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566|回复: 13

丁学良 哈佛“传教士”的比较人生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08-4-27 18:36:16 |显示全部楼层
在从北京飞上海的路上看了这篇文章,挺有感触地。与大家分享,特别是有关沉沦,有关大学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作为经常和学生接触的人,有时候也是很唏嘘的。劲波注

“中国在脱贫这方面得到了最多的正面评价,因为30年前中国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几亿人从贫困线上拉出来,这自然会受到很高的评价。”
  为什么不是最好的?
  初春的北京城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细雨之中,春寒料峭。这样的天气对于生长在南方并长期奔波各地的丁学良来说并不少见,他身着一件红色T恤外罩翠绿色防雨外套便急匆匆地赶到了约定地点。
  我们看到的丁学良愤世嫉俗、精力充沛、走路用跑、语速极快,偶尔不忘自嘲的玩笑。平日里喜爱红酒、绿茶、古典音乐和经典电影,一拿起高脚杯就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让人恍惚忘记了他哈佛博士、大学教授的身份,只是每每谈起国家社稷、后生晚辈时,丁学良才显露出为学的焦灼恳切和为师的深厚期许。
  说来丁学良的半生故事也算传奇,自小在皖南宣州老家“断断续续、糊里糊涂”念了三年半小学和几年中学,其余时间都在各式运动中激昂了青春,直到1979年恢复高考,没有高中学历的丁学良,直接报考了研究生,并一举成功考入复旦,自此算是走上了治学之路。
  从皖南到上海,丁学良终于迈进了正规大学教育的门槛,却也因为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习,而歪打正着地善于用更独特的方式思考问题。此后的日子丁学良自言命中多贵人相助,对师长的感恩难以言表。1982年,在于光远等知名学者的帮助下,丁学良顺利进入中国社科院;1983年,他的硕士论文《马克思人的全面发展观之概览》在首届全国“中青年社会科学奖”的评选中荣获一等奖;随后,经恩师推荐赴美留学。到了美国,丁学良先进了匹兹堡大学,10个月后,他获得哈佛大学和福特基金会的双项奖学金,转入哈佛大学社会科学系。
  求学生涯加上爽朗的性格让丁学良朋友遍天下,在匹兹堡期间与王小波、李银河夫妇做邻居,在哈佛和马英九同学,更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信仰的同窗好友。对于这些同学,丁学良从不敢忘记充满友情的岁月,“我每次回国或者回到母校,都要给老同学打电话,一打就连着打好几个,可是我从来不敢与他们见面,我怕啊,我怕看见了现在的他们就抵去了印在心里、曾经年轻的样子,破坏了原来美好的回忆”。或许在他看来,老同学就是一面镜子,折射出的是岁月在自己身上的流逝,“还是不服老啊……”丁学良一直快速亢奋的语句说到这里只是叹一口气。
  丁学良曾在自己的文章中引用过法国社会学家杜尔凯姆说过的话,大意是,一个人上大学,特别是上好大学,他的收获并不仅来自那些名教授,还来自他的同学和校友们,而且后者至少不会少于前者。“如果你的身边有几个非常优秀的人,你就不会沉沦下去,这是我在哈佛大学的切身体会。”
  “像我这种年龄的人,改革开放30年刚起步时,进入大学系统并不少见,我和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些人中极少数能够出国。”哈佛带给丁学良的显然不只是学位证书这么简单,“我的成长经历让我非常想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这个想法来源于美国前总统卡特的一本传记《为什么不是最好的?》(Why not the best?)”。同样的清贫出身,让丁学良从这位称“最好的年华在退休之后”的老人身上找到了共鸣。
  书名的典故是讲卡特从海军学院毕业后,遇到了海军上将科·弗里将军,他洋洋得意地说起在海军学院毕业时的成绩:“在全校820名毕业生中,我名列58名。”他以为将军会夸奖他,谁知将军却责问道:“你为什么不是第一名?你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吗?”这句话使卡特十分惊诧,他答不上来。从此以后卡特牢牢记住了将军的话,并将其作为座右铭,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好每一件事情。如今,“Why not the best?”也成了激励丁学良前进的标语。
  一流大学的传教士
  对于穷苦出身的丁学良来说,读书改变命运正是他人生轨迹的真实写照,在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让更多的贫困少年因读书而改变个人和家乡的命运,这一信念在他心中越来越坚定。
