文学学士以后可以读经济学硕士,法律学学士接着读理工科硕士,中国呢?似乎是文科学士接着上文科硕士乃至博士,理工科学士接着读理工科硕士乃至博士。美国的医学类报考资格必须本科毕业,而中国高中毕业即可,中国的是不是少了一种融会贯通?
    
    中国的很多学科老死不相往来,隔行如隔山,学科界定很狭隘;而美国则学科交流很多,着力于发展全方位人才。正如《三国演义》上所阐述之诸葛亮不求甚解,而庞统等人力求读书则精通。不知这两种方法孰优孰劣?
    
    据我所知,其实学科之间在于融会贯通,学科的交叉点也正是容易出成果的地方。在中国,文科学生做不了理科的活,而理工科的做不来文科的活,这样是否真正达到专业化了呢?相对而言,似乎美国的学科体系更完善,而中国的少了一种精神而多了些许匠气?中过早的文理分科,是否使得理工科的学生身上缺乏人文精神,而文科学生逻辑思维能力差劲。
  
    不知旭东先生对此有何看法?
    
    谢谢,请多多赐教!
  
  
  


作者:江湖秋水 回复日期:2006-7-22 09:20:29    
  张教授,中国在去年的科技大会上提倡科技要自主创新,我认为,博士生是未来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但是现在国内的博士助学金非常低(好像每月是几百元)。如果是这样,怎么能吸引一流的人才报考博士?美国也有这种情况吗?
  
  国内的博士教育我认为也有很多问题。比如,很多学生都是大学毕业后再硕博连读,完全没有对要解决问题的实际体会。这种为读书而读书、为论文而论文的现象怎样避免?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24:38    
  shidi所说的“三好学生”是开玩笑的说法。其实叫“honors student”,一般是学校提供奖学金、在训练上给开小灶的学生。我今年三月带回国的就是这帮学生,我这组有近30人,去了上海,其余各组去了马德里、布拉格、非洲的加纳、等等。从这些“优等生”的选择来看,并没有“嫌贫爱富”的倾向,而都是基本上从兴趣出发。一次从杭州回上海的路上,学生们坐在车里给上海一家西餐馆打电话订餐受冷遇(因为说中文),一气之下,连着用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俄语、日语、亚美尼亚语和斯瓦西利语言打回去订位,直到被带队的行政人员喝止(我在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没看见)。学生说“我们是优等生嘛”。


作者:猫眼看鼠 回复日期:2006-7-22 09:28:22    
  他们因对大众生计、弱势群体、精英异化、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中的公平和人道关怀等社会问题特别关注,以及对“市场万能论”和“经济私有化”、特别是对自由主义思潮的批判,而被称为“新左派”。
  
  请问张教授:你认为自由主义“不”关怀大众生计、弱势群体?还是说弱势群体的形成是因为实行了自由主义的结果?中国目前谁最自由?
  
  


作者:易水寒500 回复日期:2006-7-22 09:29:33    
  不知道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属于教育的范畴。
  
  有人说,新儒学运动是促进亚洲四小龙经济崛起原因之一,即使是在美国的经济发展中,新儒学运动同样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但是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新儒学运动尤其一些儒家经典是与封建专制、压制个人自由等密不可分的,其内容是过时的、落后的甚至是反动的,有害于儿童和青少年身心的健康成长。即使是著名华裔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先生在一次演讲中也提到,《易经》影响了中华文化的思维方式,这个影响是近代科学没有在中国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想了解一下,新儒学运动在中国教育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中,优劣如何呢?
  


