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14|回复: 13

惠如夏花般绚烂,瑾如秋叶之静美-新东方老师-by cs0109A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11:41:08 |显示全部楼层
惠如夏花般绚烂,瑾如秋叶之静美



采访时间:2009.02.02  8.30p.m.——9.30p.m
采访地点:新闸路新东方
采访人员:水水,璐璐,晓辰,贺贺超伟
采访人物惠瑾老师







      想必上过新东方的人,都能对新东方老师的魅力有所感触。我们今天采访的对象就是新东方老师——惠瑾。


【惠瑾简介】


       上海新东方学校口译教研组成员。中/高级口译翻译主讲教师。高级同声翻译。硕士毕业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并担任全职助教,教学风格与众不同,广受美国本科生好评。回国后毅然成为“东方人”。 Motto: Be good!


    那个影响她一生的英语讲座;
    那个奋进的新东方的课堂,还有它的“陋室”(简陋的寝室);
    那个魔鬼般的GRE,她考了2380分;
    个奇迹般通过的签证面试场面
    那个新的国家给她带来的新鲜、独立、欢乐和痛苦
    那个投了无数次给新东方简历的经过,坚持、坚持还是坚持;
    那个接到新东方面试的电话,激动的情形,到现在,她还是那么激动,或许,对她来说,实现梦想的日子,永远是那么的鲜活

   
       她的梦想是做新东方的老师,这个要追溯到她的大学年代,她和她的好友牛牛为了考GRE,报了北京的新东方,于是她们不远千里来到北京,迷糊的她,在那确找 到自己的梦想,就是当新东方的老师。可事实并非一帆风顺,投简历的她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偶然的机会,于是她去美国读书,在美国的经历让她再次让看清了自 己--三年的全职助教工作更让她心无旁骛地忠于老师这个职业。但唯有新东方的讲台独驻在她的心上,这两个在人生不同时期所萌发出的关键词,竟然有如此巧妙 的契合。因此硕士毕业后的她放弃了在美国工作或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在一片惋惜声中欣然回国,只为了实现她心中的"dream"。是坚持,老天会奖励 那些心态豁达质朴奋斗的人,给他们机会去触摸深藏在心底的"dream",如今的她,实现了她的梦想,她依然在努力,“我真是幸运,能干上自己喜欢的工作!" 她总是这么说。


     她告诉我们很多有趣的事,关于牛牛;关于她和牛牛在电梯里吓人;关于她的赴美签证面试;关于她美国的室友;关于汪亮的食量。
     她告诉我们很多励志的事,关于她的GRE,关于她去美国读书的波折,关于她对于新东方的梦想和等待。
     她告诉我们很多难过的事,关于她大学的那场病,关于她的自卑。




采访纪录】
       与新东方总部通了几次电话,几个回合下来得到了惠瑾的联系方式。发短信给她的时候,她正在上课,在将近一个多小时后得到她的回复,几条短信来回把今天的事定了。

19:00 我们小组在新闸路地铁口碰面,一起吃了顿晚饭,并商讨细节问题。
20:25 整顿好杀向新东方。
20:30 惠瑾的班级下课,几个学生围着惠瑾问问题。等学生都散了,我们走进教室,此时惠瑾还在整理自己的教案。没等我们介绍,惠瑾主动向我们打招呼。换到教师休息室后,采访正式开始。



Q:每天都要工作到这么晚(八点半)?平时工作也这么忙吗?
A:寒暑假几乎每天这么晚下课。平时周六周日也要到八点半,周一至周五比较正常。
除了上课,日常工作还会编编书。

Q:你是新东方全职老师吗?
A:是的。06年进来,07年开始全职。

Q:之前有做过其他的工作吗?
A:做过,但不多。大学刚毕业时做过程序员,但做得不好;于是去做笔译员。
   之后出去读书。读书回来后做了一小段时间的口译和笔译员。是新东方安排工作的译员,不能在外私自接活。

Q:之前的工作和新东方的工作给你的感受有什么不同吗?你喜欢在新东方的工作吗?
A:我挺喜欢的。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吧。
   我觉得我没有什么野心吧,我挺怕做公司的工作——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工作。
   我是那种——做一种工作就做一辈子——的人。我喜欢重复性的工作,比较怕创新的工作。不是完全的那种重复,教的内容可以变;但是只要一直做教书这份工作,就可以了。很复杂的工作我会头疼。