  事实上丁学良最早被人们所熟知的一句名言就是源于对于学界的抨击。而早在2004年12月,他就出版了一本名为《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的书,并将自己定义为“在中国土地上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传教士”。二十多年来丁学良曾到过美国、欧洲、澳洲的多所大学访问或者任教,对国外大学的政策、制度、教学等有较为全面的考察。
  对于大学教育体制的种种弊端,丁学良从不吝惜逆耳忠言的警示和劝诫,“办大学同办企业有类似之处,但办大学比办企业更难,牵涉的问题更多。整体来说,中国政府对教育资金的拨款是远远不够的;但是,少数几所大学已经学会在中国的社会里找资源,而不只是向政府要钱了,比如工商界的捐款、海内外民间人士的赞助等等形式。对于这些大学、学院、系或者专业所面临的问题,根本原因不是缺钱,而是缺乏合理的制度”。
  每谈到这样的问题,丁学良最喜欢打的比方就是“中餐馆现象”:“ 中国人为什么不担忧中餐会被人家淘汰呢?因为没有人限制中餐馆的经营方式、菜品种类,他们可以自由发展,自主创新。同样,如果在其他领域也向中国的餐饮业学习,那么中国企业和大学也会像中餐一样名扬海外的。”
  多年的留学生活和对各种教育体制的深入研究让丁学良清楚地认识到,在西方大学体制中起到根基作用的,就是大学的自主性。就像在现代市场经济中,企业没有自主性就不能称其为现代企业、就不能持续发展一样,大学没有自主性就不可能成为现代型大学,就会缺乏生命力。“同样,筛选人才,是美国优秀大学的长处。他们的生源来自全球,面对如此多的人才,他们找到了比考试分数更多的方式来衡量哪一种青少年才是具备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人。”
  中国再崛起
  2007年11月,丁学良出版了一本书,书名为《中国经济再崛起》。尽管他本人多次强调书的原名《良治——中国再崛起的条件》中,“良治”才是全书的中心,但是一个“再”字显然更具有卖点。“对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国际上和国内的学术界和传媒界已有多种评价,最常用的说法就是‘中国的崛起’。但我认为,因为直到19世纪70年代为止,中国的经济总量都大于美国,是世界上第一经济大国,所以定义为中国经济的‘再崛起’要更加准确。”
  “饥饿”是丁学良童年时期最不美好的经历,很长一段时间都被相同的梦魇折磨,因此,当十年之后他看到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竟然吃惊到手足无措。“我1993年回到北京时,不会说话,不是因为语言的问题,而是对中国的变化不知该怎么应对,不知道该怎么跟人说话。”于是他出了大洋相,“一开始我很激动,跑到邮局去给美国的朋友寄明信片。我找到十年前的一个箱子,里面有很多旧邮票,我在信上贴了八分钱的邮票然后递给邮局人员,人家一看就问我:你干吗?我说:寄信,他说:你这是哪个年头的事?”
  祖国的发展让丁学良由衷感慨,“中国过去30年发展中,至少前20年的时间,把改变中国社会最贫困人口当作大事。30年前,中国社会80%以上的人口,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30年后的今天,中国社会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的人口可能已经降到20%~25%了”。
  长久以来,一个愈发真实瑰丽的强国梦萦绕在丁学良的心头,“我是有政治理想的呀”。但是他并没有被理想的粉色泡沫冲昏头脑,而是冷静地分析出各方发展的利弊优劣。他以唐朝做比较,认为中国在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不仅给人类提供了最多的物质产品,同时也为世界提供了行政体系、法律制度、科学、艺术、生活方式和语言等贡献。“中国当代,经济的再崛起,还远未达到历史上中华文明所达到的全球相对高度,不具有那个时代的整体文明投射力。”当越来越多的人陶醉于GDP飙涨和出口额的攀升时,丁学良却冷静地递上了一杯“冷水”。
  正如丁学良所说,尽管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的GDP年均增长速度为8.6%,是人类历史上惟一一个大经济实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经济增长速度保持了这样持续的增长。但是,在此过程中,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些深层薄弱环节也暴露出来,“目前中国的再崛起只是经济层面上的,而非全面意义”。
  制度化的意义
  丁学良围着世界跑了25年,其间往返于祖国和世界各地参加学术活动,做研究、教书,这样的经历让他站在了一个更加客观、严谨的角度关注着祖国的飞速发展。“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既有非常积极的评论,也有非常负面的评论;既有称赞经济成就的,也有评说滞后现象的。”
