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617|回复: 25

文科生读理工科研究生的痛苦之路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11:47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个作品大赛的主题,我很是感慨。曾经的我是个孤傲自信的人,倔强的我偏偏喜欢做那些别人认为都不可能的事情,天真的以为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别人眼里的牛人。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弱小女子为何有如此大的野心,喜欢别人对我的崇拜和敬仰。也许是我虚荣心太强,也许是我的妈妈对我要求太严格,也许因为我是“穷养”大的,我似乎具有男孩子的性格和强烈的成功欲望。本来我已经不想再提这一件似乎可以让很多人对我崇拜,曾经觉得自己从别人眼里的不可能,到可能的事情了,因为现在的我过的很不好,虽然是成功的做成了以前很想做的事情,但是我却走错了路。我一直觉得我还年轻,走错了路,还可以改。但是近来求职的屡屡挫折,让我真的感觉到自己难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也无法挽回了吗?我虽然想努力的忘记过去,我很想证明自己是一张白纸,只要你给我机会,我就会去努力。但是面试的HR却总是根据你的过去来判断你是否适合现在的职位,专业不对口,没有学生会工作经验,非名校,没有技术等等理由将我拒之门外,我内心的骄傲已经从高考后逐渐逐渐缩小,虽然曾经在考研成功后逐渐变大,但是似乎又被我的研究生导师撕的粉碎。我的内心现在有种前所谓有的恐惧,我觉得我的人生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失去了方向。也许别人会说你才25岁,将来还有很多挫折打击呢,这点算什么,但是我觉得无论挫折打击多么大,我都不怕,就像唐僧西去取经,路途遥经过很多妖魔鬼怪和长途跋涉我无所谓,因为只要努力,打死一个妖怪就少一个妖怪,我最终总能到达终点,而且每打死一个妖怪都能给我信心和力量。我害怕的是我不知道去哪取经,我不认识东南西北。


我的故事,我曾经在十年板块里“那些人,那些事”里果果帮我贴过,但是后来希望能够给自己打气忘记过去的我将帖子都删了,换成了一些给自己打气的话语。庆幸的是我没有将大部分内容都保存了下来,看到了大赛一等奖的奖品我很心仪,我是个喜欢旅游,到处奔跑的女孩子,但是由于自己现在还没有工作,所以虽然很想为庆祝自己顺利出狱而出去散散心,但是实在不忍心拿着自己工薪阶层的父母的血汗钱出去旅游,曾经让他们骄傲的女儿如今给他们丢尽了脸,我能想象的出他们幼小的心灵所受到的伤害,我也亲自体验了让别人失望的痛苦。虽然父亲总是安慰我说:“没关系,现在毕业没有工作的一大把”。妈妈却严格的说:“我现在都没脸出门,别人一见面都问你毕业了在哪工作,我只能说你在家待业。”我很想逃,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我知道我让大家失望,我给他们丢人。但是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我现在还没有工作,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看看论坛上那些考生的抱怨:全市招100个小学老师,居然有2万多人报考,很多师范生都很郁闷的说自己辛辛苦苦浪费了父母大把的血汗钱读了个师范本科毕业,如今想做个小学老师都没资格,只能做一个月几百元工资,没有任何保证的临时代课老师。我很是心酸,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能做的只是改变我自己,因为你改变不了客观现实。然而我这样一个倔强固执的人似乎很难为现实而改变自己,不过人的求生本能似乎可以让一个人做出任何事情,我真希望我现在的父母把我踢出家门,让我在街上流浪乞讨,似乎我就愿意改变我自己了。


好了,不知不觉说了那么多废话,下面我就把我的那些故事分段处理后粘贴上来,希望大家多多投票啊!

