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173|回复: 9

A33班(一)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09-7-8 20:29:38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能的事俺已经在俺的bby班上说烂了,俺现在得说点新鲜的。俺现在头回当老师,当然教的是一帮有着各种眼球颜色的学生,还是在俺的学校。别人管这叫对外汉语,管俺们教对外汉语老师。(小拽一把)找实习前的苦闷、傍徨啥的,俺就不说了已经有人说了,还挺精辟的。俺就不跟着瞎掺和倒苦水了,不然这成了苦水处理中心了。俺就说点搞笑的,就为博您一个乐。您要是觉得可乐呢,就咧咧嘴。要是不呢,就当没看过。

看同学把她的辅导经历写成了日志,着实地羡慕。俺也有样学样地写篇日记,把俺头回站讲台的经历写下来。这也是应了张同学的邀,不然老是让她觉的俺的班很神秘。呵呵,谁让她在速成葬了两把身了。也羡慕死你。可寻思着从那下手呢。啊,错了,从那下笔呢。昨晚上寻思了一宿,最后做梦决定从头说起,从分班考试开始。当里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表表俺这头回的站讲台经历。

分班考试
上上个周四是分班考试,其实俺还是挺紧张的。没成想那帮老外学生比俺还紧张。那当然,俺是老师,学生见了老师不紧张才有问题呢。何况是考试。

早上8点钟,班上就坐满了各种眼球颜色的老外学生。我和刘老师分工合作。俺的第一个学生,泰国mm,很可爱,俺问了她几个问题算是热身,她除了说自己的名字外,其余干脆就用“很好”来回答俺,弄的自己跟领导似的。不过等到认读汉字时,傻了。没读几个就开始撅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那意思是汉字认的俺,俺不认的它。唉,谁让俺头回当老师又心软,算了,大笔一挥,你去A班给俺从头学吧。俺的班可是初级中的最高水平,你不够格儿啊。中间的几位老外学生俺就记得一位韩国mm,中文专业,读汉字倍儿棒,听说,唉还是给人家mm留点面子吧,感情老外也有“哑巴汉语”啊,哼,叫老师们老师中国学生的“哑巴英语”,瞧见没,都一样。(窃喜)。最后一位,泰国帅哥,听说倍儿棒,因为他的妈妈在俺们学校学过汉语,老妈教儿子。一样还是给帅哥留点面子,汉字认读俺就不说了。

考完了一分班,俺班上的学生一个没剩下,俺全给别的班做贡献了,坏了,那就有取消班的危险啊。俺忐忑了一下午。还好,老天照顾,让别的班给俺贡献了学生,没让俺失业。感谢tv,感谢学校,感谢领导,感谢...

调班

头回上课,俺真的不紧张,就是前一天晚上有点不踏实。可一上了讲台,真的没紧张,没有考试面试紧张,没有搭班的学姐说的头回上讲台,手忙脚乱,这说明俺的沉着稳重(臭屁一下),同屋说,某张老师说过,这就是当老师的潜质。

言归正传。头几天是调班期,下个定义就是,觉得这个班不合适,可以找合适的班。当然调班的大权在班主任那,就是俺。第一天,一位美国老太太让俺感动一把。老太太挺和蔼,进门就和我打招呼,当然是蹩脚汉语和倍儿好的英语。
两节课下来,她跟俺说这个班有点难,想去个容易的。当然中华民族有尊老爱幼的美德,俺怎么能忘呢。俺毫不犹豫地大笔一挥,痛快地让她调班了。末了,老太太夸俺是个好老师,可惜这个班太难了。头回当老师就被人夸,还是老太太,还是外国老太太,美啊。不行,俺得谦虚、低调,没被美帝的糖衣炮弹打中,看来美国老太太还是很会处事的,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第二帮是小年轻,觉得 俺的班简单,要高升一个档次。小样的,这回俺的小坏一把。一个个都跟俺这说英语,真是不知道你们是来学汉语的,还是来找俺练英语的。一个个找了一大推理由,不就是想学个难的吗。看他们一脸真诚地说完理由,俺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原形毕露,把你刚才的话用汉语再说一遍。彻底傻了,抓耳挠腮,翻字典查书,吭哧半天,不知道咋说。最后只能可怜兮兮地,满脸委屈的向俺求救。算了,大人有大量,不为难你们了,调了。

第三个,俄罗斯mm,是刚才第二帮中的一个,同样要求高升一个档次。谁让第一课的语法太简单了。俺也不为难美女了。可是第二课的语法为难了美女,俺没想到这个语法居然让这帮老外学生犯难了。下课后,俄罗斯mm又是可怜兮兮地找俺来了,说这个很难,她不走了,还乖乖地把调班条还给俺了。小样的,你以为所有的语法都像第一个简单,那样的话就不是汉语了。这叫策略,下个定义就是打你一顿再给你一块糖。嘿嘿

敬请期待下回。
多选投票: ( 最多可选 6 项 ), 共有 3 人参与投票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会道者一缕藕线牵大象,盲修者千钧铁棒打苍蝇

Rank: 4

发表于 2009-7-9 10:53:18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别人被汉语折磨,乐事儿一件啊,呵呵~~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09-7-9 11:18:55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要不记录一下他们说的“创造性中文?”

