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291|回复: 12

纽约,纽约,我在纽约的那些“不可能”的故事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09-7-8 21:19:47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背景简介:Liz, 2007年BeBeyond学员,2007年9月赴New York University攻读新闻学硕士,半年后转到同校的TESOL专业硕士,并争取助教工作。2008年12月毕业,同年开始在曼哈顿Downtown的一所Adult School教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我一直觉得,我在美国的故事波澜不惊,没什么好说的。直到有一天,某小朋友对我说:姐姐,把你在美国的故事都回忆一下吧,我觉得你经历了很多诶!我才幡然醒悟,趁着长周末休假,把自己来美国两年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

200786,我第一次踏上美国,但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我的第一站不是自己的学校,而是另一个海岸的旧金山。从这点上就可以看出,我来美国其实不全部是为了读书,相反,玩性很重的我,想去美国的各大城市转转,不枉此行。大四那年闲着没事,我21年来第一次做家教,认识了一个在旧金山开公司的single mother,她邀请我到旧金山住一个月,她负责吃住,我负责帮她带3岁的儿子。于是,我在22岁生日前一天,神兜兜地踏上了美联航的飞机。

在旧金山我过得不是很开心,毕竟我不擅长带小孩,尤其是一个被宠坏的小男孩。两个星期后,当那个小男孩在我身上踢出了几个乌青块,我的委屈终于爆发了。为了不给那个single mother难堪,我借口去看同学,买了张机票不顾一切地逃到了洛杉矶,在Andy同学的帮助下,混进了UCLA的女生宿舍住了四天。

回想在加州的一个月,我非常感谢Andy,是他在洛杉矶陪着我逛了好莱坞星光大道,陪我玩遍了Universal Studio的所有过山车(虽然下来后他上吐下泻),还和我倒了几趟车去Santa Monica Beach用沙子堆城堡。后来我去机场的路上,Andy忽然对我说:我们还会见面吗?我告诉他一定会的,虽然我自己心里也很难过。当然,我们后来在上海见了一次,又在纽约见了一次,这是后话了。

从洛杉矶回旧金山不久,我就要去纽约大学报道了。整个加州给我的印象就是:很温暖,很干净,很明媚……但我总觉得自己在挣扎,因为语言,因为生活习惯,因为那种漂泊不定的归属感。旧金山到纽约的飞机上,我其实心里很怕,不知道纽约会不会和加州一样让我迷失,后来我才知道,加州的那种挣扎,只是一切痛苦的序幕。

飞机降落在纽约La Guardia机场,我在降落前抓拍到了日出后的纽约,画面定格在2007830的清晨。

那么多的不顺,一下子向我涌过来——通过朋友找好的房子,原来能破成这样,根本没法住人,我拿起箱子就走人,在纽约的街头无家可归;由于到学校晚了,注册、办学生证、选课、买课本、办手机、开银行帐户、买电脑,别人一个星期完成的事,我用了一天全部做完;去Union Square买书,摔了一跤,膝盖肿到不能走路;UPS把我的课本给寄丢了,由于英语不好,我给NYU bookstoreUPS打了无数电话楞是没打出个结果,双方责任推来推去,眼看都上课一个星期了,我连书都没法看……

如果说膝盖肿了能去医院,书丢了可以再买,这些能用钱解决的事都是小事,那我的last straw来得这么猛烈,让我几乎崩溃了——开学两个星期左右,Reporting New York program因为写作原因劝退了一个台湾女生。作为Reporting the Nation program里唯一的一个国际学生,我的直觉告诉我: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果然,新闻专业的那个参加过朝鲜战争、痛恨亚洲人尤其中国人的无良教授,每天都把kick you out放在嘴边,时刻提醒我——现在我还能留在这个专业是因为他一直在暗中保护我,如果我惹他不高兴了,他马上就能把我踢回大洋彼岸的“Red China”。我竟然没有胆量和他争辩,我所求的,只是能平平安安度过这个学期,再度过之后的学期,然后顺利毕业,拿着NYU的文凭回国。

那段时间,我不知道多少次晚上在噩梦中惊醒,醒来的时候,胸口疼得厉害,枕头都是湿的。同时我反反复复梦见上外的1029寝室,还有那段无忧无虑的本科时光,可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有一天晚上下课后,大概是9点多样子,我一个人在等地铁,当地铁开过来的瞬间,灯光照得刺眼,我脑子里升起了一个念头:跳下去吧,从此就解脱了……

至今想起这段,心有余悸。
      

200811月,我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那是一个星期日晚上,我踌躇了整整三个小时,然后把修改了十多遍的Email发到了教育系主任F教授的邮箱里。我想:如果被拒绝了,反正他也不认识我,不算多丢人;如果能被录取……这种幸福,实在是我不敢想象的。

那是一个转折点,一年多后,我和F教授谈起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我认真地告诉他,当初他几乎是救了我的命,他却一头雾水。是的,这就是天意,你以为你做了一件不经意的事情,却改变了别人的一生。
   