作者:shidi 回复日期:2006-7-22 09:29:45    
  谢谢旭东先生的解答!这个花絮倒真是有趣极了:))


作者:烟台山 回复日期:2006-7-22 9:33:00    
   不知道旭东先生对东方马克思和西方马克思的比较有何高见?横向比较,总给我一种此马克思非彼马克思的感觉。在西方,马克思主义也作为一种时代潮流,是社会科学的一种学派;而中国呢?似乎把马克思主义当作国统进行阐释,我不知道这是否合理,在中国似乎还有5000年的文明。
  
    或许,得从社会民主党角度看待马克思主义,而不是单单引经据典进而阐释。西方的马克思主义似乎更关注中下层的利益,也就是从公平正义角度考量,这使得西方马克思主义在中下层较为欢迎;而在中国仿佛陷入了一种困境,即很多马克思主义学者仅仅引经据典而很难将其发扬光大,在高校里研究而很少关心民生。反而关心民生的事情由偏右派的维权人士做了。不知道张教授对此有何看法?您认为中国最好如何发展马克思主义?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34:12    
   严肃地讲,美国本科“通识教育”,来源一为英国人文学院的“绅士教育”,鼓励人的非功利的发展,有些贵族气,但到美国后,后者被美国大学教育的平民传统、平等传统和社区服务传统冲淡了。另一个来源是德国的近代教育理念,即所谓“教养”Bildung”。后者不是讲附庸风雅,作小资白领科,而是说人要以自我实现为目标,追求内心的丰富性,通过知识、学养和不懈的科学研究精神,在社会上为自己赢得尊重和承认。从历史背景上说,这是德国中等阶级人家子弟,通过教育积累社会资本,最终取代贵族、军人、僧侣阶级的奋斗史的写照,但在教育思想上,就不只是一个社会学问题,而是给我们今天留下了一笔很大的精神财富。至少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欧洲的小商人、小公务员、自由职业者等市民阶级成员,在他们的形成史上,还是有过一种很宏大、很精神化的阶段的。今天的中国,即便多数人的“历史使命”不过是奔小康,在文化上也应该有些大的抱负和理想,不然连小康也是个空心的,那就太可悲了。


作者:桃园流浪人 回复日期:2006-7-22 09:45:01    
  旭东教授好!欢迎来到关天做客。
  
  请谈一谈中美文科生在教育方式上的区别?或说存在什么区别?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49:03    
  还有,从上面那个例子可以看到,美国大学自19世纪后期兴盛以来,虽然一直学欧洲,但实际上是很有选择地学,是“拿来主义”、为我所用的。这同美国的联邦制有关,联邦权和州权分散,纽约学英国的时候,芝加哥在学德国,加州可能在学法国,所以即便学错了,也不至于造成全国性的一窝蜂、洋跃进式的灾难,而是互相竞争,互相平衡。国内教育体制仍旧是中央集权,这在某些方面可以提高效率,在高层次、大规模上进行大学改革,但万一取向有问题,缺乏制衡机制。这也许是个问题。
  
  美国大学成功的确不是基于单一模式,而是始终有多种模式供选择。这种模式不仅仅是横向的(外来的),也是纵向的(就美国本土的社会分层来说)。美国固然一方面有耶鲁、芝加哥这样的私立研究型大学,但另一方面,高等教育的主干架,仍然是州立大学,级“赠地学院”,是为美国普通百姓的子弟设置的,往往先从农学院、工学院等办起来。但一旦变成大学,就马上纳入上面提到的“通识教育”轨道,鼓励研究、创新,在具体学科领域里瞄准世界标准、精益求精。美国公立大学近来由于共和党政府“劫贫济富”政策,处于不景气状态(相对于一二十家财大气粗的精英私校而言),但总的来说,中国大学应该更多地借鉴美国研究型公立大学(如伯克利、密执安、洛杉矶加大)的经验,而不是跟哈佛、普林斯顿比高低。
  


作者:sunnychina 回复日期:2006-7-22 09:51:36    
  张先生的意思似乎是,在美国,教育是独立的、学校是自治的、学术是自由的,教师是可以专业化成长的。这构成了中美教育最根本的区别。可是,其背后的更大的因素是什么呢?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09:57:57    
  “烟台山”网友谈到的国内学科狭隘、隔行如隔山,学者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这里说几句:
  
  美国大学的学科分工更细,往往同行间也不知道彼此在做什么,某种程度上这是现代学术研究本身的客观现状。在我比较熟悉的人文学领域,情况略有不同。像比较文学系,虽然教授各有所长,相互间的工作语言都不一样,但学术的公共性,还是能由一些基本的方法论问题和理论性反思保证。也就是说,美国学者虽然“术有专攻”,但总体上讲对思想性、理论性问题还是有共同的关注的,事实上也承认理论的优先性--这是一些二、三流学者,在文本研究和思想的大视野上还不行,就想走“理论”的捷径的原因。这不是理论本身的问题,而是理论在人文学研究里的不言自明的地位引起的一些投机行为。
  