Rank: 4

发表于 2009-7-9 17:45:18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Jinbo 于 2009-7-9 11:18 发表
有点意思!要不记录一下他们说的“创造性中文?”


好注意! 有助于俺的汉语偏误研究。
不错。 谢了, 老兄。
会道者一缕藕线牵大象,盲修者千钧铁棒打苍蝇

Rank: 4

发表于 2009-7-10 23:56:43 |显示全部楼层
LZ运气好啊~总能分到PLMM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8-6 11:24:23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期待和下回呢,一定有特多好玩的事儿吧。
weibo: Andybasic

Rank: 4

发表于 2009-8-31 19:31:24 |显示全部楼层

A33班(二)

唉,没到一个月俺二进宫去了医院两趟。上回是急性肠炎,这回是头晕恶心,天旋地转的。医生说俺是美尼尔综合症,结果查了半天啥也不是。同门说啥综合症也没有,就是累的。大概也许吧,俺对这群老外学生太上心了吧。好,书归正传,来说说俺的学生。

法国活宝
法国活宝,五大三粗,胡子拉碴,一头卷毛。上课的惯用伎俩是用他那特有的@#%&音来代替不认识的汉字。而且每次俺领读生词的时候他都把铅笔加在嘴上,就是不张嘴读。小样的,看俺咋治你。每次领读生词,俺都要点他的名,让他张嘴,结果他就给俺乖乖地张嘴,还不错字正腔圆的。每次叫他读生词,只要他一用他那特有的@#%&音来代替不认识的汉字时,俺就一个一个揪住,一个一个教他读。唉 俺容易吗?法国活宝其懒无比,遇到不认识的汉字,别人赶紧查书,他倒好,用无奈的大眼睛看着俺,耸耸肩,摊摊手,那意思是俺不认得,你告诉俺。活像个撒娇的小孩。
法国活宝与华裔mm总是坐在一起。华裔mm,瘦如弱柳,好像一棵豆芽菜上顶着一个大脑壳,还随时有掉下来的危险,脸上眼睛和嘴站了大部分面积,颇具卡通效果。声音细如游丝。可是这个文文弱弱的华裔mm和法国活宝凑一起,那就只有对掐的份儿了。这话从何说起呢?
话说有一次,俺找人来说课文,结果法国活宝指了指旁边的华裔mm跟俺说:她想。结果华裔mm嗔怪得打了法国活宝,还是成了课文的第一个牺牲品。这回又到了说课文的时间了,华裔mm大大方方地举手,声音也大了许多,老师,他想说。法国活宝没料到华裔mm会出其不意得报上一回的仇,就那出了他的招牌动作,耸耸肩,摊摊手。不中,这回你得给俺说。法国活宝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犹如万里长征,外加他那特有的@#%&音,终于把课文说下来了。当然,华裔mm在一旁偷着乐。小样的,我还能放过你,结果这回该法国活宝偷着乐了。 呵呵最后偷着乐的人是俺才对。

韩国大叔
韩国大叔,鼻梁上架着一副大眼镜,认真努力。别的不说了,每次上课他就像是俺的同声传译,俺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跟着重复。每次别的同学说课文时,他都在底下小声地跟着说。每次俺叫他回答问题啥的,他都很紧张,不停地使劲挤眼。韩国大叔总是和毛里求斯大叔坐一起,每次俺找人回答难的问题,毛里求斯大叔喜欢观望。但韩国大叔很是积极,屡屡举手。韩国大叔很有礼貌,那给他发练习题,他总是毕恭毕敬地双手接着,不忘说声谢谢。不愧是被儒家熏陶的邻国啊。韩国大叔,加油。俺看好你哦。