Q:那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在新东方工作呢?
A:在读大学时,也曾是新东方的学生。在上课中感觉新东方的老师都很幽默,被吸引了。并且新东方的老师和学生关系都不错,不像其他地方,关系会比较淡漠一些。我很向往这样的师生关系。觉得就新东方能满足这一点。

Q:那你是为了成为一个幽默的老师而加入新东方的吗?
A:也不完全是,只是我想成为这样的人中的一员。
   但我在新东方并不是一个很幽默的老师。我上课比较实打实。虽然底线是在十节课中讲完五十篇八篇真题,但我通常是讲完五十篇全部的真题。我上课基本是不下课的。并且我上课经常会拖堂。上课除了一两个小段子,其他的可将可不讲的幽默我都不讲了。把时间都用来讲题。当学生对真题熟悉了,考试时才会更得心应手。因此所有的题我全都讲。
但可能普遍反应比较枯燥。(笑)
上课学生可能累一些,但通过率会更高。

Q:当时上你的课的时候还是觉得你很幽默的,还是很能吸引人的。
A:可能讲题的时候会以调侃的方式讲出来,但不太会额外讲其他比较好笑好玩的事了。

Q:新东方上的是什么课?
A:99年的时候,GRE。

Q:为什么要上GRE?为什么想出国呢?
A:也没多考虑,只觉得可以拿全奖,可以去美国学习,挺好的。虽然心里懵懵懂懂。

Q:你的梦想是来新东方当老师,为什么出国呢?
A:当时新东方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收女老师的。当时的水平也的确还不够进入新东方。

Q:去了美国,那边的生活如何?会和想象中有差距吗?
A:也没怎么想象,失落也小一点。
   我的生活比较单调,参加学生活动也不多。

Q:你是想在新东方当老师,为何出国后学的是数学专业呢?
A:我本科专业是理工科的,没有基础的话不能读别专业的研究生。但我根本不在乎我读的是什么专业,我以为自己挺喜欢数学的。

Q:那回国后来到新东方,是在锲而不舍地追求当老师的梦想吗?
A:其实是我发现数学做不下去了,并且我又挺喜欢教书的。
   如果让我当数学老师也可以,如叫SAT中的数学。

Q:那为什么喜欢当老师呢?
A: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就是“老师”这一职位让我感觉很想做做看。也收到家里很多做老师的亲戚的影响。

Q:还记得第一节课那是的情形吗?
A:第一班是高口班。就上吧。还行吧。就那样了。

Q:第一次在许多人面前上课会紧张吗?
A:倒不紧张。只是我没经验,没怎么备课,后来一天到晚在备课。别人在吃饭的时候我也在备课。我总是比我自己预计的速度要快,把下一节课的内容都讲了。只能再备再下一节的课。经过几次之后才知道自己的速度究竟是多少了。

Q:我也有新东方情节。上过新东方很多课,崇拜新东方的老师。
A:和我一样。

Q:我们很想知道老师当初是怎么进新东方的?新东方筛选老师的标准很高吧?
A:要求是蛮高的。和我一起面试过的人有几百个。筛选很严格——人事部一天要收几百份简历,但一年下来招的老师连十个都不到。非常严苛。能进面试的人已经非常不错了。
而面试一百个也未必招一个。并且面试有很多轮,到最后还有试讲以及学生评分这一关。

Q:你当时具体的经历是怎样的?
A:也是这样一轮轮面试下来。面试官会在其中提很多细节方面的意见,然后改进。

Q:每一轮的面试实际都是讲课吗?
A:是的。考察的就是上课的能力。考察各方面综合的能力,不能某一方面特别差。

Q:为何会进翻译组呢?
A:可能翻译组比较缺人。然后也因为缺人,直接派我去上高口了。

Q:当时你觉得你身上哪一点打动了面试官,从而使你进了新东方?
A:我是比较怕和陌生人讲话的人,没有敢问过面试官这个问题。当时的心理只是:我就等着他们宣判,如果把我淘汰了我就回去了。但他们一直让我回去改进。我也就一直坚持下来了,就这样到了最后。

Q:刚刚提到说你怕跟陌生人说话。但是讲台上的你是那么自信。
A:装的(笑)。其实性格比较内向。我现在的健谈是因为我还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跟学生谈话。其实我更愿意做一个倾听的人,喜欢默默地听。听别人说话,我觉得能学到很多东西。