[ 本帖最后由 aoroura 于 2009-7-9 18:12 编辑 ]
单选投票, 共有 11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90.91% (10)
9.09% (1)
0.00% (0)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24:52 |显示全部楼层

先说下我说经历了哪些不可能和可能

1.别人眼里的不可能:本科三年提前毕业并顺利从文科考上理工科研究生                  结果:三年毕业并顺利考上了-------我心目中的:可能
2.我眼里的不可能:由于自己的问题,研究生毕业不了                                              结果:研究生真的延期,四年才毕业
3.我眼里的不可能:我事业有方向有起色之前恋爱                                                     结果:研究生期间在我最痛苦迷茫的时候我恋爱了
4.我眼里的我:我什么都不怕,我很优秀                                                                   结果:我现在内心有前所未有的恐惧,我快没信心了
5我眼里的我:我永远不会改变我自己,我就是我,改了就不是我了                          结果:已经开始考虑改变自己,为了生存
暂且只总结这么多,我的故事估计有些人在十年板块看过,那就麻烦大家帮我投票吧,重在参与啊。没有读过我的故事的,我会逐渐粘贴上来,不过比较长,我会尽量分段处理好,谢谢大家的阅读和投票!
isaac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7-8 10:35:17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36:37 |显示全部楼层

读大学之前的我

高中的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因为自己是很多男孩子和女孩子崇拜的偶像,他们崇拜我是因为我数理化好,我不用上任何辅导班,晚上也不加班加点,我的数理化基本都是年级前三名,高一结束就自学完了全部高中化学和部分大学化学,并和高三学生一起参加安徽省高中生化学竞赛并获合肥市二等奖。加上自己性格爽朗和喜欢帮助别人,男同学把我当做哥们,女同学也都很喜欢让我教他们数理化,沉浸在别人对我的仰慕和喜爱之中,那时的我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美好的未来。但是现在的我才知道自己当初多么天真多么幼稚,失败的高考让我没有进入大家曾经认为我肯定没问题的中国科大,而被调剂到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在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前我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专业。我知道是我知识面太窄,一直在合肥长大,没有离开过合肥的我似乎只知道合肥的几所高校和一些著名大学。专业也就只知道一些常见专业,所以我对这个所学校这所专业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然而我又不想再参加一年高考,因为那时18岁的我对大学充满了期待,不想将自己美好的青春浪费在万恶的高考上。而且身边人也觉得安徽大学也不是很差的学校,毕竟也是个211。于是2002年9月我去了安徽大学社会学系报道。性格开朗活泼的我很快就被大学里的各种活动所吸引了,认为自己只要是金子在哪里都可以发光。

[ 本帖最后由 aoroura 于 2009-7-9 18:14 编辑 ]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38:19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saac 于 2009-7-8 10:35 发表
同是师范生。搬板凳等下文~

另,格式改一改吧,看得有点儿费劲~




第一次发投票,格式不知道怎么该哈?你指的是哪段的格式啊?麻烦引用下,谢了!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39:57 |显示全部楼层

