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eddy.wang

出生到现在,难道就是为了证明没有什么不可能?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16 11:42:1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生病是在小学六年级。

异常广泛传播的流感袭击了我们那个小城市。我,曾经的一代流感先锋,毫无例外地就这样倒下了。
但是高烧实在是不退啊。39度以上烧了三天。我妈说再这么下去不行了,烧痴呆了怎么办?
于是在退烧药里面加了传说中的地塞米松(激素)
我果然奇迹般的退烧了。
然后就在低烧的状态下维持了一个星期。
伴随胸闷气短。
妈妈觉得这是个不好的苗头,于是带我去医院做流感以外的检查。
验血。
确诊。
疑似心肌炎。

我至今都觉得所谓疑似应该算是没有确诊的~但是医生说是确诊。。。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17 18:47:29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说让我整理编辑一下这个帖子~我考虑一下怎么弄弄~
============
我想好了~从这个帖子开始我将采用无限编辑同一个帖子的方法来继续我的连载~
======================

[ 本帖最后由 eddy.wang 于 2009-7-17 23:38 编辑 ]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17 23:47:33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回说到疑似心肌炎就这么确诊了。。。
不用说,我又住院了。
这次住到了儿科。

我同疑似心肌炎斗争的经历一点都不曲折,就是每天卧床。
我斗争的曲折性在于,我妈又要让我休学。

实话来讲,当时我的状况十分之不适宜看书。简单说就是不能用脑,看课本就累。话说这个病最怕的就是累。
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小学六年级下半学期了,眼看参加了毕业考就可以上初中了。这个关键的时刻让我休学!这不是玩儿我呢么?

我妈为了让我休学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其中有一条十分“恶毒”:给我租古龙的武侠小说看。
这一举动差点彻底摧毁我的意志:生活不要太舒适啊~
想想这样的生活状态:
每天卧床(虽然有吊针打着,但是一挂就是一天,顶多就是个行动不便,其他都不受巨大影响)
想吃什么吃什么。每天有人按时送饭,每天有人嘘寒问暖。
没有人逼你看书。
没有人逼你写作业。
想睡到几点睡到几点,简直就是自然醒(现在想想都很奢侈)
最要紧的是,还有人给你武侠小说看~
违法乱纪的东西忽然变得光明正大了~!说出去多么的仗义:我妈给我租的~!
一时引来多少羡慕的眼光!

事实证明:与磨难困难作斗争虽然艰苦,与安逸的环境做斗争,不甘于安逸,是更加困难的。

今天有点晚了。就先到这里吧。。。明天继续编辑这个帖子~
==============
就在我日日笙歌不早朝的日子过了将近半个月之后,有一天,同学们来看我,说,毕业考试真是紧张又兴奋呀~!
我这才猛然醒悟,我还有毕业考试,否则,就要再等一年了~!

我的人生它不短(我预计自己活成千年老妖精),可是慢慢历史长河也不应该算长啊~!白驹过隙乌飞兔走,就这么荒废了将近大半个月。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我要开始争朝夕了~!

事实证明,这个病真的是不能累啊~!我老妈的麻痹战术对于我养病疗伤是十分正确的。

于是我就陷入了这样的纠结之中。

拼搏还是治病?

很明显,命是最要紧的。主席说的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但是难道就因为这么区区病痛就要休学一年么?

我陷入了彷徨--其实我的内心是不彷徨的,但是我的身体状况使我每每在前进道路上突飞猛进的时候让我歇歇脚。

曾经有算命的说我大器晚成。我估计和这种前途和身体的斗争有密切而重大的联系。

就不提我是如何挑灯夜读,笔耕不辍的了。

反正就是在学业的不断进步和病情的反反复复中,我参加了考试。

当时是百分制。

我考了99和98。(教育资源贫乏小学没有英语课)

