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yond Forums

 找回密码
 没有账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664|回复: 13

我的钢琴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09-7-27 22:55:51 |显示全部楼层
右手指甜美地在雪白的琴键上流畅地弹出布格缪勒第3条《牧歌》起始那句百转千徊的旋律,左手节奏感颇强的呼应却迟疑地未能落指;莱蒙第25条断奏和连奏的交替行进,单手练得流畅了,又开始双手练习。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琴声悠扬中,我延续着我的有节律的生活。

实话实说,起初练琴只是件单调、无趣的事儿,有一阵子我几乎认为自己患上了“强迫症”。但要说枯索的练琴全无乐趣,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儿”。“苦旅”之所以能够延续,在于它有着终极的美和不时的快乐。

要知道“音乐是唯一不带罪恶的感官享受”。

1986年,我大学刚毕业那年的圣诞节,通过订票系统的便利,我坐在上海音乐厅最好的座位上欣赏了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指挥的一场音乐会,尽管场外学生游行正如火如荼,这是我听音乐会的“启蒙时代”。

“别附庸风雅啦”,1990年,我当时在杂志社工作时的朋友,听说我有此念,一脸不屑地说:“这样吧,我练过黑管,如今不用了,让给你吧”。从四年复旦中文生涯开始,到杂志社办公室、年少轻狂时厮混的上戏红楼、在淮海西路旧摄影棚宿舍,我们身边总有些这样的“文艺青年”朋友,他们爱好文艺,宁愿舍弃自己的专业或本职,偶尔组织地下“黑灯舞会”,但结局通常很惨。

就这样,我向当时的这位朋友承让了一支旧黑管,每周去武定西路电影乐团跟老黑管手涂祖孝先生学习。这是我学音乐的开始,尽管不多日之后,那支黑管又出现在当时的“淮国旧”旧货架上了,因为我始终吹不成调,尽管涂先生曾夸我的下巴很漂亮,适合练习乐器类型中的吹管乐器。

再次听音乐会已是2009年的夏季,上海市科协主办的科学与艺术展闭幕式上,邀请由一批台湾留美学生组成的台湾长荣交响乐团在东方艺术中心举办演奏会。弦乐奏出的音色是如此温暖,直指人心;黑管是如此甜美而又华贵。我近距离地感受到了,现场聆听与借助录音之间,存在着的那种不可逾越的差距。但是当我在后台亲眼看到我在DVD上无数次地见过的著名钢琴教授及其高徒的时候,片刻惊喜便立刻被我这个年纪所应有的、对“有距离的美感”的追求所淹没。我不会像年轻时听流行歌星演唱会那样地去盲目“追星”,我不会是“发烧友”,不会有任何沾染所谓“圈子里的”逸事的兴趣。我所在乎的,只是钢琴本身。

热爱是最好的老师。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穿梭于各大高校校园。在上海音乐学院巧遇弦乐考级提琴讲座,便会溜进去与小朋友们及其家长一起专注聆听;在华东师大琴房,目睹墙上贴着精确严格规定的练琴时间,我不由心中暗自勉励;在某职业技术学院琴房,听到毕业时须达到相当四级水准的学前教育专业学生恳求管理员“能否连续练3小时”,我的感动无以言表;暑假出差在外,当侦察到温州大学拥有100多架钢琴的琴房竟然完全自由开放,我当时顿觉无比开心……说来好笑,温大一名小女生看到我在找琴房练琴,不可思议地惊奇道:“叔叔,我们是被逼的,你还自己找琴房练琴?”

即使是在张江某酒店看到国内也有了自动钢琴时,我会蹲下身去捉摸半天。毋庸置疑,这是个“喻时代”我带过的实习生中,有弹到钢琴八级的,教会我如何上各种钢琴论坛;有弹到十级的,当时上手一连串美妙的琶音,立马震慑住了当时才弹拜厄的我,实习生说起曾师从赵晓生教授学琴情景,我从中悟到了许多门道;也有随队采访时遇见弹到七级的同学,我从他那里搜集到了不少流行曲谱。我工作单位里的年轻小同事,要么练完了拜厄,要么弹过电子琴,无一例外地成为我“人行、必有师焉”对象,而时过境迁,她们如今对我提出的疑问、目前达到的程度,已瞠然不知以对了。

像小时候搜集小人书一样,利用在外采访之便,我经常游走书城,搜集各种乐谱。央视音乐频道钢琴课堂、艺术人文频道访谈类节目,也是我汲取养料的渠道。甚至央视播出对盲人钢琴手的访谈,我也能从中“内行看门道”地研究起视奏与背奏的关联来。

我年轻时练打沙袋,右手食指掌骨曾骨折过,这是习琴的大忌。谁又能知道我在东艺看到如今可以用一辆小推车,推着三角钢琴上台时,我想到的曾在搬琴时遭断指之祸的钢琴家周广仁先生,以及某种感同身受的感触?