迷茫却充实开心的大学生活

但是大多数时刻还是理性的我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担忧,我是个纯粹的理科生,我大一专业课程是中国社会思想史,西方社会思想史,社会学概论等等。我对这些课程没什么兴趣,也不知道该怎么学习这些课程,虽然考试前背诵下老师画的内容也可以考八十多分。但是那时的我深知这八十多分和高中数理化的八十多分差别很大。而且我很不喜欢这种背诵考试得分,我不明白这样就算考了100分又能代表自己学到了什么,于是原本以为自己高分进安大可以年年拿奖学金的我一次奖学金也没有拿到。我也和老师交流过,请教了他们理科生如何学习这些课程,没想到他们很轻松的安慰我说,没关系,理科生逻辑思维能力更强,学起文科知识很容易,不用担心你学不好。如果你想学的更好,那就多去看些社会学方面的书籍。于是我去了图书馆借了相应的书籍,但是我发现我丝毫不感兴趣,甚至也不知道看了这些书,学了这些课程有什么用处。我一直相信“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我曾经的理想是当一名科学家,在我高考成绩出来之前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第二条路,我一直觉得我可以很顺利的考上科大,然后出国,然后做科研一直到老。我喜欢理工科的单纯环境,只有数字和实验,没有复杂的人际交往和勾心斗角。于是乎,我决定自己继续去追求我的梦想。反正现在读的文科专业只要考试前背背过了就可以,我有大量的剩余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于是,大二的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考理工科研究生,于是开始选择专业和学校。中科大虽然一直是我的梦想,但是一直在父母身边19年的我非常渴望独立和自由。所以我不再考虑合肥本地的高校。北大清华?在北京,我超级怕冷,听说还有沙尘暴。复旦交大?在上海,据我高中同学在上海读大学的都说上海人很歧视安徽人,安徽小保姆在上海最有名。于是乎我选择了广州,广州离我家够远,我父母肯定管不到我了,而且广州气温较高,非常适合怕冷不怕热的我,于是乎,确定了广州是我未来奋斗的目标。广州最好的学校是中山大学,于是乎很快锁定学校中山大学。专业的选择有些复杂,高中时候的我化学最好,在高一结束的时候就自学完了全部高中课程和部分大学课程,高二初就代表学校参加通常只有高三学生才可以参加的安徽省高中生化学竞赛,并且获得合肥市二等奖。生物竞赛也曾获得全国高中生生物联赛合肥市三等奖。物理和数学虽然没有在合肥市获过奖,但是我在我们学校也是数一数二的。不过数学专业的研究生我是不想读了,我不想自己变成陈景润那样,我想做应用性强的研究,而不是纯理论性的。于是我去听了我们学校的物理,化学,生物的专业课,想去那里参考参考学生和老师的意见。去听了几次后,发现那几个专业的同学对自己的专业很没有信心,说毕业后工作不好找,找了也是一辈子做基础研究,工作累,工资低。他们建议我转通信,现在是信息社会,读通信既有前途也有钱途,而且我数理化好的话读通信也不费力气。巧合的是,我刚好有一个高中同学就在安大读通信专业,他也说他们专业就业很好,前途很好,我去听了几次课后,发现对我似乎也没什么太大难度,于是乎在大二下学期我终于定下来了中山大学通信专业。但是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我身边同学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认为我疯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有文转理的?而且通信学院和我们系还不在一个校区,跨校跨专业考研是最困难的,而且通信是要考最难的数一,我们文科几乎不学数学。

[ 本帖最后由 aoroura 于 2009-7-9 13:32 编辑 ]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42:01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乎,疯狂的半年开始了,一开始我还逃课去通信学院校区听课,本系的老师和同学听说我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支持我,在这里我要谢谢他们的理解和大度。但是我觉得这样奔波太疲惫了,对自己自学能力很有信心的我于是决定自己自学,有不懂的问题再去像老师请教。先开始学数学,我们校区反正有学数学的专业课,于是,我查了所有的课表后就趁课间去像老师请教,记得有一次,由于课间时间太短,我于是和那个女老师说能否抽出一个小时,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于是乎约了第二天某点在英语角,那天我兴奋的准备了我的所有问题和资料,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英语角,那时大概是11月中下旬,合肥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那天刚好降温了,但是我不敢回寝室拿衣服穿,我担心老师来了找不到我,因为当时忘记问老师要手机号了,于是我就在那里等啊等,结果等了两个多小时后,也不见老师的踪影,我想老师肯定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我再等等,一直等到天黑,我冻得浑身发抖,我都没有等到老师。那时,北风那个吹,我心底那个凉,当然我本来就很冷。于是乎,我觉得老天爷是让我自己解决问题,不要依靠任何人,我继续用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等等来激励我,回去就感冒发烧,头痛的看不下去书,干脆听英语,反正我英语是没时间复习了,就听听吧。就这样,我一直熬着,不去想结果,只想做最大的努力,然后考场上见证下自己的差距。大四那年再好好努力,争取实现自己的梦想。