由于我在康复过程中没有完全配合采取静养的方针,假期我妈带着我到了北京,说要做彻底的检查。

这是一次异常惨痛的经历。最最惨痛的是那个24小时心动监测仪。

=======
惨痛的24小时

到了医院,排队挂号。
要说首都就是大,挂号都不容易,排队排了一上午,才挂到了一个专家号。据传说有人两三点钟就来排队挂号了。真是。。。不得不再次感慨——首都!
因为怕忽然抽血什么的,在叫号叫到我之前,我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那时候年纪小经不起饿啊。看什么都觉得好吃。硬生生饿到了12点。
大夫大笔一挥,先监测24小时再说。。。
OMy~!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这么多人排队受监测。
轮到我了。

先用砂纸把要粘仪器的地方磨一遍。注意,用砂纸,磨我的皮~!一瞬间我找到了刘胡兰的感觉。
反正我概念中,很少有医生把病人真的当人的,即使当人了,也不是那种充满人文关爱的情愫。病人在医生的程序化操作面前,软弱无力,不得有异议否则会引来白眼或者训斥: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老实~!有病就得治知道不知道?!看病就得遭罪!

以前一直知道看病就得治,从来不知道看病就得这么遭罪。

在被砂纸磨过的皮上粘上了无数红红绿绿的导线。
然后一个小黑匣子放在我的口袋里面随身携带:不要做太剧烈的运动啊,少跑少跳!

我当时想,这个架势,我倒是想跑想跳,能颠起来才行啊!

我就这样在三伏天,像一个ET一样走出了医院。

然后,跟我爸妈说:去颐和园吧。(估计我是抽风了,这种状态去颐和园给人观赏去了)

于是我怀揣着带病视察祖国大好河山的信念,身带24小时心动检测仪器,在医生万万不可过于操劳过于剧烈运动的嘱托之下,带着无比郁闷的疼痛感与灼烧感,我游览了颐和园和世界公园。


第二天到医院拆装备的时候,才知道疼痛与灼烧的来源——我已经皮开肉烂了:因为首先被砂纸磨了,然后又被胶粘过敏了,再加上三伏天我不消停的跑跑跳跳,出汗什么的,就造成了这个外伤。

检查结果是:康复。
=================================
我在这之后所经历的病痛

大小病痛不计其数,虽然艰辛但是不要命,所以也就略写。

肾结石:

初中某天,在起床以后,觉得肚子痛,厕所里就出不来了。
妈妈开始以为是坏肚子,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不但疼痛难忍,而且开始吐。

这增加了我妈对我胃肠道的怀疑,带我去了医院。

我肚子越来越痛,而且疼痛开始呈现放射性,从一个点,穿透性的疼到后背。
大夫过来看了看,说,阑尾炎。
化验一下吧,有了单子就开刀。

于是整个手续流程开始走起来了。

我隐隐有种信念,这不是阑尾炎。为什么我这么坚信呢?因为我怕开刀。
但是我那几天感冒,有些诊断阑尾炎的指标和有些感冒的指标重合,譬如说白细胞什么的。

上天庇佑,化验结果一切正常。

但是大夫啥眼了:一切正常?那这怎么会痛成这样?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不会说话了。据目击者称,是满头大汗,浑身颤抖,能吐就吐,脸色惨白。
而我当时的记忆只有一个:疼。

终于在大家会诊的情况下,医生得出结论:她这个病可能不是我们科能治疗的。你换个科吧。换科之前,开了个全面检查的B超。
我昏过去~!

B超检查结果:肾结石。
然后大家说:肾结石怎么治呢?开刀么?
看B超的医生说:不用。还小。吃药就行。

这么周折之后,我回家吃药去了。

吃了就吐了。因为太痛了。这种放射性疼痛导致了痉挛。
又去医院,医生终于说了实话:我没看见石头在哪里,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有石头~!

我妈当时就怒了。说你这是什么大夫怎么这样呢?
人家大夫说:我看不出来,你换别家也看不出来。(看出我们当地医疗水平了么?)