年龄是又一大障碍,我42岁才开始学琴,手指的柔韧性、记忆力都不如从前了。青春的年纪,一切都是放大了的美好。细微到一枚摇曳的烛光在玻璃上的反射,宏大至偌大郊野那片幽蓝夜幕中的满眼繁星,仿佛我们居住的是一座永不落幕的不夜之城。我常常可以清晰看到青春年代的自己,沐浴着阳光奔向如今的我。人生在如此奢靡富有的时候,是不会斤斤计较的,不求铭记,无需伴奏。

人生是最长的时间艺术,以一生为计量单位。我常常恨不能把少时玩搭纸房子游戏、暑假苦练弧线定位球或角球的时间,全都置换成练琴时间。对我而言,日常稿件写作、写博客之外,钢琴是又一种表达方式。镌刻年轮的,除了随年轮漫漶的笔迹,还有日渐沉着老练的琴声叮咚。

近些年的某日,我在大剧院的音像店淘CD,忽然一张熟悉的脸孔映入眼帘。

“某某,你怎么在这里?”端视着他身边一望而知的“黄牛”朋友,我不敢相认。

“嘿嘿,我现在搞票务”,对方一脸尴尬。

“票务?”我有些疑惑,于是一阵寒喧过后匆匆握别。

“我为你扼腕可惜……”舒婷的诗句漾上心头。那些早年的梦想,那个爱吹黑管的青年哪里去了?我们如此地热爱朋友、忠于友情,是因为朋友其实是自己的一部分,在友人身上,寄托了我们自己的忠诚、志向和矢志不渝的热爱。

埋葬朋友就像埋葬记忆,我们的青春岁月结束了。

我干脆利落、果断肯定地落下指去。在我面前的,有心中不灭的火焰,还有朋友的背影。


[ 本帖最后由 rcscb07911 于 2009-7-27 22:59 编辑 ]
单选投票, 共有 11 人参与投票
100.00% (11)
0.00% (0)
0.00% (0)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Rank: 4

发表于 2009-7-28 11:59:39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边是热爱的光芒,一边是际遇的唏嘘。
我非常喜欢、羡慕会弹钢琴的人,羡慕那带给别人、带给自己的美与满足。
对不可能采取健康的漠视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8-6 18:25:39 |显示全部楼层
“我42岁才开始学琴”!这个是挺不可能的事儿的吧。结尾处的对比令人触动啊。

我一直想着以后和小孩一起学钢琴,现在看来完全可以,哈哈。我太喜欢钢琴了。钢琴是不是乐器之王啊?
weibo: Andybasic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8-25 09:09:54 |显示全部楼层
太震撼了!!

对孩提时代学过钢琴的人来说,42岁起学琴,还能流畅地把难度不低的曲子弹好,是多么难以想象的事情啊!

想起来我曾经因为觉得自己手太小放弃了钢琴,跟楼主的情况一对比,太太太惭愧了。

最后,楼主的文笔真好,教诲在深刻的细节中潺潺而发,这篇文章就宛如你开头所提的那曲《牧歌》,温暖而让人振奋。
爱花的人听得到花开的声音:)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09-8-25 16:59:03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非常优美!内容更美!其中包含了很多的历史变迁在里面,只有同辈的人(我是88年毕业的)才可能体会到!应该说,这个像钢琴一样美!

一个跟练习曲一起长大的人(妹妹天天在隔壁房间练,夜以接日)

Rank: 2

发表于 2009-8-25 17:58:04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劲波兄,我在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希望可以长生不老:)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09-8-25 18:41:02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我真没想到你还能回个帖子!你的文字实在太棒了!这个我估计一辈子也就有仰慕的份了,不过,钢琴看是不是还可以比比,毕竟还是有点基础的。哈哈哈哈。。。

一定要长生不老!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0-5-16 10:31:57 |显示全部楼层
"热爱是最好的老师。"

+1

Rank: 2

发表于 2010-11-6 22:28:05 |显示全部楼层

Great

我32岁,我开始学钢琴

Rank: 4

发表于 2011-5-20 15:42:47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钢琴

今年24,刚刚开始练习钢琴,从五线谱开始学起····从节奏开始学习···从一首首的练习曲开始学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没有账号?

Archiver|手机版|BeBeyond:求职|留学|MBA

GMT+8, 2018-4-25 05:08 , Processed in 0.31700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