Q:如果你当初没进新东方,你会有什么打算?
A:做译员和老师,我都很乐意。

Q:是特别喜欢做老师?老师这个职业有哪些方面特别吸引你?
A:我能和学生处好,打好交道,很喜欢那种单纯的感觉。我不是很喜欢公司里的那种感觉。要努力往上爬,我搞不定,也不喜欢。比较喜欢单纯的感觉。

Q:那你今后的打算是怎样的?会一直在新东方吗?
A:我就打算一直在新东方做。实在新东方不要老年人的话(笑),我就去外面当当老师,大学,中学。近几年没有想过要走。

Q:老师你考虑过做新东方行政这一层吗?
A:比起行政,我更愿意教书。我行政不行,没有行政的经验,哪能行政。

Q:你认为你生命中有么有比较重要的事件对你影响比较大?比如性格,或者对老师这个职业的追求方面。
A:没有什么。我其实以前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也没有细想。觉得一步一步走过来是挺正常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Q:教师每天对着学生,其实是蛮开心的。很少再有勾心斗角。
A:对。每天到处上课,也见不到其他同事之类。于是只要把本职工作做好就好了。特别单纯。

Q:你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单调吗?社交面不是太宽。
A:我比较享受这样的生活,我挺怕热闹的。我都没去过酒吧。参加的party也不是那种狂欢型的,而是拿着杯子在那儿聊天的。

Q:平时喜欢看些什么书和杂志?
A:特别喜欢看书买书,五角场的书城。还经常会碰到学生。
   我很喜欢历史书,小说。一般也很少主动去拿本英文小说来看。没必要逼得那么紧。中文书看得更轻松,更懂。

Q:除了忙碌的周末和寒暑假,平时周一到周五工作的空闲时间是怎么利用?
A:学校也还有一些其他事。比如最近我需要出中口高口的模拟模考题。要做春季的教学计划ppt 。要培训新教师……这些事情压下来也没有什么空闲时间了。

Q:那会不会觉得时间安排比较紧凑,然后感觉很累?
A:有一点累,但也不是很累。完全能够忍受。

Q:那你有没有抱怨过?作为一个女生,高节奏的生活……
A:那这种生活也是我选择的。我当然可以请求学校给我少排班,但学校一共这些老师。我不做的话别人要多负担很多。

Q:这么一路走过来,GRE的高分、全奖出国、进新东方……有没有什么动力能够使你奋斗到这一步?
A:他们没有淘汰我,我就只能继续,我不能自己放弃吧。我就等着哪天淘汰了,我就走。如果没有淘汰,那就继续努力。
      其实我做事有时会一直拖到最后一天。比如备课还有几篇真题没背,有一个礼拜的时间我都不背,就是等到最后一个晚上了,我通宵背。
Q:老师你跟我们很像诶……我们也会这样。拖事情,到最后,很后悔;可是下一次还是……
A:所以我已经不后悔了。(笑)就这个样子了。

Q:老师你对目前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是吗?
A:我挺开心的。我是很容易知足的人。我做什么工作都觉得挺开心的。只要别人不开除我,一般来说我不太会主动离开。

Q:做老师的过程中会不会有特别失落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这个和理想中的太不一样了。?
A:我对理想的预期比较低。所以我觉得,比较容易实现,不太容易失望。

Q:老师你在成长过程中有没有故事跟我们分享?
A:我成长得挺顺利的。小学,中学,大学,没有设么特别大的事。爸妈不太管我。我也很独立。所有的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比如说,我要选理科,我要去美国读研,我要领证结婚,都只是告诉了父母一下。