  这个问题还可以讲下去,先打住,看看过一会儿能不能回来。


作者:sunnychina 回复日期:2006-7-22 09:58:57    
  在中国,任何言论都是被过滤的,只是有些人主动过滤了自己的言论。

作者:寿星公 回复日期:2006-7-22 10:09:11    
  鼓掌!多谢迈老与旭东先生。
  
  不知旭东先生带研究生回国,所感到的中美差距在哪里?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10:10:54    
   烟台山还讲到“交叉学科”,这也是美国大学人文学研究的一个特点,比如我自己的研究,乍一看很难说是传统的文学研究(文学史、作家作品分析,等等),而是和批评理论、美学、政治哲学、电影研究、思想史研究、甚至法学理论交叉纠缠在一起。这本身就需要理论,需要方法论的反思、需要在抽象的层面上处理具体问题,同时把抽象的思维具体化到个别研究的案例上来。这本身是很有知性乐趣的事情,所以在这里做文科学问的同行没有人觉得自己就不是在搞“知识创新”。相反,由于人文学问题的浩繁、复杂、深刻、多变(同时又“一成不变”:What is it to be human, that is the question!),所以心里面未免有些瞧不起那些“砸数码”(number crunching)的社科和理工科同行,更不把“法”、“商”等“shallow discipline”(肤浅的学科)放在眼里。这倒同在国内80年代上学的时候有些相似。那时候我北大中文系文学专业一个班有十来个个省文科状元。90年代中期回国时见到以前的老师,说中文系文学专业招不满人,需要从没考上法、商科的考生中“调剂”过来,当时真是难以相信!

  
  问题越来越多,先放一放,来谈谈研究生层面:
  
  美国大学在博士生训练上的优势,实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不但中国大学生认账,欧、日大学同样也望尘莫及(在总体上说,个别领域、个别学者,好的哪里都有)。举个小例子,纽约大学比较文学系同德语系在同一层,本来,德语系教授有几个德国学者被吸引来不足为奇,但日子久了发现那里的博士生有相当部分是德国人。留心一看,法语系相当多的学生来自法国。原以为只有中国学生为了出国愿意来美国念“东亚系”,现在发现欧洲人也大举来美国念本国文化研究方面的博士学位。同一些学生和学者谈,理由很简单:在各个领域,主要的学术期刊、学术会议、出版社、乃至学科的走向、中心议题、等等,全在美国,所以即便为学术而学术,也要到美国来。这件事我总感到有些不祥,因为这也许会导致学术基因的单一化。但从侧面反映美国博士生训练的“全球霸权”。
  
  去年回北大谈合作办学,听研究生院负责人给我们介绍,说到本科教育时,把我们一行中的美国同行都听傻了,大眼瞪小眼:没见过这么牛的学校,可以把各省前二十名一窝端。但说到研究生教育,口气就不一样了:北大本科生硕士,要“流失”近30%的学生(主要去美国);硕士升博士,再流失30%的学生(主要还是去美国)。
  
  我前些年写过文章,反对北大改革机械搬用美国(如哈佛)制度,强调中国大学自身的历史、社会、文化和精神血脉,但中美高等教育在博士生训练领域的差异,确实是不能不正视的。


作者:烟台山 回复日期:2006-7-22 10:30:04    
   旭东先生,谢谢您的不吝赐教!也感谢迈老把您要请过来给大家指点。我想请教另一个问题:一个大学人文氛围如何,跟大学的管理者有相当大的关系。正因为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学术独立”,才有了后来北大的辉煌;正因为“大学者,非大楼也,乃大师也”的办学理念,才有了近代中国大学的腾飞。
  
   而现在,似乎中国的大学沾染了太多的官场习气,很多院士是先当了校长然后才成为院士,而且校长忙于繁琐的行政事务,很难有时间进行人文氛围的塑造。不知道您对中美大学的决策者及日常管理者的比较有何高论?原复旦校长杨福家先生到了英国诺丁汉大学以后,有的若干感慨,让国人感受颇深。
  