妈妈就不信邪,持续走访各大医院,终于在一家私立的医院里,找到了一个自称会看会治的人。
我就被带去了。

事实证明,隐居的高人也是高人。高人就是高人。

我就这样被治好了。手段是激光碎石。据说我当时的结石位置不在肾,否则就不能激光了,只能手术。我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天天蹦蹦哒哒的,把结石从肾脏蹦到了输尿管。。。(话说整个事件的不可能性就在于这里,医生说这种情况很少有

肾结石之后是颈椎病。
这个病是由于我长年累月的努力拼搏造成了第一个生理弯曲么了~就是颈椎骨变形了。

之后是胆结晶

然后是胃水肿
。。。

话说五岁的时候还生过肺炎什么的,没有印象不记得了。

在与病魔的斗争中,我锻炼了坚强的品格呵呵。

[ 本帖最后由 eddy.wang 于 2009-7-20 11:12 编辑 ]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20 11:26:1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类挑战~学业

先不多说了,找一篇当年愤青年代写的东西贴上来好了。

我与复旦前生的1000次回眸

佛说:前生的500次回眸换来今生一次擦肩而过。
                                      ——题记
      
我爱复旦。
没来由的,狂热而执迷。
在校长与我谈话之前,我的心中甚至没有北大的概念。在我眼中,似乎只有复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校。那时的我孤陋得幼稚而可笑。
我不在乎别人说我因为不敢才不报北大,甚至还感到一种为了理想而承受世俗诽谤的伟大。英雄总是孤独的,我对自己说。
有人问我为什么,我回答不出。
爱是不需要理由的,我一直这么认为。抑或因为爱,所以爱。

也许是命运捉弄,我落榜了。虽然我高出复旦录取线13分。我,一个在他人眼中最不可能落榜的人,一个放弃了北大的傻瓜,被复旦愚弄了。
“人家是省领导的孩子,上不去的不只你一个人。谁让你的成绩不够好,有本事考前几名让人家没话说。你还是去复读吧。”
这就是我得到的答复。
然后就是去面对本不该属于我的复读。
拿起放在床头的南京审计学院的通知书,再轻轻的将它放在柜子里。
收拾好书包,12点。
去迎接新的高中生活。
因为我不忍放弃复旦。
再给一次机会自己,我对自己说。
于是开始重新面对本已不该纠缠我的世界。高4就这样开始了。
金榜题名的黑板摆放了出去,彰显母校的又一次辉煌。可是本该属于我的辉煌就因为那一个所谓省领导的孩子幻化成了梦中的泡影。

那是在怎样的压力之下艰难的度日啊!

夜凉如水。清冷的月光下,瑟瑟的寒风中,我看到想象中的大学生活开出大朵大朵的鲜花近乎奢侈地摇曳。手中握着盛着热水的玻璃被,心中却冰冷透底。在黑夜中对着电视机苍白的辐射,不经意地被某些歌曲感动着。“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那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终于痛哭出声。
遥远的复旦。
她真的不属于我吗?
同学们说:命中注定你要考北大的。所以你才落榜。
我无语。只是埋下头,学习,学习,再学习。因为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高考看的只是成绩。也会偶尔在疲惫中扬起苍白的脸,享受阳光刺痛双眼。

命运对我的第二次考验在麻木与疲倦中到来了。开始填志愿。
我看着复旦,犹豫。
我怕了。人生是一场赌博,我没有能力再输一次。
北大的教授在招生会后又一次找到我,说:“来北大吧,这里真的是你的舞台。”
可这时的我,已经连复旦的重量都承受不起了。
于是我填了华东师范大学。上海是我最终的选择,因为上海是复旦的所在。而我承认我的怯懦。
志愿填好后,老师开玩笑说:你回去睡觉吧,不用学了。
我只是嘻嘻一笑。
我怕,怕连上海的梦也消失了。于是还是不知疲倦地近乎麻木地学习。
6月5日下午的校园广播,一起复读的同学为我点了一首歌,是王菲的《夜会》。一个孤寂的女子结束了本不应该属于她的爱。王菲的声音平静而空灵,宛如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2月13号,到此为止。”
好吧,复旦。到此为止。我对自己说。然后两行清泪滑落下来。