Q:你觉得美国的经历给你带来了些什么?
A:帮我树立了一些人生观吧。

Q:老师你有没有考虑在大学里做教师呢?
A:大学老师没有新东方的老师有魅力,和学生关系也蛮淡的,讲课听得也不一定认真。而新东方的课还是十分用心的。




BY 璐璐



【采访的个人感受】


水水

       今天去采访之前,我们定了先进行了讨论,把采访的主线和一些问题都确定了。之后去新东方,等待刚上完课的惠瑾。惠瑾给我的第一感觉很有亲和力,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开玩笑,马上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谈话就从她每天十小时的工作开始了,我们聊到了她为什么选择新东方、在美国的生活、当老师的梦想等等。
       其实整个采访谈的内容和我们之前预想的有些差距的,我之前一直认为她能够经历这样一段坎坷的岁月,一定有一个类似信念的东西能够让她坚持并继续前行,比如为了能够当新东方的老师而一直追梦,考GRE、出国……但聊过之后才发现,原来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淡然,有一种顺水推舟、随性的感觉。
这应该就是一种“低调的华丽”吧,她反复强调自己的生活很简单,自己的经历和普通人差不多,做出每一个决定也不需要下很大的决心,都是顺其自然地一步步来。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本质吧,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的她,回首看自己的过去,一切都变得比较淡然,所以娓娓道来的话语,整体流露出的是一种追求“简单”的生活态度。我认为这对我们现代社会急功近利的想法是很好的反思。
       这就让我想到了,对待她的这份经历,我们所关注的是比较具体的内容,比如是什么支撑着她追逐自己的梦想,她怎么成为一个“牛牛”,但是在她看来,这些应该早已化成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和她的生活都融入到了一起,这应该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了。同样,在美国的这段生活对她的价值观也有不小的影响,不是为了某个具体的目的而去完成自己的任务,而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追梦。
       惠瑾的这段话给我呈现的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的状态,这种生活很充实、但又简单,可能在自己的人生中并不需要给自己订立很远大宏伟的目标,似乎每做一件事情都是要为了实现梦想而努力,显得太功利了些。生活的本质回归到原来就是过好自己的每一天,过“简单”而有充实的生活。




璐璐

       惠瑾老师给我们一种意外的收获。我们期待看到的是一个大牛如何拼搏、奋斗、克服重重困难的经历。但是,惠瑾老师呈现给我们的是随性和知足。我记得她的回答里有好几次说到“等着给自己宣判”,其实这份随遇而安,是建立在“I do my best”的基础上的。既然自己已然尽力,那么God do the rest,成事在天,只有等待。也许和主流倡导的积极争取的态度有那么点点不一样的地方,但却很真实很坦然,有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达观。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其实这份淡然里面我更看到: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做自己想做的事,尽量开心,就是一种很不错的生活。



晓辰

       之前大叔的强烈推荐,令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从网上的各种渠道了解了惠瑾戏剧性的经历。对于今天的采访满怀期待。
       初见惠瑾,就是一邻家姐姐的形象。坐在旁边侃侃而谈,平淡的语调,一点显不出曾经的坎坷。也许那些经历在她现在来看,都已经淡然了。对于教学的热爱,让她现在深深的爱上了新东方的工作。工作中的困难,在她的嘴里都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因为热爱所以不会觉得累,这一切都是自己选的。
       通过和惠瑾的聊天,让我了解了另一种生活方式,每天都做真实的自己,脱掉那些用作掩饰的面具。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才是快乐的。


超伟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整个采访过程的话,我会用“真实”。
       就像贺贺说的,惠瑾自曝的生活状态和我们大多数人很像。非要在截止时间前的一段时间把任务完成,怕麻烦。喜欢看书,经常逛书城,她随意的讲到,有时会遇到学生,手上又正好是一本特傻的书,就会解释,随便翻翻而已。
       原来设想的追梦者让我们所看到的是对生活的淡然处之。过去的跌宕起伏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没有必要刻意去突出,更不需要在课堂上把自己的故事翻来倒去的重复。
       最近接触到很多这样的故事,在一个外资企业工作很多年,也有很好的职业发展,但却发出疑问,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继续做下去。有人选择辞退,换了一份更适合自己的工作。而惠瑾展现给我们的是一种对于生活的坚定。按她的话说,其实这种坚定很简单,她只是喜欢做老师,就算新东方哪年垮了,她也可选择在其他地方教书。因为喜欢,因为快乐,就像她自己说的,“我真是幸运,能干上自己喜欢的工作!"