       2005年1月21日,在我最讨厌的冬天,我去了考研的考场,幸运的是考场离我家很近,步行15分钟就可以到,不用担心堵车或者路上耽误什么。进了考场后才发现30人的考场里只做了20左右的人,很是奇怪,居然会有人不来考试?当时的我还是少见多怪的,第一天的英语政治感觉还不错。不巧的是那天晚上我胃痛,一夜没怎么睡,父母劝我第二天不要去了,但是我不想放弃,专业课程一直是我准备的重点,就算去看看试卷也是好的,毕竟这种历年考研试卷也是很难得的,于是第二天硬着头皮去了考场,晕晕乎乎做完了数一和信号与信息系统。接下来连忙去参加系里期末的专业课程考试。考完后终于可以开心的过寒假了,等待成绩的日子也是很难熬的,虽然知道自己能考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很想知道我的差距究竟是多少,我走的这条路的可实现概率究竟是多少。终于我的成绩出来了,英语73,政治75,数一98,信号与信息系统98,总分344。这个成绩虽然不高,数一的成绩远远低于我之前做的模拟试卷的成绩,但是我居然拿到了中山大学通信专业的复试录取通知书,虽然名次比较靠后,但是我还是想去广州试一试,就算你最终不被录取,去广州玩一趟也不错,毕竟,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离开过合肥。


[ 本帖最后由 aoroura 于 2009-7-9 14:22 编辑 ]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43:02 |显示全部楼层
2005年3月的某天,我一个人做火车去了广州,20岁的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合肥,甚至都没有做过火车。虽然父母很担心,说广州治安不好,但是最终我还是说服了他们,去广州的路上心情是复杂的,虽然知道自己成功的肯能性不大,但是如果成功的话,我将可以节省下一年的时间,女孩子年龄还是很重要的,但是面试的时候,当面试老师知道我本科是学社会学的,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笑了,然后告诉我女孩子学这个很辛苦的,劝我再回去好好考虑考虑。于是,很快就知道自己被刷下了,有点沮丧的回了合肥,妈妈还是很开心的去车站接了我,虽然火车站离我家很近,我说妈妈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我没被录取,妈妈说没关系,回来就好,原来我这次去广州,我父母一直担心的是我能否安全归来,而不是能否被录取。

        到家后,无聊的打开电脑上网告诉那些一直很关心我的朋友亲人,说我没有考上。朋友的安慰和劝导让我舒服了很多,有的朋友建议我可以去试试看调剂,有考研调剂网,可以把自己的信息刊登在那,如果有的学校招不满的话,会调剂的。于是,我就不抱太大希望的将自己的信息发布在了考研调剂网上。第二天我接到了安徽大学通信专业老师的电话,他让我去他那里读研究生,他们很乐意接受我这样的学生,我很开心,也很感动,居然还是有导师愿意让我这样的文科生去读通信专业的研究生的。但是考虑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还是想离开合肥,我觉得我已经快21岁了,我需要独立自主,而不是一切依靠父母,我这次一个人独自去广州也证明了我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就算我再外面碰壁了,但是迟早要碰的,越早碰越好,于是我和那个老师电话说了原因,我想再考一年,我想换个城市。当天晚上我居然又接到上海大学郭老师的一个电话,说希望我去他们学校复试,专业是生物信息。我本来不想去的,因为我刚从广州被刷了下来,上海也不是个我非常向往的城市。但是,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加上郭老师电话里一再说是看中我的学习能力,我查了下上海大学也是个211学校,能调剂到211学校已经很不错了,生物信息是生物与信息两大前沿学科的交叉学科,听上去好像是很有前途的专业。于是我就抱着去上海看一看的心情去了上海大学。我记得是早上八点笔试,我当天早晨五点的火车刚到上海,火车上一夜也没怎么睡好,但是到了上大后,很快就被学校的美景和老师的热情所感动,于是我决定留下来。也许当时也是虚荣心在作怪,觉得自己这样就可以做到别人认为我做不到的事情。回合肥以后,所有老师同学,亲戚朋友都为我开心,说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路,佩服我为追求自己的梦想而执着努力着。看到这里,我想您应该也很为我开心,想说有志者事竟成,我也以为我的未来将是一片光明,在来上海之前我无数次憧憬着来上海后的美好生活,然而这居然是我人生目前为止第一大恶运的开始。