   在中国,大学校长跟太多的行政级别挂钩,跟太多的待遇挂钩,很难跟学术结合很紧密。譬如,省级重点大学,一个省教育厅的高校学工处长就能指挥的大学校长团团转,因为得得乌纱帽负责啊。而且,大学校长因为并非很专业而且繁琐事务太多,很难对于学校的长远目标做出有效规划。这些似乎都跟国外差别很大。不知道您对此有何看法??
   请多多赐教!谢谢


作者:杜若 回复日期:2006-7-22 10:30:46    
  关注,慢慢看。:)


作者:又被封的箫阳 回复日期:2006-7-22 10:32:02    
  长了这么多知识,不顶贴良心过不去啊!
  
  一直都觉得法律,工商管理什么的怎么看怎么不是文科,哈哈,今天我的模模糊糊的感觉终于被清晰化了。谢谢张教授!
  
  “相反,由于人文学问题的浩繁、复杂、深刻、多变(同时又“一成不变”:What is it to be human, that is the question!),所以心里面未免有些瞧不起那些“砸数码”(number crunching)的社科和理工科同行,更不把“法”、“商”等“shallow discipline”(肤浅的学科)放在眼里。这到同在国内80年代上学的时候有些相似。”
  
  这段话乐死我了。。。我原来住平房,隔壁是两对学法律的夫妻,其中一对就是北大法律系毕业的研究生,我当时对他们的感觉就和张教授的说法很接近很接近啊。:)但是他们的脑子绝对好使,打扑克赢多输少啊,哈哈。

作者:tuyo 回复日期:2006-7-22 10:40:59    
  你怎么看待社会工作这个专业呢?这个专业在美国、英国、香港等一些具有西方背景的地方十分地吃香,而在中国就不十分地热门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是由于文化背景原因还是由于它在中国刚开始发展呢?请务必问答我这个问题!谢谢!


作者:mpb 回复日期:2006-7-22 10:44:03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10:29:00 
    问题越来越多,先放一放,来谈谈研究生层面:....................在各个领域,主要的学术期刊、学术会议、出版社、乃至学科的走向、中心议题、等等,全在美国,所以即便为学术而学术,也要到美国来。这件事我总感到有些不祥,因为这也许会导致学术基因的单一化。但从侧面反映美国博士生训练的“全球霸权”。
  -----------------------------------------------------------
  再请问:美国的这种“学术霸权”是如何形成的.......?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10:45:26    
  差别一:在博士招生方面,美国主要研究型大学都是以全奖(免学费外加生活费)全球招生,全系教授讨论,一个一个定。我任教的比较文学系每年有200左右申请人;第一轮砍到20-30人,并不难;但在从这20-30个当中最后筛选出10-12名获奖者,有时候要开好几次会,反复看材料、比较,每次都很痛苦(难以割舍)。最有意思的是,发出全奖通知后,全教授总动员,给申请人写信打电话,“申诉”纽约大学的优势,劝(有时候是求)他们接受我们一年五万美元、一次五年的全奖。因为我们想要的,哈佛、哥伦比亚、芝加哥、伯克利、杜克、康奈尔都想要。最后还要在春季请申请人飞来纽约“实地考察”,好吃好喝招待者,还要坐在办公室陪聊。就这样,11个人里面才会来个6-7个。(其实我们每年也只有6-7个全奖名额,万一都来了,第二年就要压缩录取名额)。
  
  国内大学现在还不能参与全球竞争,但至少可以鼓励国内学生多报几所学校,扩大竞争范围,真正做到考生的“买方市场”,让学校使出回身解数,争取招到最优秀的学生。我不知道像北大、华师大这样顶尖中文系博士申请的录取比例,如果也能达到纽约大学比较文学系的3-5%的比例(东亚系在5-7%之间),相信是会有质量保证的。
  
  
  mpb问的美国大学全球霸权如何形成,说来话长,后面有时间再谈(简单说是国势所然,财大气粗;但美国大学经验本身值得借鉴,可以细谈)。下面回到研究生教育问题:
  