[ 本帖最后由 treven 于 2009-2-6 20:12 编辑 ]
VIVA LA VIDA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11:45:45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和惠瑾有关的】


(转载)惠瑾: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来源:新东方 作者:赵娴]



  通了一次电话,约定在国定路教学点的教师休息室会面;听过一堂课,三伏天的六百人大教室座无虚席;共进过一次午餐,饮食简单却有舒适话语为伴。
  与她之间所有的事都只经历了一次,但我却常常记起她——站在讲台上被无数学子注视过的惠瑾。是的,那是一种无可名状的吸引,但又岂止是吸引?只要你了解过她,就再无法忘记。于是,当和她亲近地并肩而坐,这共度的光阴,丝毫不像是在采访,只感觉是忙碌生活里邂逅了一个不得不爱的知己。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只需一眼,就将她灿烂的笑容尽收心底;些许寒暄,她会质朴真切地关切你。当我的视线和她的视线相遇,心中那积存多年的对老师的敬畏感却忽然变得模糊起来。然后原本公式化的访谈都在她恬淡而不张扬的言语里溶化成温柔的细枝末节。我想,没有人能够抵挡住她微笑时轻垂的眼帘。开门见山地问她为何会选择新东方——“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喜欢吧。”是的,那是一种叫做“喜欢”的情感。我相信只有真正心性单纯的人才能这么坦然地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

  没有鸿鹄远志的推动,也不是得失计算的结局,惠瑾说自己是一个靠感觉去做事的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迷糊”。“迷糊”有时是一个褒义词,对惠瑾来说,这大概也象征着一种无处不在的机缘。

  多年前那个永恒的夏天,新东方悄无声息地融入了她的生命,再也不曾离开。诚然,新东方曾叩开过无数年轻的心灵,但最终又有多少人能够心无杂念不离不弃?正是这难能可贵的专一和无可替代的率真铺垫了她人生的轨迹。惠瑾的学生,都会记得那句“I have a dream。”我常常觉得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将重音放在“Ihave”之上的。“dream”是神圣的,要放在心底最温柔的地方,在没能实现之前只能默默挂念;而“I have”则是一种坚持,老天会奖励那些心态豁达质朴奋斗的人,给他们机会去触摸深藏在心底的“dream”,也许过程中会经历诱惑,迷茫和寒意,然而惠瑾的心始终忠于自己,直至某时某刻,她一抬头,惊喜地发现那个最温柔的地方就从容地呈在眼前,她笑了,因为她从不曾改变。

  在美国的经历让她再次让看清了自己——三年的全职助教工作更让她心无旁骛地忠于老师这个职业。但唯有新东方的讲台独驻在她的心上,这两个在人生不同时期所萌发出的关键词,竟然有如此巧妙的契合。因此硕士毕业后的她放弃了在美国工作或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在一片惋惜声中欣然回国,只为了实现她心中的“dream”。进入新东方,惠瑾笑称是“命中注定”,真是命运?或者我们换个角度,这一切又何尝不是缘分?而她只是含笑不语。

  的确,生活的玄妙就在于它无处不在的峰回路转。我们总在长久的等待中逐渐磨折了尝试的勇气,在转机到来时,早失去了关注的兴致,只换来一声曾经沧海的叹息。然而惠瑾不选择叹息,她实实在在地守候幸福,这本身大概就是一种天意。



她,太感性了



  惠瑾说话的时候没有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和震撼激烈的手势表情,只有家常话般的轻松和沁人心脾的惬意,因为她只是述说,而非侃侃而谈,她常常只三言两语就把曾经的精彩给抚平。溢美之词在某种程度上对于过分优秀的人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因为他们在无形中会有一种扩张的力量,横溢的才华或是隐约的自爱像是被打翻的液体快速渗透在周围人的心里,而他们在渗透之前就已经感知到某种反应了。但惠瑾也许不属于这个人群,她对于任何美誉都保持着平和,也不具备扩张和预知的能力,她对过分的赞赏无力“承受”,并且展现出一种被误解时的顽皮。



  “他们都说你是‘淑女’”


  “啊,我不是。”


  “他们是在夸奖你。”


  “但我好像真的不是。”



  惠瑾的学生,年轻人居多,但岁数偏大的也不在少数,年龄不是问题,因为有一点是共通的:他们在结课后都依然希望能和她保持联系,他们说她“细致,真诚,柔和”。她曾经在一个情人节傍晚的课堂上清唱过《寂寞的季节》,当唱到“风吹落最后一片叶”的时候全班都红了眼圈,没有人知道她是否拥有过同样的落寞;但这已不再重要,因为他们能感受到她发自内心地欢笑和动情。