高考成绩发下来了。670分。我平静地对招办人员说,你查错了,我是文科生。她无奈地将考号以及各科成绩给我看然后说:你是我们地区文科状元,全省第五名。于是我就在一片“可惜了”“这么高分数考华师大”“脑袋有毛病吧报这么低”的声音中,带着可以在北大任选专业的成绩和我朴素的上海梦离开了家乡。大学开学之前,我去了普陀,许愿:让我可以保送复旦的研究生,一片虔诚地继续我的复旦梦。
开学后,知道了可以考插班生,又让我看到了去复旦的机会,可是正当我满心憧憬地要为此努力学习的时候,传来了我的专业可能不招收插班生的消息。
一种瞬间崩塌的感觉。从来不曾觉得如此绝望。仰望苍穹,眼泪掉不下来。
于是复旦在繁华的五交场锣鼓喧阗地庆祝她的百年华诞,李敖、加洲大学校长等社会各界名流前往相庆,而我在华师大新校区,一个偏僻得有货币没商品、站在阳台一望无际都是田野的角落里安静地生活,在被太阳炙考得龟裂的路面,踩着光线的边界行走。周围的单车急速地掠过,宛如一幕真实的背景。偶尔的微风里,弥散着汗水与花香交融的味道。我微笑起来,眼前景色模糊。
对着苍穹伸开手指,把一直紧握在掌心的东西放掉。什么东西一旦断了,没了,就是永恒的消失了。
有些事情不用太执着,我明了。
可是心不甘。
执迷,可悲并且痛苦。我开始寻找出路。
让自己的心灵沉静下来,我问自己:我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想要什么?我现在到底在干什么?我当初在想什么?如果我考上了复旦,那么以后呢?
一个人在暗夜里,孤独地寻找答案。寂静中听到自己枯萎的声音。
“你不是一个能安慰自己一辈子的人。你的决定都不需要别人加油。想干什么就去干,支持你。”一个阶级兄弟给我的短信。
终于我懂了。
我开始笑自己,年少时用自以为的执着来标榜看上去的人生理想,显示自己的特立独行。其实早就应该放手了。一切的一切在如今看来多么的不理智,多么冲动可笑。
人,总是要走一些必不可少的弯路的。
我想起校长的话:
     保持一颗平常心,追求无悔人生。
是的,人生可以有遗憾,但是不可以有悔恨。
我不后悔我没有理由地爱过复旦爱了整整7年。“年轻的爱注定是一场流星雨。”
但我开始遗憾,遗憾我没有听从校长的劝告.
所以现在,对复旦,我可以轻轻地说再见,然后波澜不惊地笑了。
复旦,或许今生无缘。
佛说,前生的500次回眸换来今生一次擦肩而过。也许前生在复旦公学门口路过的时候回眸了1000次吧,才有了今生两次刻骨铭心的擦肩而过。

[ 本帖最后由 eddy.wang 于 2009-7-20 11:28 编辑 ]
CathyTian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7-20 23:24:0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21 23:55:47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thyTian 于 2009-7-20 23:24 发表
好贴,搬个板凳继续听

话说心肌炎我也得过,当年光顾着治拉肚子了,从消化科一出院晚上立马转儿科,心脏疼得连呼吸都困难,当时觉得死了完了,太难受了。好在熬过来了,现在活蹦乱跳的。 ...

必须握手啊同病相怜~
CathyTian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7-22 10:07:10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22 12:22:51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athyTian 于 2009-7-22 10:07 发表


赶紧的,继续写,看到一半不过瘾啊!!!不许烂尾。


我收到鼓舞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22 12:43:41 |显示全部楼层

学业篇二----我和复旦前生肯定是对视过,回眸都不解决问题

话说我到了大学为了传说中的复旦,开始了努力拼搏的生涯。
今天BBY要交作业,此贴有待后续编辑。

今天开始更新。。。
==================================

话说我第一年到了华东师范大学这个闵行校区,一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我深深的郁闷了。
这就是我心中的大学么?