[ 本帖最后由 aoroura 于 2009-7-9 13:45 编辑 ]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44:22 |显示全部楼层

开心的研一生活

2005年8月26号,我带着父母以我为荣的骄傲,带着亲戚朋友对我羡慕佩服的祝福,我一个人来到了上海,无论是我复试第一次来上海,还是我一个人来上海上学,我从来没有遇到到过之前同学说的上海人看不起安徽人的待遇,我遇到的人对我都很好,第一次来不认识路,也有好心的爷爷帮我带路,所以我更加热爱这个城市,相信我可以再这个城市过的很好。

      来到上海之后,郭老师和王老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说明了我们上海大学生物信息学专业是第一年招生,我们16个同学是从调剂信息里4000多封调剂信里精心挑出来的。虽然因为是第一届招生,课程的安排以及项目的安排不是很完善,但是相信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很快就会完善起来的。王老师是刚从国外回来的年轻教授,三十岁不到,北京大学生物专业毕业,去了美国生物专业TOP5的学校读完PHD刚回国,他发表的文章影响因子高于五分的。有了这样的人才,我对我们生物信息专业充满信息,和我同一届的同学除了我之外几乎个个都是牛人,都是考名校被刷下来的,男孩子都是计算机相关专业,而且有一半都有过工作经验,有的甚至来这读研之前工资已经过万,女孩子包括我只有四个,一个是武汉大学生物专业毕业,一个是上海本校理学院毕业,还有一个是武汉医学院医学专业毕业。我感到很有压力,老师,同学都是牛人,而我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文科生。然而幸运的是,老师和同学对我都很好,也许是我年龄小他们一些,当时才刚21岁的我被所有同学当做小妹妹看待,让我这个本来怯生生的新生有说不出来的温暖和感动,我感谢上帝给我这么好的机会,给我这么好的同学和老师,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努力,不辜负上帝给我这么好的条件,不辜负家乡父母老师同学对我的期望。


       研究生第一年是轻松而愉快的,除了一些专业课程就是参加学校的一些活动,本来就性格开朗,热爱唱歌跳舞的我更是如鱼得水,迎新晚会,校园歌手大赛上我精彩的表现都迎来老师同学的赞扬和羡慕,那时的我就像生活在蜜罐里,每天回寝室和父母汇报我学习了哪些知识,参加了哪些活动,受到了哪些表扬,电话那头的父母也是很为我开心和骄傲。然而,就在研一快结束的时候,郭老师说要我们确定下导师的情况。郭老师和王老师都是刚来这边负责生物信息学专业的建设,我们这一批所有学生都是挂在另外一个A老师的名字下招进来的,我对这位A君似乎没什么印象,据说是当初复试的首席提问官,不过我不记得了,来上海大学一年多了,也没怎么见过,只是过年过节请吃饭的时候才会见到。郭老师说现在要求要确定每个学生导师的确定姓名。于是乎我和其余五个同学被分到了A老师的名义下,不过郭老师说由于A老师工作繁忙,所以虽然现在每个同学有了明确的导师姓名,但是所有的同学还是郭老师和王老师带,我觉得也无所谓,反正导师只是个挂名,也没有太在意。仍然Happy.

[ 本帖最后由 aoroura 于 2009-7-9 14:23 编辑 ]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7-8 10:44:59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疑惑的A君

然而没过多久,貌似A君与郭老师和王老师有什么矛盾,A君要求将所有同学分开管理,每个导师只负责自己名义下的学生,但由于当时A君名义下的其他四个男生正在和郭老师,王老师做一个计算机方面的项目,于是,后来真正分到A老师名下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武汉医学院学医的那个女生,下文我姑且称她为B。也就是以后A老师就是我的导师。当时的心情有喜有悲,喜的是A君只带我和B同学两个人,带的同学越少,那么照顾的越周到,而且一直听说A君人脉很广,是什么政协委员,什么地理地质研究所所长,北京什么地理信息研究所的博导,也是我们学校三个学院的教授,其中还是某学院的副院长。悲的是,我查了A君的简历后,似乎发现不了任何和有生物信息相关的经历,而且很快郭老师和王老师似乎就从我们学院辞职了。我以后只能跟着A老师,那以后我跟着A君做什么呢?很快A君给我和B同学开了会,说我们以后跟着他做食品安全方面的相关研究,说食品安全问题是国家目前面临的大问题,国家的“十一五”规划里划了好几个亿来做食品安全这方面的建设,我只要随便弄个小项目,那都至少是几千万,我现在已经在申请了,很快就可以下来了,你们以后就跟着我做这个。