  我想老师之所以受人敬畏,是因为他们往往拥有难以估量的影响力。“还记得第一个大班,正巧有一些资料孩子们想复印,但让大家举手统计复印人数时却只有一个小男生耿直地举起手来,当时我挺感动,就选他做班长并让他去负责,以后收发资料之类的活儿也都交给他做,后来我才知道,新东方根本就没有选班长这回事儿。”惠瑾当时这看似天真的举动却在无意之间扭转了那个学生的人生。“他异常认真地履行班长的职责,原来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被老师重视过,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差等生’,他没有想到会在新东方邂逅班长一职。于是,后来无论听课还是做事都非常努力,从而竟挖掘出他肯学的秉性和组织的天赋,现在他已经靠自己的努力去新加坡了。”的确,优秀的女性引领我们飞翔,善良的老师推动我们完善自身。

  “我真是幸运,能干上自己喜欢的工作!”她总是这么说。在暑假期间常常会连续好些天上四节课,从早上八点半站到晚上九点十分,再加上来回赶路和中途赶场,疲倦于她不言而喻。然而一上讲台,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问她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中保持热情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就是'喜欢',喜欢新东方,喜欢做老师。”是的,又是这个词。对于惠瑾来说,喜欢就是腼腆的爱。寒暑期很充实,仿佛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满满的课表她反而乐在其中。我突然觉得那些所谓“贤淑、精致”的评价是个误会,惠瑾对于课堂的爱恰恰源于一种“粗线条思维”,源于心中最初的那份感动,没有任何权衡,透明而清澈。

  个性的随意洒脱,让惠瑾的表述常常天马行空,她说自己之所以最终没能在理工科这条路上走下去,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她习惯在深夜的时候书写自己的博客,那是文字最能舒畅地顺应自己感受的时候。有时,看她的博客,甚至比直接和她对话更能了解她。“我手写我心”,如果一段文字能忠于事实,抒发内心的印记,那么书写文字的人应该是率性地生活着,相信惠瑾做得到,然而我又觉得博客其实还远远不够,因为她的内心往往要比文字丰富得多。



尾声:有缺口的袍


  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和惠瑾交谈,会感觉有一种“矛盾美”,往往不能给她的一切下一个简单的定义。

  她的性格洒脱开朗,闲时的爱好却是躲避喧嚣安静地看书。完美的袍其实最终也会归于“散落”或者“皱褶”,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缺口。而那些微笑向前的人,在生活的同时,也会坦然面对袍上的缺口。未来本无可预期,但她清澈的双眼透露出荣辱与共。我始终觉得优秀是可以被仰视的。优秀的人,占据了我们生命中很大一部分的期待。然而优秀也是可以回归平凡的,每当你途经一条华丽的甬道之后,再次走上回家的小路,你没有失意,只是感激,绚丽的风景是上苍的眷顾,而一步一个脚印才是真正的旋律。






【惠瑾自己的描述】




每天两碗面 (from jin's  blog:http://blog.hjenglish.com/huijin/category/28191.html?Show=All)           




       我多半属于对生活要求不高的人,不认识几个名牌,也不懂什么时尚,对自己的审美观持半怀疑的态度。若喜欢某件衣服就天天穿(如果是夏天就晚上用手搓了白天接着穿)——通常这件衣服的品味还有待商榷,但绝对大方舒适。不太逛街,对口号是“没事就溜达”的window shopping敬而远之。对“限时抢购”的狂热族们抱拳敬重却绝不加入。今年冬天我基本上靠一件灰色小棉袄混了下来。2月1日寒假班第一天开班,我就发现了学生当中有撞此衫者,第二天的另一个班里又有,第5天的一个班里还有——这一方面说明我的欣赏水平停留在了学生阶段,另一方面我也不得不彻底妥协——坚持二十几天上课都把此外套置于各教师休息室里以免自取其辱。像我这样男孩子的性格,能坚持十小时的课中都穿戴整齐就可以表扬自己了。还记得在寒假武定路中口班上的女生跑到休息室为我戴上条丝巾,虽然与身上中性的打扮极为不搭,我还是坚持戴着这丝巾上完了整节课(是头一次戴,据说在中途无意识地扯了很多次,快下课时已成了一个围嘴形状)。


       在吃方面就更无所谓了,我是A型血,所以喜欢清淡饮食(A型血人的祖先是农耕族——偏好谷物菜蔬,B型血人的祖先是游牧族——习惯乳制食品,O型血人的祖先是狩猎族——绝对肉食主义)。所以我独自在家时只要每天有两碗面条就满足了(当然还是有浇头的,否则体现不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人物质上的需求是多么简单啊,特别是当你过了生长发育期以后!当然美食总还是好的——毕竟我是个热爱生活的俗人。但当有聚餐的时候,我通常只关注和谁吃而不是吃什么,这从侧面说明了我是个很感性的人,也进一步印证了我告别数学专业的必然性。


       扯远了扯远了,再说了,能看到我这些文字的同志基本都是八十后甚至九十初,还幸福地处在一天饿到晚永远没饱过的人生阶段,那你们放开享受吧,青春是多么美好啊!