拿到录取通知之后,我如释重负。我们新闻系最后一次聚会是去Newark看城市规划,那个新闻系的教授很high地说:我们下学期会经常来这里采访。我却靠着车窗玻璃,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如止水。

再见了,新闻系。再见了,我的记者生涯。
      

2008年的冬天很温暖,我在憧憬中度过了那个寒假。我去了华盛顿看了很多博物馆,又去佛罗里达看米老鼠和Key West,回纽约的时候,还顺带给自己暑假找了一份去北京、香港和曼谷免费旅游的肥差。
      

2009年的春季开学了,虽然好心的F教授给我转了8个学分到教育系,但面对教育,我是一张白纸。我第一次如饥似渴地读ChomskyKreshen的二语习得理论,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求,因为我真的想学好这个专业。同时,为了结束这种只出不进的日子,我想找一份on campus job,顺便能办SSN。一开始眼高手低,总是找薪水高的工作,碰了几次壁才知道国际学生要找TA/GA是多么不容易。于是我决心脚踏实地,在图书馆找到了一份时薪7.5刀的工作,一周工作20个小时。
   
据后来一个在图书馆工作的小师妹说,图书馆的老板一直感叹我是她见到过的读书最轻松的学生,每天都要工作45个小时,晚上上课,考试居然还都是A。她只是不知道我在新闻系的挣扎罢了,我心里如是想。如果说新闻系是一场苦难,那也是一份经历,熬过了,以后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简单透彻。
      

20085月中旬,我从JFK机场离开了纽约,飞回我的故乡上海。这次回去其实不是为了看爸妈,而是身兼了两份overseas program的工作——一份是给University of Miami的新闻课程做program coordinator,一份是给F教授跑腿。短短2个月,我从上海窜到北京,再窜到香港,再窜到曼谷,再窜到西安,顺带还去了上海周边的几个城市。当然,我也了结了一个萦绕已久的心愿——在上海吃一顿麻辣烫,放很多很多的辣椒,辣到我泪流不止,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2008731,我的悠长假期结束了。那天中午,爸爸妈妈一起送我去机场,结果爸爸开错了路,眼看着飞机就要赶不上了,爸爸说:赶不上才好呢,你就可以不走了。后来到了机场,我和爸妈告别后进安检,保安说我箱子里有可疑物品,硬是打开我的箱子检查。检查完了,我看见妈妈从外面冲了进来帮我整理箱子,她一边整理一边说:这箱子是我整理的,只有我放得回去。当妈妈帮我把箱子拉起来的时候,我想我是哭了。
   
顺带说一句,其实那时候F教授已经答应我会给我在纽约找工作了,所以那次走,我也知道一旦开始工作了,下一次回家的计划就渺渺无期。但是爸妈是为我骄傲的,因为他们所有希望的只是我在美国平安,最好还能顺利拿到NYU的文凭。至于我能在美国找到工作,他们从没奢望过。
   
回纽约后,我又在图书馆做了一个月。暑假里允许一周打工35个小时,我每天7个小时泡在图书馆赚钱,周末就去东北部的各大城市玩。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F教授的邮件,说他决定雇我做TA,一周20个小时,每小时15刀。
   
最后一个学期,我只剩下两门课的,剩下的时间,我就一直在F教授那里工作,没事还会加加班,帮他剪一段漂亮的DV,或者设计贺卡,或者教他用PPT。久而久之,F教授误以为我是个勤奋的人,给我介绍工作时估计说了不少好话。当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现在的老板一定对我心灰意冷了,我也在失败中渐渐明白——其实不是我工作能力强,而是这世界上只有一个老板会欣赏我,那就是F教授。记得最后一天工作结束后,我和他道别,他对我说:我再也不会让别的assistant坐在我的办公室了,因为没有人能超过你。那一刻,我相信那是真心话。
   
我几乎是哽咽着毕业的,那种心情,既不是离开上外时的那种对未来的憧憬,也不是离开新闻系时的解脱,而是一种不舍。我一直相信,在NYU最后一个学期的好日子,是我用第一学期的痛苦换来的,命运就是这么公平,你苦过了,自然会甜一下,然后,继续苦一下。好日子终将结束,吃完了最后一顿farewell dinner后,我带着F教授送的礼物,连滚带爬地开始了人生第一份工作。
   
曾经幻想过这份工作就是在NYU工作的延续,我会一直这么顺利下去,所有的人都会很疼爱我,对我的错误宽宏大量。但这种事情只会出现在小说中,而我,一个23岁揣着硕士文凭毫无工作经验的女孩,被一下子推到了两个班的学生面前。他们中年龄最大也属牛,60岁,比我整整大了3圈,还有人1980年就来了美国,而那时我爸我妈估计还不认识。第一年就让我教两个level,要备两次课,上午班的学生都是continue students,特别难对付。我每天都在叫苦,但每次叫完苦,我会想想在新闻系的日子,然后我走上讲台,继续微笑着面对学生,直到有一天,或者我崩溃,或者我存活。