俄罗斯mm
三个俄罗斯mm是俺班上水平最高的,最能拿的出手的。不仅人漂亮,汉语也还行。三个人按头发的颜色,金黄色、棕黄色、黑色。金黄色头发的mm是第一个给俺留下深刻印象的。俺的第一节课,出站讲台,她就很给俺面子,积极回答问题,尤其她那对会说话的大眼睛老是冲俺眨啊眨地,弄的俺都不好意思了。每次她思考问题时,嘴一泯,大眼睛又冲着俺眨,好像在说,俺快想出来了,你要看好俺哦,俺不会让你失望的。

棕色头发mm就是让汉语语法难住没调成班的那位mm了。她和黑发mm是朋友,同来这里学汉语。黑发mm是这三个人中水平最高的。有一次,俺布置口头作业——你最喜欢的运动。她居然能成段表达,活像个小型讲演。不错不错。只是一会了,觉着简单了,他们就上课不听讲了,在底下唧唧咕咕。小样的,你意味汉语就这点的东西,难的俺还没让你见识呢,俺稍稍难为她,她就傻了,就专心听讲了。嘿嘿,老师也是从学生过来的,不知道你们的花花肠子。

瑞典帅哥
瑞典帅哥,金发,额前几缕尤其卷,戴无框金边眼镜,文静,腼腆。瑞典帅哥总是坐在最后头。刚开始还不敢举手回答问题,后来看着别的同学都举手说课文,他也跟着举手,不过总是小心翼翼的。有时举手,有时用眼神示意俺。每次遇到不会的生词,就腼腆地笑笑,不好意思地看着俺,像是山谷中开的花儿,静静地。

西班牙帅哥
如果说瑞典帅哥是山谷中的花儿,文静,腼腆,那西班牙帅哥就是夏天,热情。他的棕金色的头发,深蓝色的眼睛,包括他的动作都告诉你他来自那个热爱斗牛的热情奔放的国度。西班牙帅哥喜欢抠字眼儿。同义词是汉语语法的中难点,同义词教学是汉语教学的难点,也是老师发憷的。俺咋这命苦,碰到这样的学生,不过俺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西班牙帅哥每次都能满意而归,大嘴一咧,露出雪白而整齐牙齿,还有两酒窝。

美国mm
美国mm金发碧眼,圆圆脸,是班上的early bird。早上八点上课,俺总是提前半个小时去,那时,她就已经在教室了,认真地读生词。美国mm喜欢吃一大推饼干。还喜欢让俺给她留额外的作业。

印尼mm
印尼mm,小巧玲珑,从不旷课。喜欢香蕉,早餐香蕉,课间加餐也是香蕉。还特意问俺香蕉用汉语咋说。俺就是不知道她的午餐和晚餐吃啥,难道还是香蕉?
会道者一缕藕线牵大象,盲修者千钧铁棒打苍蝇

Rank: 4

发表于 2009-8-31 19:32:33 |显示全部楼层

A33班(三)

今天和老外学生吃了散伙饭,终于把我的第一个班的学生送走了。不过没有向张同学那样伤心。散伙饭上最受大家欢迎的还是饺子。在短短的四周的时间里,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肤色的我们还是过的很愉快。最高兴的还是被学生说我是个好老师。他们有人留了下来上下一个四周班,继续学习汉语。有人说希望明年暑假还能来这学习汉语。我知道我的付出有了回报,不枉我每天提着小黑板上上下下的。前天考试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个美国老太太,她说这个4周她在这过得很愉快。也许这就是老师最大的快乐吧。好了,还是来说说老外学生们的考试百态吧。

这个星期老外学生考试,这帮老外和中国学生一样,上了考场,一样抓耳挠腮。一会儿看看老师,一会儿看看时间。法国活宝老师看我,我问他,老师的脸上写着答案吗?他就低下头了。小样的。早就告诉你们,考试和我们做的练习是一样的。谁让你们不仔细了。上课的时候缺勤,我一句话,考试和练习是一样的,结果对练习答案的时候来了一个全勤。可能有些题目还是有点难了。不过这帮学生有的没认真做练习倒是真的。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人考了高分。当然是那位金发的俄罗斯mm和爱吃香蕉的印尼mm了。我让他们把自己写的作文在课堂上读了。我看到其它人羡慕的目光。是啊,有人可以在4周后,写出一篇小短文,是很不错的。

中国学生总是被一个接一个英语考试为难着,现在也让这帮老外学生尝尝汉语的厉害。早晚汉语考试也会像英语考试一样让所有的老外知道没有汉语,世界将会怎样。


[ 本帖最后由 sophiasxx 于 2009-8-31 19:55 编辑 ]
会道者一缕藕线牵大象,盲修者千钧铁棒打苍蝇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4-10 09:39:33 |显示全部楼层
:)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5-17 12:05:40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阅读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4-22 18:32 , Processed in 0.09876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