  差别二:
  
  工作市场的开放、信息的相对透明、竞争的相对平等、以及大学教职的吸引力,等等,使得美国大学博士生在完成基本课程和考试后,就进入备战状态,一切以“找工作”为准星。在这一点上,我支持工作市场的“充分市场化”,反对任何信息垄断、近亲繁殖、武大郎开店;也支持学生找工作的“功利”态度。但前提是大学、学术、教授的职位、学术标准和职业伦理,乃至报酬、社会地位、事业前景等等都足以justify这种充分市场化、功利化、职业化的准备和竞争。
  
  比如,为找工作,哪怕是一个边远地区小文理学院的动作,学生必须在研究上有所专攻;会教课;善于回答问题,同学生和同行交流;具有一定的教学经验(所以美国博士训练很看重上学期间的教学实习,有时让博士生单独开课,有时候比例把握不好,引起本科生和家长抱怨,说花钱让孩子上名校,可是一半的可都是博士生给上的,名师连个影子也没见着);等等。更重要的是,这种职业意识已经渗透在学生的研究领域,迫使学生在定选题、搜集材料、写论文章节草稿的时候,就要对本领域有一个全局性的了解,知道研究的前沿和热点。当然,这种professionalism也有很大的副作用,但只要整个学术共同体总的来讲在一个高水平上运行,这种职业主义功夫,一般还是有良性回报的。这是就一般大学师资而言,不是就出类拔萃的学术尖子而言。


作者:又被封的箫阳 回复日期:2006-7-22 10:53:50    
  作者:又被封的箫阳 回复日期:2006-7-22 10:46:28 
    张教授,很想知道在美国的大学有没有专门的外语系,如果有,课程设置一般是怎样的。
  
  
  这个问题您可以不答,或者我这样问呢?外语系的学生在美国算什么科?呵呵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11:23:14    
  时间不多了,第一次现场回答,在电脑上打字,发现说不了太多东西啊,诸位原谅。

  在谈“差异三”(掐头去尾,中间那一段的训练)之前,先简单回答几位网友的具体问题。
  
  外语类:
  在美国研究型大学外语类都算人文学科,因为都是“语言文学系”,重在文学或文化,不在语言。在一般私立大学里,专教语言的老师没有终身教职,不属于教授系列,只有教文学、文化、思想等主要学科的才在tenure-track faculty的序列。我80年代在国内读本科时,印象里北大西语系(后来英语系分出来了)、俄语系都是以文学为主的,但现在回国感觉到各处的“外语学院”好像都变成专门的外国语职业学院了。也许是我的错误印象,但国内外语教学和人文学研究,一直是若即若离,好像实用性太强。
  
  关于“美国霸权”的形成:
  
  就大学体制讲,美国大学有许多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别人没法模仿或学习(或在今天还无法摹仿的)的。但有些经验和做法,是可以借鉴的。我不认为市场和私有制意义上的“独立自主”是美国大学的成功法门或秘密,因为美国大学一流的私立大学,也有一流的公立大学;欧洲、日本主要的研究型大学都是国有的。我觉得学术标准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在每一个学科内,一个学者自己的,有公信力的学术共同体都能够有有形无形的标准,在这种标准下,鼓励学术上的平等磋商和良性竞争(学者在各自的学术世界里是不认什么平等原则,只认精英和特权原则的:我比你强就是比你强,不在一个层次上的不一起讨论--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反倒需要给与体制上的承认甚至奖励)。这个问题太复杂,简单说,大概跟踢足球也差不多。欧洲俱乐部的水平高,钱多、规则建制完整,人气旺,世界各地的球星就都去那里踢球,那里就变成了“霸权”的所在。在那里踢球的球员,由于在一个高层次上竞争,所以自然就不是别处低水平区域的一般球员所能比的。
   