  “中国在脱贫这方面得到了最多的正面评价,因为30年前中国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几亿人从贫困线上拉出来,这自然会受到很高的评价。”然而涉及其他领域,甚至是经济发展的不同方面,评价的声音则变得褒贬不一。“比如国际社会非常关注的,中国的环境保护部是否能有效地执行它的职能。环境污染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必须把环境保护作为国家政策来实行,在环境问题上,不能将地方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因为中国是全中国人的家园,不是哪一个地方人的家园。”
  作为学者,“比较政治社会学”是丁学良主要研究的重点项目,他将其解释为研究政治制度、组织、行为和过程的社会基础和变化。“我们国内没有这样一个学科,所以人们不知道‘政治社会学’为何物,事实上这是面临转型的中国最需要的学科之一。因为它讲的就是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在这块土地上要有什么样的社会基础来支持。”
  旅居海外二十多年,丁学良却仍旧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他期盼着有朝一日能执教于祖国最好的大学,纵论天下兴亡之道。“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始终围绕一个基本的主题,即中国社会的转型。我们这代有幸在改革开放初期就进入大学学习的人,多数都有一样的想法,不管在世界的什么地方,都是怀着一颗中国心,头等关注的都是祖国。”
  文/本刊记者 顾雪 实习记者 刘聪 摄影/本刊记者 谢飞
  有人称他为“惊天雷”、“过江炮”,说他针砭时弊,切中要害;有人说他是符号化“英雄”,搅动学界,“只拆不建”。
  他和李敖一同被评为“中国十大敢说真话人物”,和郎咸平一起被批判质疑。
  但是这些花边新闻一般的评价和争议,都未曾影响他的快人快语。他就是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卡内基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丁学良。
  若非是2005年秋天,一句石破天惊的“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震动了经济学界,就算顶了如上诸多头衔,在中国内地,估计也少有人能说出丁学良本人的子丑寅卯来。
  丁学良出生于皖南农家,童年清贫,断断续续,念至初二。后得恩师举荐,赴美国留学,1992年以博士学位毕业于哈佛大学,为著名的社会学思想大师丹尼尔·贝尔的关门弟子。
  这段个人履历,不知是否出自丁学良自己之手,或许他是不在意这些的。如果要给他加一个色彩鲜明的标签,套用一个时下流行的词,大概就是“非主流”经济学家,而他真正的专业是“比较政治社会学”。
  虽然也批评在中国“搞经济研究的人什么都可以谈”,但这并不妨碍丁学良自己作为社会学者,指控经济学者“为某一利益集团说话”。这是生动的一课,代言利益和代言正义一样需要资格。
  事实上,早在2004年12月,丁学良就出版了一本名为《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的书,并将自己定义为“在中国土地上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传教士”。
  而当人们的视线还集中在两年多前“5个论”的余震中各抒己见的时候,丁学良更进一步,在2007年末尾,写下了26万字的《中国经济再崛起》,试图揭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命脉所在。
  如今的丁学良不改率直本性,研究教学之余,不忘著述立作,更奔波于各地,在各式大学讲坛上做公开演说,或言辞恳切、或痛心疾首、或激昂奋进。
  丁学良:出生于皖南农村。1984年赴美国留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为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卡内基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转型社会、比较发展、大学制度和全球化。
  正如丁学良所说,尽管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的GDP年均增长速度为8.6%,是人类历史上惟一一个大经济实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经济增长速度保持了这样持续的增长。但是,在此过程中,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些深层薄弱环节也暴露出来,“目前中国的再崛起只是经济层面上的,而非全面意义”。