   

2009年5月份,我拿到了工作签证。一方面,这意味着未来的三年有着落了,但另一方面,这也表示我离回家的日子更远了。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如果工作的代价是放弃亲情,我觉得这样也未免有些残忍。
   

关于爱情:他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的,刚到美国来受了那些打击,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所以当他追我的时候,我在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情况下就开始了。本来以为我们可以这样相安无事平淡无奇地走下去,可他又在我生活开始顺利的时候背叛了我,我大哭了一场,然后,不再流一滴眼泪地离开,从此,月盈月亏,与我无关。
   

关于友情:我在新闻系有过一个最好的朋友,也许是因为惺惺相惜,她被劝退的时候,我比自己被劝退更难过。但在后来她剽窃了我的论文,我第一次明白了在利益下没有朋友,所有的人都本着生存第一的准则。我理解她,但我不能原谅她。
   

后来在教育专业,我遇到了三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是和我一起从上外到NYU的同学,一个是和我一起帮Teaching & Learning工作的同道,还有一个是我现在的同事。很庆幸,我们没有利益冲突,所以一直玩得很好。我们自封为四个小主,从新泽西BBQ玩到尼亚加拉大瀑布,从St. MartGrand Sichuan吃到Flushing的火锅,还在Queens Mall买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裙子一起穿到F教授的课上花痴。后来,一个小主走了,剩下三个小主疲于奔命,只剩下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不时地在心底回荡一番。
   

这就是我这两年来走过的路,仅仅两年,却好像和我过去的十年经历的一样多。这条路,我继续要走下去,不管开心或是忧伤,不管希望还是绝望,我只是想看看:我的美国路还有多远、多长……



[ 本帖最后由 lc1427 于 2009-7-28 18:54 编辑 ]
单选投票, 共有 21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9.52% (2)
0.00% (0)
0.00% (0)
0.00% (0)
0.00% (0)
4.76% (1)
0.00% (0)
0.00% (0)
14.29% (3)
71.43% (15)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9 10:33:02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棒的文章!

一激动点错了投票按钮,应该是给10分(楼主似乎没有按规则设投票按钮?不过不要紧,我们很快可能会和一个更大的媒体合作,把投票方式会有所调整)。

故事动人,文笔极佳。
   “那段时间,我不知道多少次晚上在噩梦中惊醒,醒来的时候,胸口疼得厉害,枕头都是湿的。同时我反反复复梦见上外的1029寝室,还有那段无忧无虑的本科时光,可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有一天晚上下课后,大概是9点多样子,我一个人在等地铁,当地铁开过来的瞬间,灯光照得刺眼,我脑子里升起了一个念头:跳下去吧,从此就解脱了……
    至今想起这段,心有余悸。”


    看到这段,能体会那种感受。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这句写得太有诗意了。
weibo: Andybasic

Rank: 4

发表于 2009-7-9 10:42:43 |显示全部楼层
“这条路,我继续要走下去,不管开心或是忧伤,不管希望还是绝望……”
亲爱的Liz,我被深深感动了,祝福你。

Rank: 2

发表于 2009-7-10 23:23:06 |显示全部楼层
纽约。。。嗯~~我很想去的地方。。。

Rank: 4

发表于 2009-7-10 23:27:47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女生在异国他乡真的是很艰辛的,这点很有同感啊。。。你真的很坚强!相信你一定会在美国活出自己的美丽人生!也会找到一份属于你的爱情

Rank: 4

发表于 2009-7-15 09:33:20 |显示全部楼层
大赞!学姐给了我无限的勇气!
勇敢,是知道什么是害怕,但是依然勇往直前.....

Rank: 2

发表于 2009-7-28 21:04:36 |显示全部楼层
在美国留学会让你成长很多,祝福~~

Rank: 2

发表于 2009-8-8 17:33:40 |显示全部楼层
付出终会得到回报. 一切尽在不言中. 祝福你...:)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8-9 11:50:29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真的很牛掰~

“我再也不会让别的assistant坐在我的办公室了,因为没有人能超过你。”
这是因为你真的牛掰,而不是恰巧他是欣赏你的老板。当然,我不是你,不能了解全部真相。但我相信,你是真的很牛掰~

我也是个学新闻的小孩,怀揣着我的小小记者梦。最近迷上雷沙德·卡普钦斯基,当然,我也很清楚,自己要想跑到美国去,一定不是去学新闻学……每个人状况不同吧,不论看着别人进了哥大还是密苏里,抑或在NYU念着新闻学,自己也不能去羡慕,只能走着自己的小日子吧……嗯。就是这样~

希望你一切都好~开开心心长大了~
人之初,性本善。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8-22 21:50:56 |显示全部楼层
听过很多人讲述在国外读新闻学的辛苦。

确实好辛苦啊,但是你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恭喜啊。
爱花的人听得到花开的声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4-26 04:06 , Processed in 0.39737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