作者:张超 回复日期:2006-7-22 11:28:11    
  张先生这句话说得很对。
  
  学术只承认精英,不同层次的人对话是起不到太大的结果的。


作者:张超 回复日期:2006-7-22 11:31:55    
  不过,这不是“霸权”。话说到这里,大家知道这个现象就是了。
  
  我们还是把政治霸权和文化“霸权”分开来好。即使是政治霸权,最讨厌的仍然是国内的霸权,即国内思想的大一统这种霸权,或者叫文化专制主义。


作者:wangtao911 回复日期:2006-7-22 11:34:01    
  这个访谈要慢慢读了。建议张教授,有什么话没讲完抽空再补写一些。


作者:烟台山 回复日期:2006-7-22 11:34:04    
   中国大学考博士很多是靠关系的,譬如东南大学报考北京大学的甘德怀,他的水平确实不怎么样,不录取他可以理解,但录取了其他两个根本没过线的人,由此可见一斑。
  
   您说的中文系报不满人,这也是很遗憾的。因为现在市场化以后,很多学生更多的从经济角度考虑,什么好找工作考什么。所以久而久之,中国人身上就少了人文之气,而更多的铜臭气和匠气。
  
   不知道长此以往,中国的人文学科将会如何发展。比较悲观的看,大陆的新儒家走入死胡同了,台湾自民进党上台以来也正在逐步抛弃新儒家,无奈啊


作者:伏灵 回复日期:2006-7-22 11:35:15    
  中国人学和美国人学有可比性吗,前者可能才刚刚起步。


作者:又被封的箫阳 回复日期:2006-7-22 11:35:22    
  外语类:
    在美国研究型大学外语类都算人文学科,因为都是“语言文学系”,重在文学或文化,不在语言。在一般私立大学里,专教语言的老师没有终身教职,不属于教授系列,只有教文学、文化、思想等主要学科的才在tenure-track faculty的序列。我80年代在国内读本科时,印象里北大西语系(后来英语系分出来了)、俄语系都是以文学为主的,但现在回国感觉到各处的“外语学院”好像都变成专门的外国语职业学院了。也许是我的错误印象,但国内外语教学和人文学研究,一直是若即若离,好像实用性太强。
  ------------------------------------------------------------
  
  谢谢,谢谢,万分感谢!您的印象一点都不错!但即使是在80年代,在中国外语系以文学为主也是很难很难的。。。以后再说。。
  
  再次感谢张教授!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11:35:32    
  差异三:
  
  时间到了,我感觉好像是考试完了还交不了卷的坏学生。只好闷头写下去。
  
  细读经典作品,小班讨论,多写读书报告,教授对学生的言传身教,又岂是帮助学生树立学术理想和学术信心(我的欧美学生在这方面不用操心,找上门来的都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倒是中国同学需要操心的多些),帮助学生在求学时代找到“自己的声音”,为工作市场做好一切准备,包括鼓励和资助学生外出开会或组织小型研讨会--所有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但也就是这些传统手段,构成美国大学博士生训练的基本因素。事实上,国内大学在小范围里实施这种教学法的地方,结果都不错(当然前提是老师选题和讲解的眼光和水准要过关)。华东师大中文系罗岗教授、倪文尖教授合开的一个硕士研讨班,就搞得有声有色,学生读书和写报告之细致缜密,绝不亚于美国研究生训练--优于大多数美国东亚系的训练。
  


作者:张迈 回复日期:2006-7-22 11:40:40    
  和任何现场采访一样,现场回答总是不够准确完整的,不能令人满意的。
  值得回答而没有回答的问题,请旭东回去理一理,当家庭作业拟专帖回应,不要辜负网友厚望。
  但应提醒的是,在关天发帖,天王老子都要有挨砸的思想准备。
  
  挨砸才能进步!

  
作者:mpb 回复日期:2006-7-22 11:41:33    
  学术上强不强不是个人所能认定的!应该是有一个构架!
  张教授能不能谈谈这个层次中的构架?


作者:张旭东 回复日期:2006-7-22 11:41:59    
  再次感谢各位网友周末起个大早在这里聚谈,有些问题我带回去考虑,有适当机会写文章或在网上发帖。

Rank: 2

发表于 2006-8-15 23:14:35 |显示全部楼层

RE: 纽约大学张旭东教授专访现场

Very good article!
Thanks for sharing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4-20 11:20:14 |显示全部楼层
:)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6-7 17:31:0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啦,很有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1-18 23:40 , Processed in 0.245177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