       接下来,跟着A老师经常吃些饭局或者参加些会议。说实话,我最讨厌吃饭局,因为我觉得我在饭桌上就像个傻子,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山珍海味对于我这样普通老百姓出生的平民似乎也没什么吸引力,我还是喜欢吃我妈妈做的家常菜,海鲜什么的我似乎不觉得有多好吃,也许我就是穷人的命哈。酒就更别提了,我来上海之前是滴酒不沾的,哪知道我和A老师说我从没有喝过酒,本以为我就可以不喝酒了,哪知道A老师居然说:“从来没喝过,那就更要喝了,小沈啊,我要告诉你,在中国,酒文化可是很重要的,中国的很多事情都是在饭桌上解决的,你现在还小可能还不知道,以后就知道能喝酒有多么重要了,听老师的把这酒喝了,锻炼锻炼,以后对你绝对有好处,导师是不会害你的。”我也不知道是对导师的尊敬还是真的觉得喝酒很重要,于是就把酒喝了,很快,我就面红耳赤,头晕脑胀,去了洗手间我就吐了。被同学扶回寝室后,我很是不理解导师的话,喝酒真的很重要吗?也许是因为我父母只是普通的小学老师,我从小到大几乎从来不接触饭局,是我没见过世面?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大城市酒才能解决问题?从此以后,我越来越害怕饭局,每次A师喊吃饭,我都能不去尽量找理由不去,但是A老师一直对我很好,看上去也是个很和蔼的老师,虽然一直让我做的都是报销,打印,做PPT这类似打杂的事情,但是我想他既然放心把这些事情给我去做,那说明也是对我的信任。可是眼看着研二上学期就过去了,别的同学都在准备开题,做毕业课题了,而我确一点头绪都没有。A老师来学院露面的次数也很少,于是乎我就给他发了一份邮件,说明了我的困惑和疑问。导师给我回信说:“导师有导师的安排,多看文献,找到自己的兴趣方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觉得也挺有道理的。就在这一段时间,我听说导师要派一个同学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做实习,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听起来是个很不错的地方,能去那里当然更好,然而我却听说A老师打算让B同学去,我有点不甘心,于是给A老师发了一封信,问A老师我是否可以和B同学一起去,这样我和B同学也有一个伴,而且我和B关系一直很好,B性格爽朗,我不想和她分开。A老师给我回信说:“导师有导师的安排,之所以派B同学去是因为B的姐姐在北京,可以方便照顾她,你不要有任何情绪,导师会有导师的安排和想法。”不能去北京当然有些失落,但是具体去那边也不知道做什么,据B同学说导师让她走的也很急,周三给了她张周五的火车票,让她收拾下去北京。我有些失落的给我爸爸电话,说了事情的情况,爸爸开导我说:“孩子,不用为这事不开心,导师的确是有导师的安排,不可能按照每个学生的愿望来安排每个学生,而且名额只有一个,你也没有资格说名额就一定要给你,不要有心理不平衡,也许B更适合些,而且既然导师已经做了决定了,你就不要再想这件事情了,还是把时间用在学习和看文献上,她在北京可以学习,你在上海也可以学习,我相信我女儿永远是最棒的。”我听了爸爸的话以后稍微想通了些,于是很快就忘掉了这件事情。


[ 本帖最后由 aoroura 于 2009-7-9 14:26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1-19 09:56 , Processed in 0.08289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