BY Z.E.R.O.  &晓辰,贺贺


[ 本帖最后由 treven 于 2009-2-3 11:52 编辑 ]
VIVA LA VIDA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12:03:38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表扬璐璐在前一天晚上陪夜的基础上依然连夜把采访稿整理出来,面对那么枯燥乏味的工作,仍旧一丝不苟
表扬大叔做最后的整理,排版发帖,将大家的想法组织起来
表扬史维,在有实习的情况下,依然为我们提供宝贵的意见,参加参访活动
表扬贺贺,放弃同学聚会的后续活动,来参加我们的采访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12:05:4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的帖子

表扬晓辰 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扬
VIVA LA VIDA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19:24:16 |显示全部楼层
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出笔者对于惠瑾老师老师的敬佩和喜欢呢!
看完访问,我突然惊讶的发现,原来一位性格有点儿内向,不太善于交际的,本来专业是理科的人也能够成为新东方最棒的口译老师之一,真的很感动!
我也是执着地想要做老师的人,至少在过去20年的人生中,所有的重大决定都由我做主,这一点,与这位惠瑾老颇有相似之处呢!
非常遗憾错过了你们小组的采访,本来确实想要一起来参与的,不过家里住的实在太远了!真的很想见一见这位在照片上那么娇小可爱,语言中又透着俏皮和恬淡的老师阿!
有机会一定要为我引荐阿!!~~
最后说一句,赞!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21:30:44 |显示全部楼层
曾听过惠瑾的 口译讲座,很为她的个人魅力折服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21:31:1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始终觉得优秀是可以被仰视的。优秀的人,占据了我们生命中很大一部分的期待。然而优秀也是可以回归平凡的,每当你途经一条华丽的甬道之后,再次走上回家的小路,你没有失意,只是感激,绚丽的风景是上苍的眷顾,而一步一个脚印才是真正的旋律。”刚刚认认真真的看了这篇文章,才发现,原来我昨天的这些感受都在这点滴中被完美的表达了出来……好吧……质疑一下自己的文字功底
也许真的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才是生活的本质~~~~~

Rank: 4

发表于 2009-2-3 21:47:0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伙伴们,辛苦了,看了你们的叙述,感觉亲临现场了。
也许不是往前冲才是唯一的选择,随意、自在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状态。选择自己喜欢的、适合的最重要吧!:)
I do my best,God do the rest:D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3 22:18:2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读完这篇采访,仿佛也感受到了惠瑾老师的淡定从容,如沐春风般的温柔:) 从你们的字里行间能感受到她的人生态度对你们的影响,特别是最后一段的采访感言每个人都写得非常深刻有感悟,被滋润过的心灵,这是最大的收获!

Rank: 4

发表于 2009-2-4 13:04:25 |显示全部楼层
惠瑾的这段话给我呈现的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的状态,这种生活很充实、但又简单,可能在自己的人生中并不需要给自己订立很远大宏伟的目标,似乎每做一件事情都是要为了实现梦想而努力,显得太功利了些。生活的本质回归到原来就是过好自己的每一天,过“简单”而有充实的生活


今天又读了一次你们的采访稿,和大家之后的感悟,的确,我也有与大家一样的想法,好像她的梦,就是在简单的生活中,自然而然就实现了,正如水水所说的那样。

但是,在我们进行的采访中,我们的英雄说,他都会为自己设定一个五年的计划,而后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努力,所以突然又有点迷惑了~再者,我觉得为自己设定一个目标,为了梦想而努力,不会显得太功利阿,生活不就是因为这样才有价值吗?

或许,我应该这样概括,“在战略上重视,在战术上藐视”,不知这样的理解,又是否正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9-21 05:13 , Processed in 0.066544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