第一年,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我还有机会,我可以考插班生。插班生要求什么?第一个就是在本专业的成绩,于是我就开始了漫漫学习路。
很明显刚来的小朋友都没有了考试的压力,没有了作业的驱动,外加很多社团都在招新,班级正在竞选,太多的选择,太多的所谓锻炼机会,迷惑了。我要参加哪些呢?我要不要参加呢?
我咨询了成功考入插班生的同学,学长说:一定的社团活动又加上良好的学习成绩都是复旦会看重的~
我千挑万选选了个校团委大学生素质拓展中心。
没有领过表格,面试那天直接冲过去了。霸王面。
居然就过了。

后来自己第二年招新的时候才知道,这里是多么需要干活的活人~!

第一学期有一门传说中的计算机课。十一之后有一个考试,MS办公软件操作。老师说:我们上海等发达沿海地区的同学的计算机水平应该都是很没有问题的,所以最基本的东西我们就不教了,十一之后统一组织考试,分理论和操作两个部分。考不过的同学要继续考,考过了才可以参加期末考试。
我靠这简直就是地域歧视啊~!我就是那少数的来自边远山区的同学之一,外加父母家教,大学之前完全没有碰过电脑。连QQ都是高考之后申请的。那个时候我分不清DVD,VCD和优盘到底有什么区别。
第二个挑战是英语的期中考试。
东南沿海地区同学的英语果然不是盖的。我千辛万苦考进了英语A班。上课第一天,老师让大家自我介绍,说说大学期间对自己英语上的目标是什么。大家都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口里说着我完全没有听说过的考试:中级口译、高级口译、雅思、托福、GRE、GMAT、托业等等。尤其是各种考试的报名费让人看了就不想考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第一个十一是在学习中度过的。(底子薄只好笨鸟先飞)
在阿姨的盛情邀请下,十一去了宁波阿姨家作客。带了一本在图书馆借的MS的书,大概是计算机一级考试辅导之类的;然后是英语教材。
我说我们要计算机考试,要练习。于是阿姨全家出去吃饭聚会我不去;每天看英语再做计算机的题目,再操作。
开学之后的计算机考试通过,英语其中考试考了班级最高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数学突然说要考试~!
这下我慌了。一直以来貌似都没有看过数学~!
卷子发下来,我一看题目,大脑一片空白,小脑一片抽搐。
就这样痉挛的状态下完成了考试。
发成绩了。83。
要说发达地区同学的水平就是高明,平时看不见学习,考试就是90+,这让我十分不解以及十分郁闷。
后来总结出一点:技不如人,就学吧~!能力有限就先把该做好的事情做做好!本职工作还是必要的~!
同时听到同学说:复旦貌似学的是数二,而我们学的貌似是数三。数三成绩再不好一点人家都不要了。这个消息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目标:期末数学怎么也要考100~!
中间省略奋斗过程200字。。。。。。
期末考试,100。(当然期末考试老师本着人人都过的心态题目也偏简单了)
熬着熬着熬到了学期结束。放假回家了。

当年一个校长的亲戚混了个加分去了复旦金融,我曾经要过她手机号,想怎么也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大家相互照应一下。结果人家从来没有睬过我,短信也从来没回复过。这让我有一种深深的郁闷。。。
与此同时,她妈妈和我妈妈是同一个单位的,天天说:**在复旦那能那能,几门课,几个A几个B等等等等。再加上一个百年校庆,更是牛*的不行。
终于有一天,阿姨问:你女儿在华师大怎么样?
妈妈:也没什么活动,只能学习。
问:成绩呢?
妈妈:没有B。两个A-。其余全A。
省略该同事无语200字。。。

这就是我含辛茹苦的大一上半学期。

[ 本帖最后由 eddy.wang 于 2009-7-23 19:04 编辑 ]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7-23 01:10:55 |显示全部楼层
太值得继续写下去了,比直接看AC生动好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4-25 06:36 , Processed in 0.0407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