[ 本帖最后由 Jinbo 于 2008-4-27 18:41 编辑 ]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27 19:55:25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你的身边有几个非常优秀的人,你就不会沉沦下去

貌似就这一句话是关于沉沦的……
没看出来哪里好,我高中就这么认为的,大学毕业就推翻了。因果关系其实是倒过来了。

关于自主性……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大学缺乏自主性体现在哪里?举个例子也好,比如不能自主招生还是指的其他什么?

说了半天制度问题也没说是什么制度问题,显然不仅仅是自主化这么简单的。看他欲说还休的样子真是替他着急啊,在国内要指出个问题真是累,含蓄成这样了居然还能被称为“惊天炮”……

笑死了,笑完以后也只能说,体制内,辛苦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28 00:37:29 |显示全部楼层
正如丁学良所说,尽管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的GDP年均增长速度为8.6%,是人类历史上惟一一个大经济实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经济增长速度保持了这样持续的增长。但是,在此过程中,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些深层薄弱环节也暴露出来,“目前中国的再崛起只是经济层面上的,而非全面意义”。
  
        这段怎么重复了?着重强调一下?
  
        “中餐馆现象“的比方还是挺有意思的,自主创新,自由发展,才能烧出与众不同的招牌菜来
www.raleigh.org.cn
www.warmfund.org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28 10:17:39 |显示全部楼层
“中餐馆现象“的比方还是挺有意思的,自主创新,自由发展,才能烧出与众不同的招牌菜来


哦?看懂了?那类比过来大学缺的是什么呢?对餐厅来说“自主创新,自由发展”意味着什么,对大学来说“自主创新,自由发展”又意味着什么呢?”

所谓的自主和自由是相对于强制和束缚来说的,现在的大学究竟在哪些方面受到约束无法自主呢?课程安排?教授评定?还是学生的筛选?或者是其他方面?

不把这些说出来,“自主创新,自由发展”也无非停留在口号的阶段而已。

Rank: 4

发表于 2008-4-28 21:42:34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提了点不同意见,希望没有煞风景。

“他以唐朝做比较,认为中国在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不仅给人类提供了最多的物质产品,同时也为世界提供了行政体系、法律制度、科学、艺术、生活方式和语言等贡献。”

唐朝真是这样吗?我很怀疑。有机会我愿意听听他的理由。很多人做盛唐的梦,我不以为然,因为那个时代边疆的战事很多,没有比打战更惨的事情。法律制度自秦以后便式微了,艺术和生活方式都不及南宋。
asis_stephen@163.com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28 21:50:00 |显示全部楼层
唐朝真是这样吗?我很怀疑。有机会我愿意听听他的理由。很多人做盛唐的梦,我不以为然,因为那个时代边疆的战事很多,没有比打战更惨的事情。法律制度自秦以后便式微了,艺术和生活方式都不及南宋。


打仗的话,秦,宋,唐哪个最多呢?

法律的话,秦,宋,唐哪个最完善呢?

艺术生活方式,秦,宋,唐哪个最好呢?

唐都不是最好的,加起来说不定就是最好的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29 00:18:19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arryhfeng 于 2008-4-28 10:17 发表


哦?看懂了?那类比过来大学缺的是什么呢?对餐厅来说“自主创新,自由发展”意味着什么,对大学来说“自主创新,自由发展”又意味着什么呢?”

所谓的自主和自由是相对于强制和束缚来说的,现在的大学究竟在 ...


怎么来界定看没看懂呢?我看完忽然就想到U2主唱在某年PENN大学毕业典礼上所说的一段话
“ 如果你想对这个时代有所贡献,那么就去背叛它吧。背叛这个时代就意味着揭露它的狂妄,他的弱点,它虚伪的到的信念。这就意味着揭示这个时代的秘密,直面更加严酷的事实。”

光喊口号当然不足取,但喊了口号后再行动(当然是真的行动了)可以鼓舞士气嘛

比如be crazy and be stupid
www.raleigh.org.cn
www.warmfund.org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29 09:09:58 |显示全部楼层
揭露它的狂妄,他的弱点,它虚伪的到的信念。这就意味着揭示这个时代的秘密,直面更加严酷的事实


这句话还不够清楚啊,远比“自主自由”之类的要具体明白的多了

丁学良要能说到这种地步我是没什么意见了

口号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停留在口号阶段”

=====================================

话说有段时间没看见你了

[ 本帖最后由 larryhfeng 于 2008-4-29 09:19 编辑 ]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30 00:21:0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的帖子

我这不是天天都在嘛。。。

     只是最近这两个多星期以来为了做体能强化训练适当调整作息时间。接下去的十一、二天内,攀完太白攀华山,接着就是泰宁大金湖越野挑战赛

     挑战并突破自己的极限,祝我好运吧
www.raleigh.org.cn
www.warmfund.org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4-30 00:47:23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ojazzh 于 2008-4-30 00:21 发表
我这不是天天都在嘛。。。

     只是最近这两个多星期以来为了做体能强化训练适当调整作息时间。接下去的十一、二天内,攀完太白攀华山,接着就是泰宁大金湖越野挑战赛

     挑战并突破自己的极限,祝我好运吧


确实祝你好运!
想当年我可是24小时干掉华山五个山峰,没有睡觉的!
回来以后,发现膝盖不能弯了。

想起大学时候看过丁博士的一本杂记,里面可谓是声泪俱下的描述了他在哈佛的非人生活,当然精神上他是很满足的。
当时他说,他回去要把这个留学生活记录下来,然后别人就说题目是否叫做《海外游子》
他说,不!应该是《谈何容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4-26 04:19 , Processed in 0.142938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